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所首个立案调查来了!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生物谷变“绝望谷”?

2022-05-26 22:3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2658)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许耀文

  北交所出现首个被立案调查的公司!

  5月24日,生物谷(833266.BJ)发布公告,因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金沙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沙江投资”)、实际控制人林艳和立案。生物谷成为北交所开市以来首家被立案调查的上市企业。

生物谷被立案调查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生物谷第一次被负面消息缠身。近一个月以来,生物谷多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股价也因此大起大落。

  此次生物谷被立案调查,再次敲响了企业信息披露的警钟。

话题不断

生物谷股价坐上“过山车”

  4月29日,生物谷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与2022年一季报。

  2021年,生物谷实现营业收入5.66亿元,同比增长25.45%;实现净利润8348.53万元,同比增长11.41%。2022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同比增长24.71%;净利润虽然同比大幅增长94.85%,但仍亏损34.6万元。

  本是寻常的财报披露,却暴露出了资金占用漏洞:生物谷第一大股东深圳市金沙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沙江投资”)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据了解,生物谷控股股东金沙江投资质押生物谷股票182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29%,占其持有生物谷股份的60.97%。实际控制人、股东林艳和质押生物谷股票215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84%,占其持有生物谷股份的100%。而上述股份均质押给金沙江投资的第二大股东海国新动能。

  有业内人士表示,生物谷这一行为实际上是资金占用,同时也增加了公司治理的风险。

  聚焦二级市场股价表现,5月以来,生物谷可谓是一直坐在“过山车”中上下起伏。

生物谷四月以来K线图走势

  5月5日,云南证监局公布对金沙江投资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要求就其行为整改。

  5月6日,生物谷股价持续下跌,报收7.26元/股,创历史新低。

  在之后的6个交易日内,生物谷因千金藤素概念股价疯涨,股价由7.26元/股冲到15.9元/股,其间最大涨幅翻倍,创下了2022年以来股价新高。

  5月16日,生物谷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公司股票最近2个有成交的交易日(2022年5月13日、2022年5月16日)以内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 63.14%。

生物谷股价异动公告

  此后,生物谷股价回调。

  5月20日,生物谷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云南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当日,生物谷股价高开低走,并开始一路下跌。

  5月24日,生物谷被立案调查,股价持续下跌。

  截至今日收盘,生物谷报收8.57元/股,较15.90元/股的股价相比,跌幅达46.10%。

千金藤素爆火

药品停产多年架不住“尬炒”

  5月13日与5月16日,生物谷两次触及“30cm”涨停。究其原因,离不开千金藤素概念的炒作。

  近日有消息称,我科学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的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由此,A股市场随之崛起了炒作千金藤素概念的全新板块,多家上市公司股价一度应声飙涨。

  值得注意的是,生物谷虽具备生产千金藤素片的设备和技术条件,但近年来并未实际生产相关药物。

  生物谷公告,公司于2002年11月16日取得千金藤素片(国药准字 Z20026799)的注册批件,并于2004年4月生产销售,因公司专注于灯盏花系列产品,2004 年后未再继续生产千金藤素片。

生物谷投资者关系活动表

  生物谷表示,公司具备生产千金藤素片的设备和技术条件,且2020年4月28日获得该药品再注册件,药品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5年。由于近两年未生产销售该产品,恢复生产时,需向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现场检查申请,经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场审核合格后方可上市销售。

  对于后续是否有千金藤素片的生产计划这一问题,生物谷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并未做出明确回答。

  财报显示,生物谷的主导产品为治疗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的灯盏生脉胶囊和灯盏细辛注射液等灯盏花系列药品。2021年,两大主导产品的营业收入占总营收的98%,其中灯盏生脉胶囊实现营收3.71亿元,灯盏细辛注射液实现营收1.82亿元。

  是自救,还是被推上风口?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风口财经采访时表示,千金藤素应该是量化基金所为,并非生物谷自己的炒作。

一月内三度问询

北交所对踩红线企业“零容忍”

  眼看高楼起,眼看楼塌了。

  5月24日,因资金占用问题被监管层两次点名、三次询问之后,生物谷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金沙江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林艳和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告知书。

  至此,生物谷成为北交所开市以来首家被立案调查的上市企业。

  风口财经从生物谷获悉,本次立案调查对象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方面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后续会从加强内部控制措施等方面入手,对公司治理进行核查和修订。

  但是这一事件对投资者的影响似乎不小。有投资者表示“千金藤素概念股变‘绝望谷’”,甚至戏谑道“需要购买生脉胶囊进行急救,怕心脏无法承受损失打击”;此外,有不少投资者发起受损股民索赔征集。

  子沐研究的创始人刘子沐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公司治理风险属于道德风险范畴,无法对公司的价值进行预判,也无法对行情进行有效的把控。投资者需要等到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结果出台后,依据调查结果进行维权。

  此外,生物谷的资金占用事件也引发了投资者对企业道德风险的关注。

  企业的道德风险难以判断,通过长期观察才能发现。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风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生物谷一直被列在他的“负面企业清单”中,在长期跟踪中发现该公司存在不小的道德风险。“去年年末,当时还是生物谷股东之一的高特佳医药斩仓离场,说明高特佳医药对生物谷非常失望,间接说明生物谷存在道德风险。”

  2022年,“扩容”对于北交所而言是重中之重的任务。随着2021年年度报告与2022年一季报的披露完毕,将会有一大批资质优良的企业涌向北交所,这也对监管部门提出更高的要求,只有优质企业入市才能有力带动北交所的流动性。

  此次针对生物谷的资金占用漏洞,监管部门的监管深度和广度超出市场预期。北交所一月之内三次问询,展现出北交所市场对于踩红线企业“零容忍”的态度。

  看得见的信披恰恰是道德风险的“避风港”。对此,刘子沐认为,对于监管部门,应该思考对信息披露细则进行升级,强化披露的深度和广度。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