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与天齐锂业呛声,90%锂回收率是现实还是虚妄?

2022-07-27 19:06 中国汽车报阅读 (17630) 扫描到手机

  近日,宁德时代与天齐锂业这对上下游老冤家的“隔空互怼”引来众多围观。

  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一句“锂的回收率达到了90%以上”,引发锂矿板块股价大跌。随后“锂王”天齐锂业疑似隔空“回怼”,称锂回收理论上可以,在商业上还无法大规模回收再利用,并认为宁德时代的锂回收率“实验室应该能做到,但是商业上还没见过”。

01

钱都去哪儿了?

  为何两大巨头在锂回收上呛声?其背景是近两年电池上游原材料的价格暴涨。以碳酸锂为例,2020年约为4万多元/吨,自2021年以来一路暴涨,其中电池级碳酸锂从2021年初的7.2万元/吨持续上涨到如今的约48万元/吨。中信证券、中国银河证券等机构还预测,锂价全年将维持高位运行。

图片来源:野天鹅网

  原材料价格的暴涨,直接影响到了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也使得动力电池大会变成了吐槽大会和诉苦大会。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叫苦连天,抱怨钱都被电池厂商赚去了,还自嘲自己是给宁德时代打工。对此,曾毓群表示动力电池涨价的锅他不背,是由于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所致,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也称,宁德时代在盈利的边缘挣扎。

  在新能源这条产业链上,目前可能只有上游的锂矿商们赚得“盆满钵满”。据统计,目前A股锂矿概念企业披露的2022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普遍向好,净利润均实现同比大增。其中,天齐锂业预计,集团上半年净利润将为96亿~116亿元,同比增长超110倍。赣锋锂业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将为72亿~90亿元,同比增长4~5倍。

  相比之下,电池厂商利润受损。因原材料价格暴涨等多方面影响,今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增收不增利,净利润下滑了23.6%。整车厂商也备受冲击,今年以来特斯拉、小鹏、比亚迪等车企纷纷涨价。

  为了应对原材料涨价,除了自己挖矿外,电池回收也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曾毓群在会上强调锂矿资源丰富且锂回收率在90%以上,也是在向上游厂商施加压力。受此影响,当日锂矿板块大跌,天齐锂业跌超7%,赣锋锂业跌超5%。

02

技术可行,现实难达

  那么,宁德时代所说的90%以上锂的回收率是否可行?

  据了解,宁德时代于2015年投资了动力电池回收企业广东邦普,布局电池回收业务。耗资320亿元投建的宁德时代邦普一体化新能源产业项目,主要目的在于“掘金”废旧动力电池,已经于2021年12月开工建设。广东邦普此前声称,通过“定向循环”技术,废旧电池中的核心金属材料综合回收率可达到99.3%以上。

  另外,今年7月初,电池回收企业格林美在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该公司的锂回收率可以达到90%以上。

  对此,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技术上来讲,大企业的技术和设备比较先进,对废旧电池进行处理,锂的回收率达到90%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至于中小企业的技术和设备可能达不到。”

  中国北方车辆研究所动力电池实验室主任王子冬则告诉记者:“邦普公司是专门做回收的公司,有提锂技术,但是能不能达到90%不好说,因为评价标准不一样。”

  中汽数据有限公司回收利用研究室室主任李龙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了类似问题。据了解,目前废旧电池回收一般采用破碎-分选-热分解-再分选-除杂-沉淀-置换的步骤,其中在经过再分选步骤后得到的黑色混合物,一般称为“黑粉”,而从整块废旧电池到黑粉会有一定损耗,计算回收率时根据所选用的参考对象是整块废旧电池亦或黑粉,得出的数值是不一样的。

  王敬忠告诉记者,从行业角度来看,使用了多少锂,产生了多少废旧电池,最终回收提取出了多少锂,通过大数据计算可得出回收率。“如果将废旧电池全部收上来,锂的回收率可以达到很高,问题是至少一半以上的废旧电池被小企业、个体户等收走了,他们或自己处理,或卖给其他企业,现在锂的价格很高,稍微处理就能赚钱。这样一来,行业整体的回收率并不高。”他说。

  这一问题不止出现在中国。事实上,今年3月,欧盟通过的《新电池法》对于电池回收率也提出了新要求。其中,到2026年,锂回收率将从35%提升至70%,到2030年提升至90%。从中可以看出,当前欧盟境内锂的回收率并不高,以此类推中国,恐怕行业水平也不会差别太大。

  也就是说,从技术角度来看,宁德时代、格林美等企业所说的锂回收率达到90%以上是很有可能的,但或许只有大企业能做到,且单一企业水平并不代表行业水平。天齐锂业称商业上还无法大规模应用,指的可能并不是技术,而是当前电池回收机制还不成熟,各家企业水平参差不齐,从而大大拉低了整个行业的回收率水平。

03

远水难解近渴

  回收率高低暂且不说,但可以肯定的是,电池回收必然是一门好生意。在此次大会上,中国工业节能与清洁生产协会新能源电池回收利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王震坡表示,未来5年,动力电池平均每年退役量将达到20GWh~30GWh或16万吨,到2026年累计退役量超过142.2GWh或92.6万吨。

  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以看出,电池回收商业价值巨大。正因如此,近年来,宁德时代、大众集团、宝马等各方资本都在加速布局。

  政府主管部门也持明确支持态度。在大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张云明表示,将加快培育一批梯次利用和回收再生的相关企业。

  此外,电池回收涉及的不仅是商业价值,还有法规强制要求。比如,欧盟《新电池法》对于电动汽车动力电池中所使用的钴、铅、 锂、镍四种金属中再生原材料的最低占比提出了相应的要求。到2030 年,钴、铅、锂、镍再生原材料含量占比分别达到 12%、85%、4%、4%;到 2035 年则提升至20%、85%、10%、12%。这意味着,诸如宁德时代、远景动力这样的中国厂商要想在欧盟继续开展业务,则必须保证电池生产所用的原材料,要有一定比例来自回收再生渠道。

  那么,电池回收能否填补锂供应需求?首先看现阶段,通过回收渠道得到的锂在动力电池锂供应中的占比有多少?对此,李龙辉表示,暂时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占比“很小”。

  至于未来,曾毓群表示:“到2035年后,我们循环利用退役电池中的材料就可以满足很大一部分市场需求。”格林美也称:“随着新能源汽车普及率的提高,这个市场成为存量市场的时候,不光是锂,镍、钴的原料同样大部分会来自于循环回收。”一个将时间点定在2035年后,一个要等待新能源汽车成为存量市场,这意味着,短期内电池回收无法填补锂需求缺口,行业整体回收率低是一方面,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扩张迅猛也是重要原因。市场对锂资源的需求量依然在不断增加,中信证券近日也发布研究报告称,锂价短期内见顶回落的概率较低。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