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家年报“难产”上市公司众生相:疫情背锅、审计罢工 、董事离职......

2022-06-10 17:34 界面新闻阅读 (23325) 扫描到手机

  疫情背锅、审计所罢工 、董事集体离职、不服审计所,种种问题导致年报难产。截至6月9日,A股超4800家上市公司中,逾期披露年报、未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达12家。

  这12家上市公司“体量”均不大,市值最高者为退市环球超100亿元,最小者市值仅为1.27亿元,6家属医药生物行业。

  12家公司多存在诸多问题,其中有5家公司处于风险警示状态,12家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多为亏损状态。

  注册地及办公地均在吉林的2家上市公司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年报“难于见世”。

  5月17日,紫鑫药业(002118.SZ)发公告称,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年度报告的编制及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

  4月29日,吉药控股(300108.SZ)发公告称,因吉林省疫情的原因,公司无法在2022年4月30日前即法定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

  业务在上海的太安堂(002433.SZ)、退市环球(600146.SH)则称受上海疫情影响,无法按期出具年报。

  其中,太安堂4月30日发公告称,因公司在上海成立注册并运营的全资子公司有上海金皮宝制药有限公司、上海太安堂医药药材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的六家子公司主要经营地位于上海市,由于上海市为此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暴发的重灾区,受上海市严格的疫情管控措施影响,自2022年3月进入管控和封闭状态,截至2022年4月30日未获得全面解封,其生产经营受到很大冲击,除上海外,全国其他地区也不同程度地受到疫情的影响,2021年度年报审计也受到较大程度影响,导致审计涉及部分重要审计证据如函证、资产盘点等不能及时完成,中兴华事务所未能如期完成必要的审计工作,中兴华事务所无法在2022年4月30日前出具公司2021年度审计报告,公司也无法如期对2021年年报进行披露。

  但事实究竟是否如此?根据界面新闻统计,办公地址在吉林的上市公司达37家,比如 ,长春高新(000661.SZ)、一汽解放(000800.SZ)、吉电股份(000875.SZ)等30余家公司均能按期出具年报。办公地在上海的上市公司达468家,数百家上市公司也能按期出具年报。

  前述4家上市公司,1家净利亏损,1家净资产为负,1家即将退市,1家处于破产重整期。

  太安堂2021年归母净利亏损约8亿元。

  吉药控股2021年前三季度净资产为负,约-2.75亿元,公司4月30日称,预计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

  退市环球已进入退市整理期,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为2022年6月23日。

  紫鑫药业6月1日发公告称,公司已于2021年11月申请重整,截至当前,法院尚未裁定受理本次破产重整申请。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公司将及时披露有关的进展情况。

审计所罢工,董事离职,怕背锅?

  前述4家公司将年报难产归咎于疫情,而有的公司,其年报则是因审计所、董事的集体罢工而难以披露。

  作为“河南最大的医药集团”之一的ST辅仁(600781.SH),4月25日称公司上任审计机构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工作安排无法继续承接,于2021年12月18日辞任(未开展公司2021年度审计工作)。这家辞任的审计所在其公司官网上称,自己目前是中国前20强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目前已有上市公司客户近40余家。

  在年报披露的关键期,ST辅仁在3个月后才找到愿意接手的审计所,这离年报披露日只余1个月时间。

  2022年3月21日,ST辅仁才聘请到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为公司2021年年度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及关联方资金往来审计机构。新任审计机构深圳旭泰会计师事务所因受国内新冠疫情防控出行限制和审计工作的安排影响,截至4月25日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公司可能存在无法在2022年4月30日前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的风险。

  6月1日,ST辅仁因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

  ST辅仁因年报被点名不是第一次了。其在2019年年报及2020年年报分别被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和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上交所指出,ST辅仁涉及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预计负债、应收账款、持续经营能力等多项风险至今仍未消除。

  ST辅仁因审计所罢工,面临被立案的下场。ST柏龙(002776.SZ)则因多名董事集体辞职而年报难产。

  4月29日,ST柏龙发公告称,公司于2022年4月20日公告,由于公司4名董事陈伟雄、陈娜娜、江伟荣、黄莉菲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公司董事会无法正常召开会议并形成决议。截至4月29日,公司尚未完成董事补选工作。根据深交所规定“公司定期报告内容应当经董事会审议通过,未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的定期报告不得披露。”

  董事“集体逃跑“的背后是公司基本面面临较大风险。 ST柏龙违规将4.7亿元银行理财产品为供应商借款提供质押担保,由此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除此之外,ST柏龙还存在最近一年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鉴证报告,公司股票将被叠加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5月31日,因公司涉嫌未按时披露年报,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不服审计所

  延安必康(002411.SZ)、*ST邦讯(300312.SZ)二者与审计机构未达成一致,导致年报难产。

  4月30日,延安必康称,因在重大事项上与年报审计机构未能达成一致,导致公司在定期报告编制中遇到困难,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

  延安必康为何与审计所”不和?这背后怕是公司早已藏污纳垢。

  首先是2021年业绩大变脸,2021年11月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称2021年归母净利润9.50亿元至10亿元,但到了今年4月29日,延安必康发布2021年度业绩快报暨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未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沟通)为-8.79亿元。

  其次因涉嫌虚假陈述,今年5月至今延安必康卷入多起来自投资者的诉讼,已合计被一审判决赔偿投资者金额3160万元。除此之外,公司存在资金占用且情形严重的问题,6月8日,延安必康发布了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披露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在2015年至2022年1月间,资金占用及归还情况,日最高占用余额达27.46亿元。

  同为“难兄难弟”,4月28日*ST邦讯称,公司因在重大事项上仍未与年报审计机构达成一致意见,导致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未能按原计划披露。

  ST邦讯称,前述事项将可能导致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从而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0.3.10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三)项之终止上市条款,公司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6月2日,ST邦讯收到监管层发布的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在A股最后一个交易日为2022年7月1日。

  与延安必康、*ST邦讯相比,未来股份(600532.SH)显得与审计所更配合一些。

  4月30日,未来股份称,公司定期报告所涉及的部分信息准确性、完整性暂无法核实,需进一步梳理清查;会计师审计报告所涉及事项无法在短时间内核实、说明。待相关事项核实后再对外披露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

  但自2002年上市以来,未来股份已经四次更名三换主营业务。上市公司原本主营煤炭、化工品精对苯二甲酸两个类别的贸易业务。2020年底,未来股份开始布局医疗领域,主营业务变为“医煤双修”。近两年,公司业绩并不理想,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实现营收6.97亿元,同比下滑75.96%;亏损0.17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4月27日,公司发公告称,公司在编制和配合审计2021年年度财务报告过程中,发现以前期间存在会计差错,应当按照相关规定追溯重述更正前期的重要差错,需追溯调整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致2020年年度报告货币资金减少6亿元,预付款项增加6亿元。

  面对监管层关于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事项的监管问询,6月8日公司发公告称,再次延期回复上交所。

  需要警惕的是,对于年报难产的上司公司而言,若公司在股票停牌两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交易所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若公司在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能披露过半数董事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2021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交易。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