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丨金融数字化、投资者机构化 中国的量化投资将驶向何方?

2022-08-08 20:0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517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数字化转型的浪潮席卷各行各业,金融业也随着金融科技的崛起迈进了数字化金融新时代。量化投资便是其中产物。

  根据中基协数据统计,2022年7月国内百亿量化私募已达34家,创下历史新高。据业内人士测算,量化私募的高速发展趋势还将继续。

  量化投资是什么?中国的量化投资将面临怎样的挑战与机遇?近日,深圳、青岛多家优秀私募机构创始人及学术专家齐聚金家岭金融区,共话中国量化投资的未来走向。

       金融科技的“顶上明珠”

  从概念上来说,量化投资指通过计算机来执行提前设置好的投资策略,由计算机做出买卖指令的投资方式。具体操作是运用计算机技术,将合理的金融逻辑定量处理,并代入到过去进行回测检验,得出系统有效的投资操作策略并执行。量化交易的投资策略是由行业专业人士(包括程序员、统计学家和投资分析师)开发的高级数学模型。

  据了解,欧美量化投资起步较早,在市场规模和机构数量方面都比较大;国内相对起步较晚,但是恰逢机器学习的热潮,以机器学习模型为基础的量化投资策略在国内得以迅速发展,目前市场上已有大量的机构开始采用量化投资的模式。

  “金融科技1.0阶段就是数字货币,金融机构的信息化;2.0阶段则是在1.0阶段建立起来的平台上开发业务,而这些业务还只是传统业务在数字时代的体现而已;金融科技发展到3.0阶段后,利用先进的技术,对已搭建平台上积累起来的、大量的数据资产进行收集、分析并决策,帮助我们更好地资产分配,这时候的金融业务不再是传统业务了,金融产品也是新开发的。资产管理中的量化基金就是出现在金融科技3.0阶段也就是大数据金融阶段的新产品。量化投资是金融科技‘皇冠上的明珠’。”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暨清华经管学院双聘教授、量化投资研究中心主任、水木博雅创始人林健武告诉风口财经。

  风口财经了解到,在A股市场中,较为主流的量化策略包括Alpha策略、Smart Beta策略、套利策略、CTA策略等。更加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往往会将上述策略做一定的结合,例如AlphaT策略,则是将Alpha策略与T0策略进行结合,由Alpha策略提供底仓,然后在底仓上做日内回转的操作,这种做法相对于融券的方式,可以降低由融券利率所带来的成本。

       量化投资迎来大发展

  经历2015年的量化热潮,以及2018年前的行业洗礼,2019年以后,公募转融通业务开闸,两融标的扩充到1600只,加之场外衍生品的迅速发展,国内量化私募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从2018年底到2021年底,量化私募规模占所有私募产品的比例,从3.27%提升到了17.30%左右。2019、2020、2021上半年期间,股票量化产品总体表现也很理想。2022年年初,已有29家量化私募步入百亿梯队。根据中基协数据统计,2022年7月国内百亿量化私募已达34家,数量创下历史新高。据业内人士测算,量化私募的高速发展趋势还将继续。量化迎来所谓的“3.0”大发展时代。

  从行业整体看,私募基金行业延续2020年以来的增长趋势。截至2021年末,管理规模达到6.1万亿、同比增长超过6成。根据中基协的统计数据,截至2022第一季度,完成登记备案的证券类私募管理人共9117家,管理规模合计6.35万亿。从策略类型来看,股票量化类仍为主体,策略类型从中性策略向指数增强、量化选股、股票多空等策略方向发展。

  业绩方面,2021年受益指数表现,私募中证500指数增强类产品表现相对较好,年度超额收益13%-14%。2021年全市场股票策略收益率平均数为10.9%、中位数为6.3%,其中中证量化500指增产品的收益率平均值和中枢分别为28.6%、29.3%,在多头类产品中表现较好。

  值得注意的是,风头正劲的量化投资在今年出现显著回撤。“2021年量化投资取得非常靓丽的业绩,背后是两个部分的叠加,一是中证500指数相对比较稳定的增长,另一个是白马股、赛道股内的一些公司业绩非常好。2022年量化投资出现回撤有三方面的原因,中证500指数出现下跌,私募超额本身因为容量出现了问题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的走强。”林健武表示,量化投资暂时出现一些回撤和波折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建议今年可以考虑量化对冲、多资产配置的私募等。

  另外,茂源资本创始人郭学文认为,今年量化投资出现回撤,实际上是投研实力不够,支撑不了大资金量。而要增加投研实力,就要培养专业人才,这是我们目前最重要且困难的事情。“现在国内的量化私募机构最多100余人,国外的头部机构则是500人到1000人水平,想要增加投资能力,最重要的就是扩大培养优秀专业的投研团队。”郭学文表示。

       投资者机构化的挑战

  实际上,国内量化投资发展至今,对标海外的话仍有较大空间。

  “中国的量化投资可以分为四个方面,用数学方式叫加减乘除,加就是买股票,减就是做空,现在叫融资融券。而融资融券在中国其实是受到一定限制的,中国的证券基金法律不完善,融券相对国外来说比较难,成本较高、量也比较少。同时衍生品方面投资气氛比较浓。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林健武坦言。

  在国内量化投资发展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完善的数据资产和越来越优秀的人力资源两大红利逐渐释放,促进行业收益和规模增加,同时投资者的机构化对量化策略产生更为长期、深远的影响。

  聚宽投资总经理王恒鹏指出,量化交易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投机,另一个是投资。“短期来看,散户的多少并不能影响超额的难易程度;长期来看,量化投资策略的核心决定要素就是交易者结构,随着机构投资者的占比越来越高,越来越接近国外市场,投资策略的选择也逐渐趋同。”

  “我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一直向机构化方向发展,目前的阶段相当于海外几年前的状态,这样的好处是,对于私募机构来说,可以参照国外,提前想好措施应对市场将要出现的问题,如市场拥堵、风格转换等。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习国外的优秀成熟的经验,把团队建设做好,这样才能在未来更好的发展。”世纪前沿创始人吴敌表示。

  据悉,2021年个人投资者交易占比首次降至70%以下,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理性投资的理念逐步建立。“投资者机构化对于我国投资正规化、长期稳定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林健武表示。对量化基金管理人而言,在长期的路径选择上,股票策略方面,需要量化策略深度融合基本面研究;投资能力方面,可以布局多资产多策略的投研框架;策略目标和产品设计方面,可从追求绝对收益到追求合理的风险调整后收益。而对基金投资者而言,多策略分散配置能够抵御策略“成长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