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亏百亿进入“生死时刻”:每日优鲜变“昨日优鲜”?生鲜电商将迎来终局......

2022-07-29 23:18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423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董婉婉

  曾经的生鲜电商模式开创者,一夜间进入至暗时刻。

  7月28日,“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被曝解散,欠薪、裁员,同时在全国多地已无法下单,此消息一出,每日优鲜迅速登上话题热搜,热搜词条包括“每日优鲜全员被裁”、“每日优鲜在北京上海等地无法下单”、“有供应商前往每日优鲜总部催款”等。

  同时,每日优鲜作为“生鲜电商第一股”,它的崩塌也敲响了生鲜电商赛道的丧钟。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朴朴超市、盒马、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兴盛优选......在这之前,很难判断谁会走到最后。

  如今赛道头部选手的轰然倒下,使得生鲜电商玩家们,站到了悬崖边上。

每日优鲜,要凉了?

  一份由每日优鲜员工提供的内部会议录音流出,在此次会议上,每日优鲜HRBP及现商品负责人肖运贵称,原本商谈的山西东辉集团2亿元战略投资款仍在交涉过程中,每日优鲜已经在SEC发布公告和备案,但由于目前并未完全交割,在投资款尚未到账前,大多数同事的工资将暂缓发放。

  7月28日下午,有关“每日优鲜公司就地解散”的信息在网上发酵。每日优鲜的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称收到了公司信息,在职员工六七月份工资不予发放,社保与公积金断缴,办公区禁止员工进入,强制要求居家办公。

  此外,28日当天,多地用户发现,每日优鲜APP首页出现置顶公告,称配送时间最快为次日达。这意味着,每日优鲜变为“隔日优鲜”。

  有细心的消费者发现,每日优鲜App上极速达的订单已经无法正常下单,显示“当前地址无货”。虽然浏览页面仍有商品展示,但是均显示最快次日达,还有不少商品在加入购物车后立刻显示失效。7月28日,风口财经记者打开每日优鲜App,首页大图发出提示“服务变更通知:配送时间变为最快次日送达,配送范围为全国均可配送。”记者将收货地址定位为北京,随机点击一件商品,在详情页面的配送一栏显示:因疫情您的订单可能延迟,预计1-4天送达。而在每日优鲜App的启动页面上及官方微信公众号简介中,“会员精品超市,最快30分钟达”的宣传语还未来得及撤下,截至记者发稿启动页面这一提示仍没有调整。

  7月29日,当风口财经记者再次打开每日优鲜APP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在更换多个地址测试发现,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多城已无法下单,虽然商品还可以加入购物车,但下单结账页面会出现“抱歉,本单购买的商品在当前地址下无货”的提示,可加入购物车却始终无法完成购买。

  工作时间内,点开在线客服页面则显示暂无客服在线,点击页面中的重建会话无效,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

  风口财经记者还发现,每日优鲜和青岛城运控股集团联合改造后的“优鲜菜场”于2021年5月在青岛鞍山二路正式营业,该菜场共销售近万种商品,增设智能化设施后,通过对销售大数据分析,为商户提供进销存管理、报表查询等经营支持。目前该“优鲜菜场”还在正常营业中。

  据报道,7 月 27 日晚间,每日优鲜CEO 徐正和联合创始人曾斌召集业务线负责人级别以上的管理层开线上会,宣布了关停前置仓业务。

  与此同时,多位员工表示已经收到公司通知,每日优鲜全国门店均已闭店,系统层面的更新也已经完成,极速达业务正式关停。

  而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每日优鲜才刚刚在关闭了包括苏州、南京、杭州、青岛、深圳、广州、济南、石家庄、太原在内的9个城市的业务,只保留了北京、天津、上海和廊坊,其中,廊坊只留下了一个前置仓。这批业务的关停,意味着每日优鲜又回到了创业初期。

  显然,“生鲜第一股”每日优鲜已走上绝路。受解散消息影响,7月28日当晚,每日优鲜美股应声出现雪崩,截至当日收盘跌幅高达-42.80%,每股仅0.135美元,总市值3186万美元,距IPO当天已跌去99%。7月29日,每日优鲜美股开盘跳水,截至发稿时,其股价报0.117美元,跌幅高达-13.33%,市值仅剩2754.8万美元。

  7月29日,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表示自己一直在国内,称“谣言太恶毒”。此外,报道还提及每日优鲜的所有高管均在北京。

曾是资本宠儿,如今面临退市风险

  其实,每日优鲜的这场风暴早就有预兆。

  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每日优鲜净亏损分别为22.32亿元、29.09亿元和16.49亿元。2021年前三个季度,每日优鲜净亏达到9.74亿元,每日优鲜预计2021年第四季度亏损为7亿元,2021年预计净亏损可能超过37亿元。

  这意味着,每日优鲜四年累计亏损约超过100亿元。此外,在这次危机前,就曾因为财报延迟发布、股价过低或强制退市、拖欠供应商款项被强制执行533万元等事件屡屡陷入舆论风波。

  据每日优鲜2021年三季报显示,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为16.52亿元,同比2020年三季度末的10.88亿元增加了34%。这些应付账款里包括三大类供应商货款、外包配送公司运费、营销服务提供商的服务费。

  而长久以来,每日优鲜一直都是资本的宠儿。

  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21年登录纳斯达克,每日优鲜共完成11轮融资,在生鲜电商中次数最多,总融资额折合人民币142.71亿元,数额最大,其中还囊括腾讯、高盛、中金、联想资本等一众明星股东。

  在生鲜电商赛道,2010年到2021年4月的十余年间,融资总额为463.4亿,而仅每日优鲜一家占比就超过30%,可谓是一家独大。

  2020年5月底至12月初的半年时间,每日优鲜融资三轮,总金额超过50亿元,青岛国信发展(集团)通过Xiamen Missfresh Equity Investment Partnership (Limited Partnership)在2020年12月独自投资20亿元,获得8.7%股权,对每日优鲜估值35亿美元左右。

  在其他机构股东中,老虎基金持股12.4%,投票权3.8%;腾讯持股8.1%,投票权2.5%。第三大股东是厦门每日优鲜,持股8.7%,投票权2.7%。

  但自上市以来,每日优鲜股价一路走低,上市首日股价大跌近26%,遭遇“开门黑”,随后连续下跌,最新股价较发行价跌去98%,市值也从32亿美元大幅缩水至0.31亿美元。且从今年4月18日开始,股价持续跌破1美元。

  昔日重金加持的机构股东损失惨重。

  最近一次的投资信息显示,就在今年7月中旬,每日优鲜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两亿元的股权投资。此外,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联合创始人曾斌卸任法定代表人,同时退出董事(理事)、经理、监事,新增孙玉英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然而,这笔“救命钱”却未能如期到账。

  除此之外,每日优鲜还面临着退市的危机。

  5月24日,每日优鲜公告称,5月19日,每日优鲜因未及时提交2021年年报,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不符合继续上市要求”的通知函;6月2日,每日优鲜再次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函,因过去连续3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纳斯达克上市合规标准的1美元。

  若每日优鲜惨败退市,损失难以估量。

前置仓模式走进“死胡同”,生鲜赛道还能讲出新故事吗?

  每日优鲜是前置仓模式的首创者,可让每日优鲜走进死胡同的,也是前置仓模式。

  回顾起来,每日优鲜的前置仓业务无疑是焦点中的焦点。

  2014-2019年期间,生鲜电商先后成立,在探索过程中,不断有玩家出局。据公开数据,仅2016年一年,就有14家生鲜电商倒闭。

  每日优鲜能活下来,靠的是其首创的“前置仓+即时达”抢出来的赢面。创始人徐正曾在公开信中表示,“烧钱做规模并不难,但没有意义。”

  在“解散”前夕,每日优鲜刚刚对外宣布了关停前置仓业务消息。在外界看来,这一决定无疑是每日优鲜在“断头求生”,目前每日优鲜收入中有95%依靠前置仓业务贡献。

图源:视觉中国

  所谓前置仓模式是将供应商送来的商品先送入平台所在城市大仓,再用冷藏车送往各个前置仓,用户的订单会被系统分配到最近的前置仓,再由该仓负责拣货、打包,并配送至门店3公里范围内的消费者手中,配送时间多在30分钟至1小时之间。前置仓模式解决了生鲜配送面临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而有了每日优鲜打样,这一明星商业模式迅速吸引了赛道内其他玩家跟进。2015年以来,国内生鲜电商行业崛起,融资、烧钱、抢市场份额,成为各大生鲜电商平台高度依赖的增长方式,恶性竞争成为行业常态。

  与此同时,高居不下的履约成本、生鲜品类的低毛利率,疯狂扩张背后都让各家难以盈利。这一商业模式的弊端也逐渐开始显露,不论是先行者每日优鲜,还是后来者叮咚买菜,亦或是盒马鲜生和其他社区团购玩家,都没能在这一模式中实现盈利。

  每日优鲜被曝解散后,叮咚买菜的股价也应声下跌。

  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叮咚买菜净亏损4.77亿元。此前的2019年-2021年,叮咚买菜净亏损累计114.8亿元。

  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叮咚买菜应付账款、短期借贷等债务合计达到50.92亿元,同期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仅48.52亿元。

  盒马CEO侯毅更是直言前置仓是伪命题,而他否定前置仓的理由有三点,分别是客单价上不去、损耗率下不来、毛利率难保证。在他看来,资本进来以后,通过补贴去争夺市场是不健康的。供应链再造、流程优化、全球采购、差异化的竞争,这才是做生意的真本事。2021年,盒马正式关闭了所有的前置仓业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前置仓模式虽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问题,但是仓储面积较小,导致SKU太少,很难满足用户多方面需求;配送模式太重,对人力成本要求太大;更由于没有门店,流量获取成本过高。

  然而,模式之困并非每日优鲜一家所面临的问题。事实上,生鲜电商玩家们都面临着相似的难题:摸索至今,仍依赖外部进行输血,自身盈利困难、造血困难,倘若资本撤离,尚不可知能熬多久。

  每日优鲜崩溃已成定局,而每日优鲜的现在,是否就是生鲜电商的未来?生鲜电商能否还可以讲出新故事,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