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人寿:中国寿险市场强势崛起的“新一家”

2019-05-20 13:43   来源: 财经 手机看新闻 半岛网 半岛都市报

小字体大字体

  前段时间,一篇题为《人寿险市场的十年:平安猛追国寿,华夏一骑绝尘》刷爆了保险人的朋友圈,之所以引发这么多圈中人的关注,实乃此文一语道破“天机”——经过十年的风云激荡,中国寿险市场早已重新洗牌,国寿“一哥”的位置受到平安人寿的严重威胁,而华夏人寿却成为打破“老七家”垄断地位的“新一家”,寿险行业“7+1”的新格局已形成。

  “新一家”这是一个迟来了四年的名号。事实上,早在2015年,华夏人寿就以1572亿元的年度总保费,跃居市场第四,比肩“老七家”,但彼时,所有人都处于观望状态,认为这兴许只是一时的爆发,好景不一定会长,所以,没有人出来正视这个现象。但接下来的三年,华夏的崛起反复被印证——2016年度保费1832亿元,市场第四;2017年度保费1753亿元,市场第五;2018年度保费2306亿元,市场第四,市场份额也一跃升至6.7%,人们再也不能忽视华夏的存在,于是,在各大险企2018年年报陆续出炉,2019年开门红战役进入尾声之际,在客观的数据面前,人们终于承认华夏已经成为“多极”世界中新的“一极”。

  对于“新事物”,古往今来都是认可声和质疑声并存,华夏人寿而今也面临着同样的考验。一部分声音对华夏的飞速发展表现出极大的敬佩和羡慕,积极探讨华夏完美逆袭、后来居上的经验。另一部分声音则对华夏的保费结构、费用高企、减员减编提出质疑。事实到底如何?我们不妨来一探究竟。

  综合实力显著提升,核心业务增长迅速

  在2018年和刚刚过去的2019年开门红,尽管寿险业整体遇冷,业绩下滑,但华夏人寿却凌寒盛开,向阳而生,一枝独秀。

  自2018年11月以来,华夏人寿总资产便突破5000亿元大关,迈入特大型险企之列,此后一直维持在这一规模之上,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华夏人寿总资产为5460亿元。2018年,华夏人寿实现净利润28亿元,这是自2014以来,连续5年盈利。

  在保费收入方面,华夏人寿2018年度总保费2306亿元,同比增长32%,排名市场第四;原保费1583亿元,同比增长82%,达到世界500强入围标准。2019年一季度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实现开门大红,其中总保费1194亿元,同比增长85%;原保费842亿元,同比增长66%;新单保费964亿元,同比增长94%,仅一个季度就已达成总裁赵子良在2019年计划工作会议上提出的“规模保费2000亿元,原保费1600亿元”年度目标的50%,发展态势喜人。

  从各渠道来看,个险继续发力,市场份额不断提升;银保期交保持行业领先地位,战略、数金维持平稳增长。

  一季度,个险标保57亿元,同比增长48%,创历史新高,市场排名升至第五;代理人规模已突破42万人,同比增长65%。正如华夏人寿个险渠道相关负责人在开门红总结中谈到:“在整个市场环境变化、各家公司个险营销高度承压,2018年各种业务推动手段用尽,2019年业务发展尽显颓势的整体形势下,华夏个险营销取得这样的成绩极其不易!”

  在客户深耕、产品创新、队伍融合、流程再造、销售升级的多重保障下,华夏银保期交保费和长期期交一季度市场排名第二,仅次于国寿。其中期交保费124亿元,同比增长55%,长期期交115亿元,同比增长342%。

  此外,战略、数金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一季度战略短险保费收入9亿元,市场排名第五;数金标保3亿元,同比增长23%。

  业务结构更加稳健,回归保障之路决心坚定

  从近期集中披露的上市险企年报来看,各大险企纷纷加大保障型业务发展力度,优化业务结构,回归保障的方向很清晰,华夏人寿也积极顺应“保险姓保”的监管导向及行业发展趋势,加快了转型升级的步伐。

  综合2018全年和2019开门红保费结构来看,总保费中原保费占比分别为69%和71%,业务结构更加稳健;续期占比分别为21%和19%,续期拉动保费增长的效果显现;新单中期交业务占比分别为18%和20%,长期保障型业务比重不断提升。

  同时,公司价值稳步提升,截至一季度末,华夏人寿内含价值已超600亿元,同比增长20%。众所周知,内含价值是在没有考虑未来新业务销售能力的情况下公司的现有价值,它是对一个寿险公司经济价值的估计,直接反映了寿险公司当前的经营成果,从2012年到2018年,华夏人寿内含价值增长超20倍,经营成效实现了飞速提升。

  一季度新业务价值15亿元,而在2012-2018的七年间,华夏人寿新业务价值足足增长了55倍,这表明其发展潜力依然巨大。

  减费增效成果显著,末位淘汰激发活力

  在华夏人寿崛起的过程中,有关其“费用高企”的质疑声一直不断,特别是年前华夏内部一则“减员减编控薪酬”的发文,更是让这种声音甚嚣尘上,认为高费用是导致“减员减编控薪酬”的直接原因,此举目的是在控制成本、降低费用。我们可以通过一组数据看看其中真相与原由。

  2018年华夏人寿业务收入为2306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支出213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占保费比重仅为9%,国寿、平安、新华等上市险企的这一占比分别达10%、15%、13%,均高于华夏。

  在业务及管理费方面,华夏人寿2017年业务及管理费89亿元,占保费比为5%,但2018年这一指标下降至4%,低于国寿(7%)、平安(8%)和新华(10%)几家上市寿险公司。

  至于外界一直在议论的“减员减编控薪酬”,华夏人寿总裁赵子良亲自回应:“华夏人寿实行末位淘汰、减员增效已有多年,惟其如此,才能真正践行‘客户利益至上’的核心价值观,才能不断改变、扬弃向前!”

  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华夏人寿并不是唯一一家实行末位淘汰的企业。2018年,华为宣布“放弃平庸员工”;京东也将裁掉10%副总裁以上的高管;知乎、美团、摩拜等知名互联网企业亦先后“官宣”了裁员的消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保持一定的人员流动率和末位淘汰率是激发企业活力和内生动力的必然要求,这也是华夏人寿坚持竞争淘汰机制的根本逻辑。

  也许,目前寿险行业的“领头羊”依然是占据着50%以上市场份额的“老七家”,但几年前高度垄断的格局早被华夏打破,其“新一家”的地位已经确立并不断巩固,成为谁也绕不开的“一极”。也许,目前华夏留给人们最大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那个高速增长的“狂飙突进者”,但其内部却在不断变革,坚持回归保障本源,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结构的优化和效能的提升。可以预见,在今后保险业发展的“教科书”里,华夏道路和华夏模式定会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为众多新兴企业提供以资借鉴的经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在“青春化、科技化、生态化”发展远景的指引下,华夏的精彩依然可期。  

   [编辑: 张芳宁]

半岛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