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年内开出近40张投行罚单,压实保荐机构“看门人”责任

2022-11-30 16:58 经济参考报阅读 (17621) 扫描到手机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相继开出罚单,剑指券商投行业务。据同花顺统计,截至11月28日记者发稿,仅证监会(不含地方证监局)开出的投行罚单近40张,其中11月较为密集。随着投行问题的暴露,如何保护投资者利益,如何认清行业现状和未来趋势成为市场关注重点。受访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加强对券商和投行这些“看门人”的处罚力度,目的在于督促其归位尽责,把好入口关,从源头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处罚执行更加严格

据同花顺统计,截至11月28日发稿,仅证监会(不含地方证监局)开出的投行罚单近40张,其中11月罚单较为密集。

例如,近日华金证券等多家券商因投行业务违规而收到罚单。11月25日,证监会通报了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内部控制及廉洁从业专项检查情况,发现华金证券存在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不完善、廉洁从业风险防控机制不完善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当日证监会开出7张有关华金证券投行业务及相关责任人的罚单,并表示决定对华金证券采取责令改正、暂停保荐和公司债券承销业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要求华金证券立即全面整改,着力加强投行管控;同时对涉及相关违规行为的13名责任人采取行政监管措施。此外,证监会对违规情节相对较轻的民生、国泰君安、联储、华安、招商5家券商分别采取了责令改正、出具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同时,证监会指出,对26名直接责任人员及负有管理责任的人员分别采取了监管谈话、责令改正、出具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

从处罚原因来看,监管部门在事中检查更加深入,相较于之前,处罚执行更加严格。梳理年内证监会开出的投行业务罚单,一般的内控问题和廉洁从业风险防控机制不完善仍是处罚的主要原因。此外,保荐项目上市当年业绩变脸,投行从业人员擅自删减、修改已通过公司内核程序的申报文件内容,薪酬机制存在问题,投行业务未严格落实回避要求等亦被处罚。

此外,多家券商和投行人士因“存在对外报送的文件大幅修改后未重新履行内核程序的情况”而被处罚。如野风药业保荐代表人擅自修改通过公司审批的申报文件,未按公司要求重新履行审批程序,被证监会认定为不适当人选,6个月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相关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

“投行是上市公司IPO的保荐人和承销商,上市后继续有三年的保荐期,有时候资产重组时还有独立财务管理人的角色,作用非常重要,其做出的判断对投资者权益的处置有很大影响。”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某种意义上来说,上市公司上市成功或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投行和审计机构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少投行原本在业务上就存在一些问题。”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记者,注册制推进下,随着中介机构责任的持续压实,专项检查不断增加,更多投行的问题也因此暴露。

从处罚措施看,投行罚单大多为采取责令改正、监管谈话或出具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但是有6张罚单涉及“禁业”,即暂停券商投行业务,暂不受理保荐代表人出具行政许可有关文件,或保荐代表人被暂时认定为不适当人选、不得担任券商投行业务相关职务,“禁业”时间普遍在3个月或6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5日晚,中信建投证券、东兴证券相继发布风险提示性公告,针对相关保荐项目存在的违规情况致歉。例如,中信建投证券在公告中表示,作为广东紫晶存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晶存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针对紫晶存储因涉嫌欺诈发行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造成的负面影响向社会各界致歉。投行人士预计,券商或面临连带赔偿责任和保荐资格停止半年的惩罚。

夯实注册制运行基础

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监管部门加强对券商等“看门人”处罚力度,目的在于督促其归位尽责,把好入口关,从源头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近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金融街论坛上表示,恪守“看门人”责任是国际上对保荐中介机构的基本要求,把真实的公司选出来是底线,把优秀的公司选出来是水平。但国内有的机构变化不大,还是过于关注“可批性”,对“可投性”重视不够,甚至还有的“带病闯关”。

王骥跃也表示,投行未来的趋势还是持续分化,市场集中度持续提高,这是市场规律。但是,投行也得越来越重视合规性,重视风险,不合规一切等于零。

为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切实发挥“看门人”作用,今年初,证监会组织对8家证券公司投行内部控制及廉洁从业情况开展了专项检查。本次检查覆盖了股权、债券、并购重组等投行业务各条线、全流程。

针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证监会坚持“全链条监管、穿透式问责”和机构、人员“双罚”的原则,同时根据问题的轻重,分类采取措施。证监会表示,全面合规、有效运行的投行内控机制是投行执业质量的基础。下一步,证监会将常态化开展投行内控现场检查,从“带病申报”、“一查就撤”、执业质量存在严重缺陷等典型问题入手,重点检查投行内控制度是否健全、运行是否有效、人员及保障是否到位等,促进保荐机构真正发挥“看门人”功能,为注册制行稳致远夯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