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爆表 刷新40年来纪录!世界最大央行:误判了……

2022-06-20 15:30 新华社阅读 (19062)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通胀爆表,刷新40年来纪录!世界最大央行:误判了……

  “市场正在死给美联储看。”市场人士看似调侃的一句话,却道出了当前很多美国投资者的无奈。

  当地时间6月16日,美国三大股指继续暴跌,其中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跌幅超过4%,标普500指数下跌3.25%,均已进入技术性熊市;由蓝筹股构成的道琼斯指数跌破3万点关口,接近熊市。

6月16日,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新华社发 郭克 摄

  6月15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决定上调联邦基金利率75个基点,至1.50%-1.75%目标区间,并且继续按计划缩减资产负债表,回收流动性。

  75个基点的“暴力加息”,符合近一周以来市场的预期,但显著超出一周前的市场预期。这是因为,6月10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美国消费物价指数再度爆表,8.6%的同比涨幅不仅超出市场预期,也刷新了1981年12月以来的通胀纪录。

  此前,美国4月份通胀同比上升8.3%,较3月8.5%的增幅有所回落,不少市场人士认为,通胀已经见顶。但5月再度走高的通胀数据让“通胀见顶论”破灭,也让世界最大经济体开始进入堪称史诗级的加息周期。

  作为世界最大央行的美联储加息,世界各主要经济体跟着紧张。高企的通胀率和猛烈的紧缩举措,不能不给资本市场带来剧烈调整。

鲍威尔的误判

  “如果当一回‘事后诸葛亮’,还是早点加息更好。”这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期的表态。

6月1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2021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鲍威尔一直是“暂时通胀论”的倡导者。在这一年3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未来几个月的通胀水平预计比较高,但这将是暂时的。美联储当时发布的经济指标预测显示,对2021年通胀的预测值为2.4%,明年回落到2.0%。

  直到2021年11月初的美联储议息会议,鲍威尔依然坚持“暂时通胀论”,不过对通胀水平的乐观预期开始收敛。在会议声明中,美联储对通胀高企的表述由“暂时性因素”改为“预计是暂时性因素”。

  真正的转变出现在11月30日。鲍威尔在国会听证会上承认,尽管他预计2022年通胀将“显著”减弱,但将价格压力描述为“暂时”已不再恰当。

  在鲍威尔坚持“暂时通胀论”的过程中,美国经济界出现了以劳伦斯·萨默斯为代表的“通胀威胁论”,二者争辩不休。

  劳伦斯·萨默斯当过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他从2021年上半年起就屡屡提示通胀“有失控风险”,似乎与鲍威尔唱“对台戏”。

  他说,美国大规模的货币和财政刺激,加上经济的重新开放,将带来相当大的物价上涨压力。他批评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给市场带来“危险的自满情绪”,并警告美联储未来可能被迫进行“条件反射式”加息。

  当白宫和美联储的很多人都在说通胀温和可控时,萨默斯显然是民主党同僚中少有的“有个性”的人。

  很快,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也加入了批评者的队伍。他认为,美国通货膨胀率面临显著攀升的持续风险,“尽管一些推升物价的因素可能是临时性的,但政府债务累积和其他深层压力,可能使通胀率长期高企”。

  通胀猛如虎。去年以来,美国物价水平加速上行,已经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尤其是低收入群体。

  2021年12月初,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在圣诞购物季开始之际,45%的美国人表示由于物价上涨而遭遇了经济困难。不同收入水平的消费者感受是不一样的,价格上涨对低收入家庭的影响尤其明显。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的美国家庭当中有71%表示,物价上涨导致他们遭遇经济困难;中等收入家庭当中,47%表示遭遇经济困难;在高收入家庭中,这一比例为29%。

  受通胀影响的还有拜登政府。高通胀严重削弱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共和党借势猛烈抨击民主党。在今年秋季的中期选举中,拜登和民主党人面临不利局面。

加息会驯服通胀吗

  本来,维持物价稳定是美联储的核心目标和任务之一。鲍威尔的误判,是对经济和物价形势认识不清,还是受到了美国政客的左右?

  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与财政部长耶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等人在白宫会晤,重点讨论通货膨胀问题。拜登表示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耶伦甚至不止一次承认自己之前对通胀形势存在误判。显然,“通货膨胀是美国当前的首要问题”,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和联储的共识。

6月14日,在美国华盛顿,一名女子提着购物袋走出一家食品超市。新华社发 沈霆 摄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是,美联储加息到什么程度才能驯服通胀?

  当下,通胀形势严峻,美联储与市场似乎都在做“最坏的打算”。多数分析认为,年内美联储加息至3.5%左右是可能的。不过,美联储也不是无所顾忌,需要在“急刹车”的同时,考虑经济是否会陷入衰退泥潭,或者经济衰退是不是必然成为驯服通胀的代价?

  由于现在的通胀水平逼近上世纪80年代初,于是人们很自然想到了沃尔克的名字。沃尔克是谁?1979年美国通货膨胀高达13%时,保罗·沃尔克开始担任美联储主席。在他的领导下,美联储放慢货币供应的增长速度,并大幅提高利率。这些政策导致美国1982-1983年的经济衰退,然而通货膨胀却得到有效的控制。

  这不仅为沃尔克赢得了声誉,也为发达经济体进入此后多年低通胀的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然而,在抗击通胀最紧张的时刻,沃尔克自称“被绑上桅杆”,付出了极大勇气。

  但只要有勇气提高利率就能解决问题吗?恐怕未必。目前,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突破30万亿美元大关,约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倍。美国的利率中枢每上升1个百分点,联邦政府要增加数以千亿美元计的利息支出。如果联邦基金利率升至1980年代初的10%以上,对美国政府来说同样是一场噩梦。

  去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将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调高2.5万亿美元,至31.4万亿美元,暂时避免政府债务违约。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警告说,日益沉重的债务负担和更高的通胀率可能增加财政危机风险,削弱市场对美元的信心。

4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美联储大楼。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不只是货币因素

  “通货膨胀是引起物价长期普遍上涨的一种货币现象。”这是对通货膨胀的典型解释。

  通货膨胀是一个货币现象,往往是货币超发的结果,这一点在美国当前的物价上涨中体现尤为明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美联储“直升机撒钱”模式,造成流动性泛滥,人们在享受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上涨的同时,也在推高物价水平。

  然而,美国这轮通货膨胀又不仅仅是货币因素造成的。就美国5月份8.6%的综合物价涨幅,美国有机构做了量化分析,认为主要因素分别是俄乌冲突直接或间接推高商品价格、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供应链紧张以及居住价格上涨等。

  美国领导的北约不断东扩、压缩俄罗斯地缘政治空间,并不断“拱火浇油”,最终引发俄乌冲突。危机爆发后,美国及其盟友多次发起对俄罗斯制裁,冲击全球粮食和能源市场,推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

  此外,美国近年来高举保护主义大旗,掀起全球化逆流,特别是对中国极限施压,严重扰乱了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

  这能怪谁呢?只能说是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酿的苦酒自己喝”。

  学术界认为,通货膨胀的结果往往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如果考虑到俄乌局势,这个解释就更容易理解。美国通过输出武器,军火商们大赚一笔,但是随之带来的通胀后果需要普通美国人来承担。

5月11日,顾客在美国纽约一家超市购物。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房价是把“双刃剑”

  伴随着物价上涨的,还有房价。美国房价在3月份创下历史新高。徘徊在接近历史低点的抵押贷款利率助长了购房需求。

  美国经纪商网站3月31日发布的月度住房趋势报告显示,美国的房价中位数为405000美元,破纪录的中位数价格比2021年3月上涨了13.5%。

  主要衡量大城市房价水平的凯斯-席勒指数显示,今年3月美国20个大城市房价综合指数同比上涨21.2%,创35年来最大同比涨幅。

  房价涨完房租涨。根据经纪商网站的数据,美国房租增速达到了两位数。

  相关研究显示,消费物价构成中的住房成本,不仅不太可能迅速下降,而且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增长。目前,私营部门租金涨幅仍为16%,到2022年底,住宅通胀可能会接近7%,对核心通胀率的贡献接近3个百分点。

  根据抵押贷款银行家协会的数据,2021年美国购房贷款发放规模高达1.61万亿美元,住房按揭贷款存量大约有11万亿美元。利率每升高1个百分点,美国家庭为房贷要多支付1000亿美元的利息,而且新的购房需求也会受到影响。

  人们不会忘记,2008年的次贷危机,可就与按揭贷款有关。历史未必重现,但习惯了低利率环境的人,面对利率陡然上升,还是要系好安全带。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