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突围的读书郎 这次IPO能“上岸”吗?

2022-06-10 17:35 未来网阅读 (14884)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三次突围的读书郎,这次IPO能“上岸”吗?

  “小嘛小二郎,读书就用读书郎。”熟悉的广告语响起,成立23年的读书郎,如今收拾心情再战,第三次冲击港股市场。

  教育硬件市场强邻环伺的环境下,前有科技巨头科大讯飞、网易有道、字节跳动等跨界入局;后有作业帮、猿辅导等教育行业双减政策后火速转身进军硬件市场;曾经的点读机时代读书郎的对手优学天下等也纷纷IPO准备登陆资本市场……近日,读书郎再度更新招股书,冲刺IPO,这家老牌企业有多大胜算?

成立23年,三次IPO

  官网显示,读书郎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专注于为中国的中小学生、其家长及学校教师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各种嵌入全面数字化教辅资源的智能学习设备。

  5月18日,“读书郎”品牌母公司读书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记者注意到,这已是读书郎第三次递表。此前曾于2021年4月和11月先后向港交所递交申请材料,但均因未能在6个月内通过聆讯而自动“失效”。

读书郎官网截图

  根据其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2021年读书郎实现营收8.13亿元,同比增长10.79%,其盈利能力也从2019年开始大幅提升。2021年净利润为8220万元,虽较去年同期下滑10.7%,但净利润率仍维持在10%以上。

读书郎招股书营收、净利润数据一览。未来网制图

  但记者也注意到,虽然业务增收,但是利润却远不如前。招股书显示,读书郎毛利也从2020年的2.02亿元,下降到2021年的1.69亿元。毛利率由27.5%降至20.8%。

  此外,读书郎也正陷入现金流吃紧的尴尬境地。根据已公开的招股书,2021年读书郎经营活动所得净现金流量为-0.40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8亿元下滑134.30%,由正转负。

  对于毛利下降的原因,招股书解释称“主要由于原材料成本和营销开支变动。疫情影响下,全球生产活动中断,以集成电路、显示屏为例的主要原材料在全球范围内暂时短缺,导致原材料成本增加。”另外,招股书显示,读书郎2021年的原材料成本为5.65亿元,同比增长31.53%。

  而原材料的短缺,一方面导致部分智能学习设备延迟交付,客户由此减少采购量。2022年1月到4月,学生个人平板订单总额因此被取消650台,对应的订单金额约90万元,对业绩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造成原材料价格和存货水平上涨,让利润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浏览读书郎产品,未来网记者发现其产品单价并不便宜。与市面上智能学习平板千元级的高性价比价格区间相比,2000元至5000元价格区间令读书郎显得格格不入。

  对比功能,除护眼、不能安装网游、家长随时监管等儿童友好模式外,可以产生差异化的就是平板内嵌的教辅课程。这似乎也是家长愿意购买读书郎的原因之一。

  招股书显示,读书郎公司为此组建了一支庞大的教辅资源研发团队,截至2021年末其研发团队包括248名内部员工以及201名第三方研发人员。读书郎提供的教辅资源分同步数字化教辅学习资源、培优学习资源、特色学习资源三类:。同时,为打造产品特色,2017年公司专门成立了“读书郎教育研究院”,同年推出了“双师直播课”。

  招股书显示,2021年读书郎支付生产及教辅人员的薪酬3000万元,同比增长15%;支付内容授权费1700万元,同比增长21%。以上两项成本增速均超过公司营业收入增速。

  2021年7月,“要求只有获得办学许可证及其他必要批准的非盈利机构,才能提供学科类直播课程,但不得在节假日及工作日晚上9点后提供这类课程”的双减政策出台,让“并不属于能够提供学科类直播课程的‘白名单’机构”的读书郎措手不及。

  招股书称,为符合监管要求,公司自2021年8月起停止提供直播课程,同时彻底审查公司的网络平台及移动应用程序,以取消对任何直播课程的访问。

  但读书郎并没有放弃教辅这块“肥肉”。招股书显示,为了继续满足用户的学习需求,公司在停止提供直播课后,一直在制作相关的录播课资源(注:录播课形式目前被监管机构允许),过去的直播课用户会收到通知并重新导向到相应的录播课资源。

  未来网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某电商平台读书郎旗舰店客服,其表示,直播课之前是有的,现在已经下架了,目前只能通过家长自己下载教材进行学习。

某电商平台读书郎旗舰店客服

  值得注意的是,读书郎直播课的质量也褒贬不一。2021年3月,曾有网友曝光三年级网课出现的错误教学,“192千克的箱子总承重却装不下180千克苹果”,引发热议。而在该网课教师的制服上,印着明显的“读书郎”标签。

  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读书郎一方面将大力拓展经销商尤其是注重渠道下沉,开拓三线城市以下市场。另一方面,读书郎将加大设备的研发力度,未来三年计划招聘包括硬件和软件开发工程师在内的80名、180名和240名技术开发人员。目前,读书郎研发人员只有121名。可以看出,在内容优势被削弱的情况下,读书郎正试图增加设备的功能,希望以此重构护城河。

  研发减少、现金流吃紧、饱受“缺芯”之苦以及双减政策带来持续阵痛……事实上,这仅仅是“内忧”,读书郎还面临的不小的“外患”。

智能教育硬件市场各方割据,读书郎能突出重围吗?

  智能硬件市场早已不是步步高、读书郎的天下。

  根据IDC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学习机行业发展现状与竞争格局分析》报告,仅以天猫商城统计的51个品牌交易换算金额数据,2020年市场份额排名前三的依次为步步高(32.65%)、优学派(9.97%)和读书郎(8.81%),小霸王(6.45%)和科大讯飞(5.73%)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

  网易有道CEO周枫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2022年是智能教育硬件的拐点之年。

  事实上,双减政策之后,互联网大厂、教育及科技企业的纷纷入局,快速跑马圈地。科大讯飞、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华为等一批头部科技公司也已在教育硬件领域有所布局;紧随其后的好未来、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等教育机构也纷纷转型教育硬件,利用自身天然的教育基因赋能硬件。而老牌硬件赛道也不甘示弱,步步高、优学派、小霸王、快易典等也在加速发力。

  根据多鲸教育研究院《2022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行业报告》显示,新型教育智能硬件市场扩张迅速,整体稳步上升。并预测2019年至2024年行业年复合增长高达26%,预计到2024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过千亿元。。

  目前,智能教育硬件行业已辐射多个教育场景,出现了包括学习机(平板、电脑)、翻译机(笔)、点读机(笔)、智能手表、电子词典、错题打印机、智能台灯以及家教机器人等多中产品类型的硬件。

  相比之下,读书郎产品相对单一,只有学习机(平板)、点读笔、智能手表等产品。这一点也反映在招股书中,其营收高度依赖于单一产品和单一渠道。截至2021年,学生个人平板在总收益占比高达86.7%;来自线下经销商收入在总收益占比,近四年最高达91.7%。

  而第二大业务是销售以教育智能手表为主的“可穿戴产品”,2021年营收5370万元,占比6.6%。上述两大业务均面向C端市场。

  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智能硬件被给予厚望,主要还是因为其背后商业价值的想象空间。”可以看到目前市场上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包括学习机、平板、台灯、手表等。从形态上来看,还是以市场营销为核心竞争力,这种竞争相对低端,缺乏技术迭代,靠翻新产品的形态和更迭,所以行业空间相对比较小,市场竞争性的比较低端,有被替代的可能性的,一方面给赛道玩家提供了空间和机会,另一方面也对其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

当然IPO并不容易,竞争对手优学天下的案例似乎可以借鉴。2020年底,优学天下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招股说明书指出优学天下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教育平板电脑,虽然优学天下目前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但与其竞争对手步步高、科大讯飞相比,但其核心竞争力并不强,产品研发投入不高,其贡献营收的主力就是靠优学派产品。此次IPO公司将拟募集资金将用于教育平台升级建设、技术研发等

  2021年底,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对优学天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今年4月深交所官网显示,深圳市优学天下教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递交了申报稿,申请在创业板上市,目前正处在“已受理”的状态。此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4.86亿元,用于“基于知识图谱的个性化教育平台升级建设项目”、“应用于教育的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营销中心及品牌建设项目”。

  而优学天下的创始人唐本国也系诺亚舟的创始人之一,公司报告期内利润大多来自政府补助,且大客户中还存在着亲友的身影。也被网友戏称,拉着“亲友团”冲击创业板。

  巨头环伺的智能教育硬件市场,竞争力不强、研发投入弱……读书郎若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仅靠上市救火,似乎并非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