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码头危机背后,海淘不再时髦?

2022-10-10 13:41 中国新闻周刊阅读 (10609) 扫描到手机

“我从2015年就注册了洋码头的买手,这么多年一直很信任平台”,然而在上个月,身在美国的洋码头买手汪路却中止了这份“代购”事业。过去七八年,她用心经营,通过洋码头的进口跨境电商贸易每年收入达到十多万元。

这家诞生于2009年,曾经历高速扩张,完成7轮融资估值高达40亿的独立跨境电商平台,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8月底,一封来自洋码头创始人兼CEO曾碧波的公开信披露了这家跨境电商平台目前所面临的疫情冲击、架构调整以及现金流恶化等情况,引发了公众对“海淘”的关注。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进口跨境电商市场贸易总额从2020年的2.8万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3.2万亿元,而跨境进口电商用户数量也从2020年的1.4亿人次增长到2021年的1.55亿人次左右。

曾碧波在公开信中谈到,作为创始人,深感前所未有的压力:拖欠买手货款达2亿、公司员工只剩不到50人、人去楼空资金困境难解……在靠C2C买手起家的洋码头平台上,数千个像汪路一样的买手也正在等待洋码头还款。

洋码头危机背后,业内人士认为,在政策及宏观环境的变化中,跨境电商行业经历了野蛮生长,来到了理性繁荣时期。企业成本结构的变动和合规化趋势的要求正在推动行业发生变化,经历了假货横行、售后不完备等问题,海淘这门生意正在变得越来越规范。

拖欠买手2亿货款,资金困境难解

去年2月,汪路就发现平台不太“对劲”,“因为是海淘,所以发货时间长,等到客人签收后,这个钱才能到自己账上。但是从去年开始到账时间更慢了,从今年2月就开始不到账了”,当时她询问官方人员,回复是由于对账问题,所以未能将货款及时打入账户。到了今年7月,汪路发现消费者下单后,从美国发货及清关已不能正常完成了,目前6月和7月的包裹一直没能完成清关。

“洋码头自有的贝海物流目前也在我们这边撤点了,此前我一直是通过这个渠道来发货的”,汪路发现即便现在想下单,也不知道从哪里邮寄。据公开资料显示,贝海国际物流目前覆盖包括美国、德国和英国等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用户在洋码头下单后最快3天左右就可以收到海外直邮的包裹。

直到汪路参加了由老板曾碧波8月份亲自主持的买手沟通会后,才知道公司发生的问题。8月底,曾碧波曾在沟通会上承认,基于资金托管等原因,2022年5月1日前的大量历史货款已经无法结算,截至8月8日,总共货款欠款为2亿元,这个数字并不包括3800万元保证金。

9月24日晚,曾碧波再一次发起了线上沟通会,与近百位买手进行沟通。在中国新闻周刊得到的录音中显示,曾碧波强调洋码头走到了风口浪尖上,正在经历合规化改造和疫情引发的经营压力,他透露目前洋码头找到了一家有国资背景的投资方,能够带来一个多亿的注资。

“这些钱去哪儿了,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对不对”,汪路表达了困惑,即便后续洋码头被并购,并购方能否把这么多钱还给买手也很难说。目前,汪路在洋码头平台上仍有将近15万元货款未结算。

张帆在洋码头上做韩妆直邮业务,自2021年6月就开始无法提款,目前有10多万款项未结算。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洋码头官方一直以要上市,进行红筹架构,影响账户结算为由来安抚买手。据她掌握的情况,目前大约有4000多家买手被欠款,9月底的这次交流只是面向还在洋码头上经营的买手,并未邀请此前欠款后不再开店的买手。而在会上承诺的账单结算,目前也并未实施。

曾碧波在公开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拖欠买手2亿元货款,从去年8月资金链就开始紧张,平台把卖家的货款和洋码头的运营资金混在一起使用,在2015年到2019年烧了很多钱,最终导致资金紧张。

然而截至目前,传说中的战略资本投资并未落实,洋码头仍然面临生死危机。

备受考验的海淘生意

根据公开报告显示,2010年前后跨境电商政策和规范逐渐建立,跨境电商得到迅速发展,那时也正是洋码头建立后不断发展的时期。2015年前,洋码头大举招聘海外买手,通过注册制邀请买手开店,建立国际物流公司来布局全球运输,迅速在市场崭露头角。

到了2015年,洋码头的销售额达到6.6亿,同比增长了15倍,这一年洋码头在跨境电商行业仅次于天猫国际,复购率高达40%。根据数据显示,2017年,洋码头在独立跨境电商中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达到26.3%。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国家鼓励跨境电商平台发展的时期,推动自贸区、一带一路进口业务,那时经济发展正处于上行期,消费者消费意愿也非常强,愿意花费更多时间和金钱购买海外产品,再加上资本大力投资推动跨境电商的发展,洋码头、蜜芽、HIGO、达令等平台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

根据公开报道,曾碧波此前曾表示疫情对洋码头影响不大,平台在2019年和2020年实现盈利,当时是基于曾碧波看到了直播带货的发展契机,通过与平台合作,引来了流量,进行了收割,此后洋码头还宣布在100个城市大举开1000家线下门店。

不过随着疫情的持续,跨境电商遭受不小的考验。“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一般15天就可以从韩国邮寄回来了,现在出现疫情后一般需要30天到40天将货物送到客人手里”,张帆提到。

曾碧波在公开信中也表示,疫情对进口电商冲击严重,国际航班运能大幅减少,口岸清关和整体时效链路拉长,买手的资金结算回笼受到严重影响,用户订单取消率比以前更高,业务端持续下滑。现金流状况进一步恶化,引发了诸多外部供应商债权诉讼和银行抽贷的连锁反应,甚至少数债权方通过国内法院要求冻结银行资金进行保全等。此外,在内部的平台合规改造上也面临着挑战。

魔镜市场情报研究总监高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海淘品类占较大比重的美容护肤产品,今年在天猫国际和京东跨境渠道销售都有明显的降幅,进口跨境电商贸易整体营收增速相较于前两年也放缓较为明显。

“传统进口跨境电商的发展,一方面受到疫情等宏观环境影响,消费者整体的消费意愿和消费支出下降了,花钱更为谨慎,另一方面则受到新兴渠道如直播电商或私域电商的分流影响,传统电商的增速并不好看。而像洋码头这种依靠个人机构进行运转的独立跨境电商发展则更不稳定”,高峰强调。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在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中天猫国际、考拉、京东和唯品会的市场份额排在前列,大约能够占到八成份额,早已不见洋码头等独立跨境电商的身影。

“跨境业务的发展趋势并不明朗,存在太多变数”,庄帅认为无论是大平台还是小平台,实际上都应该时刻关注政策和局势的变化,特别是在国际金融体系中进行结算更应时刻保持谨慎姿态。此次洋码头在资金危机中也受到这一因素影响,曾碧波曾提到,在D+轮融资后,1亿融资现金全部会用到资金平台改造,因为资金托管到支付宝国际和微信国际之后,需要把大量资金放进去,确保正在经营的卖家货款能得到及时结算。

海淘生意趋向规范化

9月14日,洋码头发布声明,称被欠款商户系洋码头在合规化经营过程中被查出的不良商户,这与曾碧波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多次与买手的沟通中谈到的欠款问题有出入,此外他多次强调平台合规问题,买手需要满足合规具体规定,提交相关合规文件后才能提款。

在媒体报道中,洋码头平台对货品的鉴定存在不小问题,洋码头自身鉴定中心的鉴定流程和鉴定结果也令多位买手存疑。张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鉴定中心鉴定结果为假,会将货物扣下,并对买手进行罚款。“指责买手店铺售假,这令人不能接受”,张帆认为现在洋码头在货物品质问题上的表现是类似“又当裁判,又踢球”的行为。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洋码头平台卖假货不退款不处理问题的投诉并不少见,多位用户表示平台对假货问题坐视不管,也无人受理,此外多个投诉中出现不退款及虚假退款现象。

过去几年,以洋码头等为代表的独立跨境电商发展在规范化程度上难以与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等互联网巨头相比。“对天猫国际和京东全球购等大型电商平台来说,更多采用的是B2B模式,透过平台对接到厂家,并且提供售后服务培训等一系列落地服务”,高峰认为海淘这门生意经历了粗犷发展的阶段,正在变得越来越规范和标准。

“洋码头的买手都是注册制,走的是C2C模式,不一定都是职业的机构,注册后抽空做几单,赚个外快,这样的情况下物流、通关以及货物交付都容易受到影响,这些带来了消费者极大的信任危机”,高峰认为洋码头平台在商品质量和售后服务等方面出现问题的风险更高。

在疫情等因素影响之下,很多买手其实很难保证稳定的货源。高峰表示,在种种风险的考量下,消费者也会倾向于在比较大的平台上进行购买。在海淘市场发展越来越成熟的今天,信息透明度越来越高,可替代性产品也越来越多。无论从供应链能力还是售后能力上来看,消费者在海淘这件事上都需要更强大的背书和托底。

曾碧波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洋码头十几年的沉淀仍有价值,平台积累的买手和用户也还有价值。如果并购成功后,他计划将这笔钱用于布局海外,提升海淘直播规模,开启免税新零售业务,与线下传统商业体合作开设体验店,作为流量抓手,推动直播复购。

庄帅分析,从宏观来看,互联网行业发展不断规范,疫情影响国际贸易业务,国际形势也出现变化,这些都对物流周期、检验检疫流程和仓储成本方面提出更高要求,更值得注意的是,免税店的兴起也在对跨境电商平台进一步增长产生影响。

然而在客群精准度上,高峰认为,独立跨境电商难以与抖音达人直播间和私域电商等媲美。很多买手长时间做海淘,积累时间长了之后,有稳定的货源和渠道以及相对稳定的客户群体,就可以自主建立平台,直接触达到消费者,不会再需要洋码头这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