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断管道,三国受伤!停发签证,开辟制裁新战线?面对俄罗斯,欧洲走向怪异

2022-08-10 21:48 上海证券报阅读 (50482) 扫描到手机

乌中断俄油过境,欧洲三国“受伤”

  据俄新社莫斯科9日报道,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新闻秘书、总裁顾问伊戈尔·杰明当地时间9日表示,乌克兰石油运输公司4日停止经“友谊”石油管道系统南部支线向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输送俄石油。

  他宣布:“乌克兰石油运输公司4日早晨6点10分完全中断了经‘友谊’南部支线对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的石油输送。同时,过境白俄罗斯向波兰和德国的运输仍在继续。”

这是5月24日在匈牙利萨兹豪隆包陶多瑙河炼油厂拍摄的连接匈牙利和俄罗斯的“友谊”输油管道入口点。(新华社发,弗尔季·奥蒂洛摄)

  杰明表示,乌克兰公司以百分百预付的条件提供运输服务,但在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最近一次尝试支付中转运费时遭遇退款。这位发言人说明:“提供付款服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通知我们,由于欧盟第七轮制裁条例生效,支付的款项被打回。”

  他最后说,俄罗斯能源部、向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供应燃料的国内发货商及乌石油运输公司均已知晓此事。

  同时,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声明,正在仔细研究经乌克兰过境运输服务的替代付费方案。公司已致函天然气工业银行,以获得欧洲监管者许可,允许按照与乌石油运输公司合同付款。

  报道介绍,“友谊”管道以萨马拉州为起点,途经布良斯克,随后形成北部和南部支线,过境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管道的乌克兰段为乌石油运输公司所有,俄罗斯向其支付中转运费。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日指出,俄罗斯向中欧和东欧国家输送石油的这条管道中断,这对该地区来说是又一次打击,因为中东欧正面临失去来自俄罗斯的重要能源供应的困境。

这两国呼吁欧盟“开辟对俄制裁的新战线”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9日报道,爱沙尼亚和芬兰总理呼吁欧盟停止向俄罗斯人发放旅游签证,开辟对俄制裁的新战线。

  报道称,芬兰与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一样,与俄罗斯西部接壤。芬兰注意到,很多俄罗斯游客持其他欧盟国家的签证进入芬兰,只是利用芬兰机场转道飞往欧盟其他地方。

  据一位了解情况的人士说,这一问题已经被提交欧盟领导人并将在10月举行的下一次峰会上正式讨论。

  爱沙尼亚总理卡娅·卡拉斯9日在推特上写道:“要停止向俄罗斯人发放旅游签证。访问欧洲是一种优待,而不是人权。俄罗斯的空中旅行已经中断。这意味着,如果申根国家继续发放签证,俄罗斯的邻国(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仅存的俄罗斯入欧口岸)就将承担运输重任。”

  芬兰总理桑娜·马林说:“俄罗斯在欧洲发动‘侵略战争’的时候,俄罗斯人还能过上正常生活,在欧洲旅行,这是不对的。”

  据报道,目前,一些欧洲国家正在设法限制俄罗斯旅客入境。但申根国家之间仍保持边境开放,且边境没有护照检查程序。但其他欧洲国家对于将所有俄罗斯公民拒之门外持谨慎态度。

  另据塔斯社8月9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称,亟需医疗咨询和服务的俄罗斯人无法入境欧盟国家的情况令人发指。

  扎哈罗娃表示,连持有欧盟国家签证的俄公民也被限制入境的情况屡见不鲜。她指出:“即使发放了签证,欧盟国家也不让个人和团体通行,取消航班或千方百计地让航班无法成行,虽然他们签发了所有许可证件。”

  扎哈罗娃在评论某些欧洲官员呼吁停止向俄罗斯人发放签证时指出,根据自身义务,欧盟国家无权以国籍为由限制向任何团体发放签证。俄外交部发言人强调,倘若这种情况发生,这等同于“他们立即承认自己的民族主义”。

面对俄罗斯,欧洲走向怪异

  日本《读卖新闻》8月7日发表题为《面对俄罗斯 欧洲政局陷入不稳》的文章,作者是酒井圭吾。作者指出,欧洲国家因俄乌冲突持续对抗俄罗斯,而该地区政局日益不稳定。通胀加剧导致经济不稳定,政府支持率低迷,给看不到突破口的乌克兰局势投下阴影。欧洲整体团结或被动摇。全文摘编如下:

  欧洲国家对抗持续“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而该地区政局日益不稳定。通胀加剧导致经济不稳定,政府支持率低迷,给看不到突破口的乌克兰局势投下阴影。有人担忧,欧洲整体团结会被动摇。

  马克龙政府7月在国民议会(议会下院)推进物价上涨对策法案的审议。在6月的国民议会选举中,国民联盟和左翼政党取得较好成绩,马克龙率领的执政党议席跌破半数。

  正因如此,国会审议陷入僵局。在野党针对政府提出的法案给出了500多条修正草案,迫使执政党作出让步。马克龙原本期待第二届总统任期在外交领域大展身手,如今却每天疲于应对内政问题。

  在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7月辞职,因为原本在执政联盟中撑起一角的民粹政党反对通胀和对乌克兰提供武器,选择了背离。

  此前不久,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辞职。在选出新领导人之前,英意两国不可避免地产生政治空白。

  在德国,总理朔尔茨支持率不振,执政基础或遭动摇。

  各国政府共同面临的逆风是,经济前景不明朗。自去年起,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欧洲对“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俄罗斯继而采取对抗措施、减少对欧盟的天然气供应,于是物价上涨加剧。

  欧元区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8.9%,创下历史新高。约翰逊因政府官员丑闻等选择辞职,国内通胀达40年来的最高水平,民众对此深感不满,政府支持率低迷。

  由于经济上没有余裕,乌克兰局势开始远离民众的关注范围。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在10个欧洲国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罗马尼亚六国,较多的意见是:不应继续为乌克兰危机支出军费。对乌克兰的“支援疲劳”已经到了无法无视的水平。

  欧洲一直以来团结一致对俄采取严厉姿态,但如今走向较为怪异。

  在意大利,极右翼在野党意大利兄弟党支持率居第一位,右翼联盟政府的诞生日益具有现实意味。兄弟党对欧盟持怀疑姿态,右翼政党领导层中不少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近。法国的极右翼和左翼政党对重视欧盟的姿态表示怀疑。东欧国家保加利亚将于10月迎来大选,亲俄派政党势头良好。

  支撑民主主义根基的自由选举也是把双刃剑。在欧洲,每当难民涌入或发生金融危机,右翼政党和民粹政党通常会崛起。政权更迭频繁发生,外交政策也有失去一贯性的风险。

  只有成员国全体一致,欧盟才能作出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决定。如果亲俄派成员国增加,则可能出现对乌克兰危机反应迟钝的事态。

  欧盟政策中心研究院一位研究员指出:“能源和物价上涨问题今后还将加剧。各国政府有必要向民众展示长期战略,消除不安情绪。”

  欧洲国家原本正从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低迷中走向复苏,如今形势发生变化,景气衰退日益具有现实意味。

  英格兰银行4日决定上调利率,这是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第六次加息。英格兰银行行长安德鲁·贝利充满危机感地表示:“导致通胀的最大因素是俄罗斯冲击。这是“战争”带来的经济代价。”

  在欧元区,越来越多的人担忧,本世纪10年代前半段引发欧洲混乱的债务危机或再次发生。

  欧洲中央银行7月决定加息,与上次加息相隔11年。一旦开始实行金融紧缩政策,借债较多的南欧国家国债容易被抛售。

  欧盟各国被迫在顾及本国经济的同时加强对俄制裁。现在,欧盟要加紧实施的是年内禁运俄产石油。对于俄罗斯而言,从石油获得的收入比天然气更多。如果欧盟禁运俄罗斯石油得以实现,会给俄罗斯筹集军费造成很大打击。

  不过天然气更难找到替代采购来源,前景更难预测。如果俄罗斯进一步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则通胀还会不可避免地加剧。

  欧洲能持续实施经济制裁直至俄罗斯放弃“入侵”乌克兰吗?还是说在此之前就会有欧洲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呢?对俄制裁战略有了与时间战斗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