热搜第一,顺丰回应寄件选“签收确认”加1元:行业普遍做法

2021-09-12 21:0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58344)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热搜第一,顺丰回应寄件选“签收确认”加1元钱:行业普遍做法

风口财经记者 董婉婉

9月12日,“顺丰回应签收确认加一元钱#顶上热搜第一。

近日,浙江省消保委发文称,有消费者反映,在使用“顺丰速运+”微信公众号寄快递时,发现顺丰公司提供了一项名称为“签收确认”的收费增值服务,收费金额为1元,购买该项增值服务后,收件人需凭顺丰发送的签收码或本人身份证后6位签收快递,消费者认为顺丰提供该项增值服务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

对此,顺丰回应称,这一增值服务是目前快递行业中的通行做法,用户是否选择该服务,对快件正常投递没有影响。

顺丰寄件选“签收确认”加1元钱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体验“顺丰速运+”微信小程序时发现,在填写完收寄地址完成下单后,会弹出“下单成功”页面。在该页面中,有“签收确认”“隐私保护”两个额外可勾选项,其中挂着“推荐”字样的“签收确认”收费1元。顺丰一位收件员表示,如果勾选了上述选项,产生的额外费用会在快递员取件时收取。

那么顺丰这一收费业务是否侵犯了消费者权益呢?顺丰公司官方网站“增值服务”版块中对“签收确认”服务介绍如下:“‘签收确认’是指快件签收时,需确认收方客户信息或要求收方客户当面签收的一项增值服务,可在收方与寄方起纠纷时,为客户提供签收凭证。”

国内大陆互寄,顺丰通过微信或手机短信推送收方客户6位签收码,派件环节需收方客户出示签收码核对身份信息。

浙江省消保委认为:顺丰速运推出的“签收确认”增值服务,实则是快递公司应尽的法定义务。顺丰速运擅自把“签收确认”从应尽的法定服务内容中拆分出来,涉嫌巧立名目收费,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顺丰速运推出此项增值服务,容易使得消费者误以为如不勾选此服务项目,则顺丰速运可不提供“签收确认”服务,存在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浙江省消保委有关负责人明确,所有寄递企业应该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相关规定提供并优化服务,切实提升消费者满意度。

对此,顺丰方面回应称,这种增值服务最先源于珠宝首饰、3C电子以及奢侈品类客户的特殊需求,在常规交付签收之外,此类客户还希望在快件投递时,顺丰能够提供验证6位口令信息或收方身份证号码后6位的增值服务,以确保快件由寄方客户指定的收方签收,避免快件错投或妥投后的交易纠纷。比如,在奢侈品客户发出的快件中,经常遇到收件客户向快递员表示自己正在外地出差,委托单位同事收件或要求放在前台。当意外发生时,收方客户可能无法准确回忆委托过程或是否委托过,而口令签收的密码必须由收方客户转发委托人方可投递交付,因而可以有效避免此类纠纷场景。

顺丰方面进一步解释称,这一增值服务也是目前快递行业中的通行做法。

顺丰半年报“阵痛”:主业亏损、二股东减持

8月22日晚间,顺丰控股(002352.SZ)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业绩报告。

顺丰控股半年报显示,2021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883.44亿元,归属净利润为7.6亿元,相较上年同期营收711.29亿元,归属净利润37.62亿元,同比分别上升24.2%,下降79.8%。

拉长来看,这是顺丰控股自2017年借壳上市以来,唯一一次在中报期创出利润负增长。而在扣除处置子公司的投资收益9.43亿元和政府补贴3.83亿元后,顺丰控股扣非净利润为-4.77亿元,同比减少113.85%。

根据一季报数据测算,顺丰控股在今年第二季度录得的归母净利润为17.49亿元,同比下滑38.74%,环比则扭亏为盈。

总体来说,二季度的盈利算是兑现了王卫此前的诺言。

4月9日,面对一季度巨亏近10亿元,顺丰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的局面,董事长、总经理王卫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诚恳致歉,并坦诚在管理上有疏忽,保证类似的问题不会出现第二次,“首先跟股东道歉,第一季度没有经营好,我责无旁贷。”

从收入来看,2021年上半年,顺丰控股共完成速运业务量51.3亿票,同比增长40.4%,低于行业增速。同期,全国快递服务企业累计业务量493.9亿件,同比增长45.8%。

顺丰一季度净亏损9.89亿元,二季度净利润17.49亿元。对于净利润下滑的原因,顺丰控股表示,一方面是因为今年整体投入加大,导致成本增长过快;另一方面,因定价相对偏低的经济快递产品业务占比提升过快,导致毛利承压。

风口财经记者注意到,顺丰自去年四季度起加大了资本开支,包括加速多元业务板块的网络开拓,在中转场地及自动化设备等方面追加投入,以及一、二线员工薪酬补贴丰厚推高人力成本,致使营业成本同比增加37.26%,高于营收增速。

同时,公司股东变动情况也关联着顺丰的业绩,第二大股东进行了减持操作。半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为59.3%,深圳市招广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为4.79%,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为4.17%,宁波顺达丰润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2.45%;刘冀鲁持股1.53%。苏州工业园区元禾顺风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11%,挪威中央银行-自有资金持股0.62%,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持股0.47%。

对比来看,顺丰控股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招广投资有限公司减持顺丰控股约1.06%股权。

另外,顺丰控股在年中报也坦言,电商快递竞争同质化严重,价格竞争成为电商快递扩大份额的主要手段。

而一向以快速、高质量服务和高价格著称,且单票价格远超同业的顺丰控股,也不得不牺牲利润争取在经济快递业务上的市场份额。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顺丰速运实现速运物流业务量51.3亿票,在去年同期受益于防疫紧急寄递需求爆发的业务量高基数下,仍实现同比增长40.4%,两年平均增长59.5%,高于行业的两年平均33.4%的增速。

但值得注意的是,顺丰控股上半年速运物流业务票均收入为15.94元,相比上年同期的18.39元,下滑了13.32%。

快递行业内卷,多数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下滑

伴随着中国电商行业的快速发展,快递行业也随之繁荣。据报道,全国每天快递包裹数量超过3亿件,今年前5个月,快递业务量已突破400亿件,全年预计将超过950亿件。这么大的交易量,带来的是整个快递市场的激烈竞争。

2010-2020年,我国快递行业的平均单价逐年下降,从2010年的24.57元/件降至2020年的10.55元/件,而2021年1月继续下降至10.21元/件。

依靠着价格战厮杀、疯狂内卷抢市场,这是快递行业竞争的标志性场景。2020年初,中通为了弥补疫情期间的亏损,率先打响了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以极兔为代表的的新兴快递企业加入战场,采取了低价抢量策略,进一步激化了快递行业的价格战。

价格战伤害的不仅仅是一线人员与网点,根据各上市快递公司财报,2020年“通达系”单票毛利已普降至不到0.5元。

比申通为例,2017年-2020年,申通快递单票收入(每一单快递的价格)分别为3.25元、3.33元、3.14元,单票成本分别为2.65元、2.79元、2.8元,单票毛利呈现走低态势。2020年,申通单票毛利骤降至0.106元,到了2021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又降至0.04元。

今年8月底,几大上市快递公司纷纷发布财报。风口财经记者梳理其上半年业绩发现,因运营成本上涨、价格战激烈、前置投入高企等因素,快递企业在实现业务量高增长同时,净利润呈下滑情形。

中通成为了上半年的快递盈利王。根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通快递营收超138亿元,其中一季度营收64.725亿元,二季度营收73.3亿元。调整后净利润19.1亿元。

韵达虽然市场份额领先圆通,但利润逊于圆通。今年上半年,韵达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6亿元,同比下降34.45%,其中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3.91亿元,同比下降30.12%。而圆通今年上半年则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6.46亿元,但也同比下降了33.50%。

除上述企业外,其他企业上半年利润显得不尽如人意:申通快递上半年营收110.18亿元,同比上涨19%;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46亿元,亏损同比扩大306.99%。

经过战略调整的百世,净亏损环比收窄:二季度净亏损4.66亿,一季度净亏损为6.18亿元。

德邦在产品单价保持相对稳定的基础上实现了快递、快运业务的双增长:今年上半年,德邦实现营业收入148.89亿元,同比增长28.16%。其中,快递业务同比增长33.67%,快运业务同比增长18.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16亿元,同比下降89.88%。

压力之下,快递巨头也在寻求其他的增效方式。在此前的股东大会上,顺丰创始人王卫曾强调“数据科技服务公司”的定位,通过技术来改善平台的运营成本;三通一达则在通过供应链系统增强各环节效率的基础上,尝试直播电商,或与生鲜电商平台合作,拓宽市场。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国青年报、电商报、微博、I黑马、南方都市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