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卖企鹅“凑”业绩,公开“叫板”上交所的大连圣亚栽了

2021-07-21 21:5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931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张亭旺

  本来,大连圣亚是想通过出售企鹅增加营业收入,来达到避免被*ST的目的。

  然而,上交所发布的一纸公告,大连圣亚终究还是没能“逆天改命”。

  昨日晚间,上交所发布决定大连圣亚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上交所决定,自2021年7月22日起对大连圣亚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52只企鹅卖了2212万

  事情是这样的,2021年1月30日、4月28日、4月29日,大连圣亚曾分别三次披露公司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主营业务收入1亿元的“红线”)。

  然而,4月30日大连圣亚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称,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为11422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8405万元,因此不触及退市风险警示。

  但是,年报中不难看出,大连圣亚披露的营业收入,与前期公告披露的数据存在较大差异,而问题主要集中在四季度营收较大上。

  之后,在上交所追问下,大连圣亚称,新增收入主要来源于企鹅销售。2020年,公司共销售企鹅52只,其中,44只企鹅销售确认为主营业务收入,共计1876万元;其余8只企鹅销售作为资产处置收益(获得收入336万元)。也就是说,大连圣亚通过售出52只企鹅实现收入和资产处置收益共2212万元。

  为此,5月18日,上交所再度向大连圣亚发出问询函,要求大连圣亚补充披露关于企鹅销售情况、关于企鹅销售会计处理等方面的问题。

  大连圣亚于5月31日回复二次问询函称,销售的企鹅属于消耗性生物资产,并具备企鹅分类的相关内部控制,可以确认为收入。但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上述说法。

  6月11日,上交所再向大连圣亚发出工作函,要求公司核实年报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的情况。然而从上交所在7月6日向大连圣亚下发的问询函来看,大连圣亚在收到工作函之后却迟迟未落实相关整改并披露。

  上交所在7月6日的问询函中还表示,如公司未在限期内回复,或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相关收入的真实性,会计核算的合规性,收入与主营业务有关或具备商业实质,上交所将根据相关规定,要求公司扣除,并按照扣除后营业收入金额决定是否对公司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同时请公司充分提示存在的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

公开“叫板”上交所

  7月15日晚,微信公众号“精彩圣亚”发布了一篇文章,名为《大连圣亚“反腐”百问之第二十二问》,大连圣亚语气激烈地对上交所发泄不满。

  大连圣亚方面称,上交所方面阻挠上市公司正常的信息披露,阻挠其披露7月14日召开的第八届第二次董事会会议意见以及第八届第二次监事会会议意见。在四个以叹号和问号结尾的段落后,大连圣亚称“这是一次对大连圣亚有组织的犯罪”,并表示将逐一揭露。

  大连圣亚在“精彩圣亚”中披露了加盖公章的董事会及监事会会议意见,主要内容除了质疑会计师事务所意见,公司还审议通过要多方维权、质疑审计机构专项核查意见未加盖公司公章。

  大连圣亚方面对外解释称公司信披受阻。

  面对大连圣亚的公开“叫板”,上交所直接“硬刚”:7月20日上交所专门进行说明,详细解释了大连圣亚营收专项扣除的原因、依据,也并未阻挠其正常信披。自2021年7月22日起,上交所对大连圣亚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业绩下滑 股价腰斩

  资料显示,大连圣亚是第三代海洋馆的开创者,也是国内海洋主题公园的先行者,公司成立于1994年并于2002年上市。

  作为大连市的城市旅游名片,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即是大连圣亚的主要产业,营收主要也是来自于水族馆和海洋世界的景区运营。

  近年来,大连圣亚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尤其是在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1.14亿元,同比下降64.3%,归母净利润为-6998.1万元。

  二级市场上,业绩下挫带来的是股价的大跌。

  截至7月20日,大连圣亚在停牌前的股价报18.38元,近一个月以来,股价跌幅达18.06%。相较1年前48元的股价高点,股价累计跌幅高达57.99%,股价已然“腰斩”。

返回半岛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