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送到家,美妆小店日均营收破万,即时零售成为新风口?

2022-06-27 16:4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2049)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要不是即时零售,我的美妆日化店可能早就倒闭了。”一年多的外卖骑手经历,让济南小伙陈浩找到了美妆零售店的新模式。从险些关门倒闭到日均营收过万元,即时零售让他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红利。

  当前,可能面临的物流中断、小区封控,或者特殊场合的紧急需求,即时零售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选择。

骑手窥见商机,抢滩即时零售

  粉底液、洁面巾、眼霜、水乳、防晒霜……接单、配货、把商品打包交给骑手……凌晨1点,陈浩还在店里忙活。虽然难免疲惫,但每每听到接单提醒的第一时间,陈浩便恢复了干劲。

  今年以来的每个周末,陈浩经营的“惠尔美化妆品店”都是生意爆满。“很多来济南出差、旅游的人会在晚上下单,顺应这个消费趋势,我们也做起了24小时营业。”

  2008年,陈浩从淮北来到济南闯荡,开了一家线下美妆店。起初,他的小店生意红火,收入可观。但到了2015、16年,随着电商的普及,线下美妆护肤市场受到冲击,陈浩的店铺也门可罗雀。

  为了缓解房租和员工工资压力,陈浩将店铺转交给亲戚打理,自己则通过做骑手等方式维持现金流。

  一年多的骑手经历,让陈浩看到了新的商机。他发现,除了餐饮以外,逐渐有年轻人通过外卖购买其他商品。“既然有这么多人有即时订餐的需求,那么美妆护肤商品是不是也可行?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等上几天才收到货。”

  于是,陈浩成了济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7年,零售和互联网行业尚未普及即时零售的概念,主流平台美团闪购也还没有开发美妆护肤品类。陈浩为此找到美团的业务员商洽,又做了几个月的调查研究,终决定丰富选品,通过超市的形式,主售美妆,兼带日用百货。

  刚开始,用户不知道可以通过美团等平台下单急需的用品,但随着知晓和搜索关键词的人越来越多,陈浩店铺的订单量也水涨船高。3年的时间,其月销量从0增加到了3000单。

  2020年起,受疫情影响,连接本地供给和本地消费的即时零售模式,成了畅通城市供需的主要通道之一,陈浩的“商业眼光”也终于得到了印证。“要求线上下单、快速送达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复购率特别高。”他总结认为,“消费者的习惯是不可逆的,习惯了30分钟送到手,谁还愿意去等几天的时间?”

▲今年以来,每天有超过100笔订单从这间50平米的小店发出,由骑手送至济南的大街小巷。(摄影:陈浩)

  借助即时零售的兴起,小店的订单量飞涨。截至目前,这个50平方米的小店,已经实现了日均营业额过万。

“即时需求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多年的起起伏伏间,陈浩总结了一套自己的生意经。在线上平台买美妆日化用品的顾客,多半是着急使用,很大一部分不会太考虑价格因素,质量好才是关键。

  “带字母的丝袜,美甲、发胶、衬衫、旅行小样……”看似不起眼的货品,却能在某个时间段卖脱销。比如店里的美甲套餐,在近一年里就卖了3000单。

  在陈浩接触的顾客中,大部分人都希望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立马派上用场。

  五一假期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位男性顾客大清早打来电话,询问店里是否还有衬衣。陈浩挺纳闷,都超出了配送范围,直接去店里买岂不是更方便?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位顾客当即花了40元请一名跑腿小哥来到店里,专门取这件单价70元的衬衣送到了公司。

  陈浩猜测,可能是顾客急需用,来不及去实体店,所以就让跑腿来买了。“有些公司要求穿正装上班,还有一些特定场合,比如面试、开会、拍证件照等也都需要穿着正式一些,所以这个衬衣卖得特别好。”

  “消费者即时需求这块的想象空间还很大。”陈浩判断。据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即时零售模式迅速发展。而美团闪购等主流即时零售平台,主要是依托实体零售门店发展业务。因此,包括陈浩店铺在内的各类实体店,成了零售变革的受益者之一。

▲随着即时零售的迅速发展,消费者已习惯在闪购平台上购买急需用品。(摄影:刘辰)

  高歌猛进的同时,陈浩也察觉到了市场压力。今年以来,由于消费趋势的变化,商超便利渠道、美妆护肤品牌等先后进入了即时零售领域,消费者的选择空间越来越大。

  “现在也得时刻紧绷心弦。”陈浩说,一不留神,竞争对手就悄咪咪地上线大促,争抢新用户。

  “闪购这桩生意越来越有挑战了,但给自己打工心甘情愿,浑身来劲。”陈浩称,自己除了现有的生意外,也在琢磨上新一些差异化的商品,不断学习创新。此外,他还计划扩充自己的生意范围。

  “江苏一些地方很有市场潜力,我寻思着有机会去那块开店。”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