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登拍卖台仍无人问津,农商行股权缘何不吃香

2022-06-16 16:04 北京商报阅读 (340248) 扫描到手机

农商行大额股权拍卖仍在持续。6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已有包括广州农商行、山西尧都农商行、大兴安岭农商行、辽宁鞍山农商行、河北临西农商行、甘肃陇西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的上千万股权登上京东司法拍卖平台等待拍卖。

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晋商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山西尧都农商行7480万股股权将于7月14日首登拍卖台。该笔股权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查封,现该院对其进行处置,起拍价为7479.997万元,相较于评估价打了7折,折合每股拍卖价格约为1元。按照山西尧都农商行2021年总股数33亿股计算,晋商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这部分股权占比约为2.27%,不属于该行前十大股东。北京商报记者就股权拍卖情况致电山西尧都农商行,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山西尧都农商行只是农商行大额股权拍卖的缩影,根据京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广州农商行、大兴安岭农商行、辽宁鞍山农商行、河北临西农商行、甘肃陇西农商行、甘肃张掖农商行、甘肃临洮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也有上千万股股权即将迎来首拍、二拍甚至变卖。

以大兴安岭农商行为例,五大连池宝泉啤酒饮品有限责任公司持有该行两笔股权均将于6月18日进行二拍,股权合计4500万股,相较于评估价打了9.6折。

谈及农商行大额股权频频登上拍卖台的原因,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主要是国内外经济不确定性增大叠加疫情影响,不少银行股东出现经营困难被迫拍卖股权偿还债务。

从上述农商行股权拍卖价格来看,整体降价幅度并不明显,除个别二拍、变卖股权以6折出售外,一拍股权普遍打了9折甚至以原价出售。例如,甘肃陇西农商行两笔1985.23万股股权、1000万股股权均以评估价3133.23万元、1820万元出售。

按照评估价出售银行股权拍卖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产业经济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认为,股权拍卖的评估价主要以银行净资产为依据,除非银行资质非常好,否则按照评估价的价格出售,首拍成功的几率相对较小。

结合此前农商行大额股权拍卖情况来看,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河北正定农商行、广东佛山农商行、福建莆田农商行在2022年均有上千万股股权拍卖,但都是二拍成交,且第二次拍卖的起拍价较评估价打了5折至6折。

为何上述农商行普遍一拍成功率不高?廖鹤凯表示,一般而言,影响股权拍卖成功率的因素有银行经营状况、股权可流通性、潜在风险大小、定价等。在目前大量上市银行股价“破净”的情况下,农商行普遍一拍成功率不高也不足为奇,拍卖的农商行股权大多为未上市银行股权,信息披露不完善不透明、经营状况不佳、不良率高企、潜在风险可能更大、未来经营状况很不明朗等,均是可能导致拍卖这类股权不成功的原因。

“农商行不属于高盈利行业,整体不具备特别强的吸引力,但如果农商行能够长期保持经营、业绩的稳定性,对于部分长期投资者而言仍会产生一定的吸引力。”王剑辉表示,此外,农商行在合规经营方面相对较弱,若能在此方面有所提升,股权价值则能够更容易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