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监管趋严?8月IPO终止创新高 专家:注册制不代表放松标准

2022-09-06 15:05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908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刘晓

  在新股破发成为常态后,企业IPO监管似乎也在进一步趋严。

  据风口财经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全市场有多达38家企业IPO终止审查,这也创下了年内月度数量新高。

  专家表示,从当前整个市场来说,越来越规范是最大的关键,注册制并不意味着上市标准放松,对于企业和保荐机构来说,要及时进行调整,在新的制度情况之下,让市场的发展能够和企业发展相吻合。

       8月IPO终止数量创年内新高

  8月18日,山东沪鸽口腔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这已经是沪鸽口腔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并终止上市。对于之后公司是否还会选择上市,沪鸽口腔表示,公司并未放弃上市计划,将择机再次提交上市申请。对于是否更换交易所或板块,公司表示应该不会进行更换。

  无独有偶,8月19日,因发行人桂林光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保荐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上交所终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8月,终止IPO的企业数量创下年内新高,其中,仅8月8日一天就有7家IPO公司终止审查。

  风口财经统计发现,目前,两市IPO排队公司超过千家,今年7月初一度接近1100家。但是在排队企业数量创新高的同时,有多家公司终止上市。据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全市场IPO终止数量共有38家,其中创业板25家,创业板因主动撤回而终止上市的企业达到22家。同时,科创板也有2家拟上市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

  从项目所属投行看,民生证券在8月终止的IPO家数最多,共有5家,其中在创业板撤回材料的有4家,分别为上海联众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嘉好热熔胶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熵能创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正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中信建投、华泰联合8月各有3家IPO终止。此外,国泰君安、招商证券、中金公司、长江承销、东方承销保荐、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均有2家终止。

       “带病申报”被约谈

  9月2日,深交所集中约谈8家保荐机构,指出这些机构发行上市准备不到位,对发行人的突出问题未整改规范到位就“带病申报”,勤勉尽责不到位。

  据深交所披露,被约谈机构在投行业务出现的问题主要反映出“三个不到位”:

  一是发行上市准备不到位。有的发行人、保荐机构仍然存在“闯关”心理和“占位”习惯,对发行人内部治理和内控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未整改规范到位,也就是通俗称的“带病申报”。

  二是勤勉尽责不到位。有的保荐机构核查把关不主动、不深入,审核中对发行人业务经营、会计处理等重要事项禁不住问询,未能提供合理解释,被开展现场督导或现场检查后打起“退堂鼓”。

  三是创业板定位理解不到位。有的保荐机构对创业板主要服务创新型成长型企业认识不深刻,少数申报企业不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要求,在审核中主动撤回或被否决。

  深交所表示,下一步将严格落实《关于注册制下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的指导意见》相关要求,针对“一督即撤”、核查把关不到位的情况,加大现场督导和监管问责力度,坚持从严从快处置违法违规行为,强化日常监管威慑,持续督促保荐机构把好创业板入口质量关,为全面实行注册制夯实基础。

  不止是交易所督促保荐机构归位尽责,近期宁波证监局召开“撤回”、“被否”再申报企业专题座谈会,对撤回上市申请或申请被否后拟再次申报的IPO企业,要求摒弃“再闯关”心态,严防“带病”再报,1家参会企业当场表态将暂缓申报。

  被约谈的保荐机构相关人员谈到,将积极采取整改措施强化“三道防线”责任,项目组“以老带新”,质控及内核部门前置介入项目立项阶段,切实执行内核负责人“一票否决制”,使辅导工作更加扎实,项目申报更为审慎。

  此外,今年8月份终止审查的IPO项目中,有6家公司正是在此前被中国证券业协会抽中要进行现场检查,分别是永林电子、诚丰新材、发达股份、峻和股份、新大禹、英创力。而在今年以来的3批现场检查中,总共有31家公司被抽中,其中已有10家公司主动撤回了IPO项目。

  去年以来,监管层也对多个主动撤回IPO项目的发行人及其中介机构进行了追责。例如,今年8月24日,曾在今年7月主动撤回IPO项目的莱恩精工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监管函,其保荐机构长江证券以及2名保荐代表人也收到了监管罚单。

       注册制不代表放松上市标准

  从上市准入机制上看,尽管业内普遍认为,注册制对企业包容度更高,也大大提高了上市审核的效率。然而注册制下,上市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而对于企业终止审查IPO项目的原因,青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募告诉风口财经,一是企业本身已经不符合发行条件,保荐券商发现了问题而要求进行撤回,二是由于交易所进行了现场督导,三是有些企业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带病闯关”,被中国证券业协会抽中要进行现场检查。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IPO监管一直都是比较严格,但是从当前整个市场来说,越来越规范是最大的关键。江瀚表示,市场规范性的提升必然会导致一些审核时间延长,然后一些企业的材料并不一定达标,这些问题可能现在比较明确。

  江瀚江瀚认为,对于企业和保荐机构来说,要及时进行调整,在新的制度情况之下,进一步适应市场的变化,让市场的发展能够和企业发展相吻合,这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八月份终止审查的公司数量很多,充分说明IPO的标准非常严格,“从源头上就要严格保证上市公司质量,对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及时终止审查,也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推动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杨德龙说。

  杨德龙指出,全面注册制临近,对保荐机构以及上市公司,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上市公司来说,要符合政策引导方向,代表新经济的方向,从长期来看,可以为经济转型助力,符合交易所的上市标准,在全面注册制之下,不能放松上市的标准。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