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23家鲁企被证监会“灵魂拷问”,问题出在哪?

2022-05-25 22:46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56945)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谭风敏

  每年年报收官前后,证监会都会对“问题企业”进行灵魂拷问。

  5月24日,身陷“债务危机”的如意集团和身背23.7亿诉讼的ST金正,同时收到了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被“点名”的企业,财报大多不尽如人意。

  风口财经统计发现,截至5月25日,A股384家上市公司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其中,鲁企有23家。

身背“黑历史”企业问询率高

  综合来看,有“黑历史”的上市公司被问询的概率更大。

  风口财经发现,23家被问询的鲁企中,康跃科技和如意集团在此前曾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2021年虽被取消,深交所依旧对其进行问询;因雪松控股债券爆雷事件,其旗下上市公司齐翔腾达、ST雪发被深交所拉入重点关注名单;朗源股份、中润资源、ST金正则是因为涉及诉讼案件金额较大;兴民智通、ST东洋因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被问询;瑞康医药则被发现失去子公司控制权……

  此外,还有4家鲁企因违反深交所上市规则收到监管函,分别是美晨生态、ST东洋、朗源股份、联创股份。

  更有甚者,美晨生态在收到三封监管函的情况下,还发布了《会计差错更正公告》,修正了2015年-2020年的年报。在深交所发布的年报问询函中,着重询问了美晨生态会计差错更正的相关问题。

  提及会计差错更正,投资者往往会想到已退市的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案例,2019年4月30日,康美药业也曾发布《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意图通过这种方式来更改此前财务造假出现的报表漏洞。最终,在证监会的调查下,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罪行昭告天下。

  财税专家马靖昊表示:“会计差错绝不是财务造假的挡箭牌,最大的区别在于是否存在主观故意,会计差错属于非主观故意,比如财务人员采用了不适当的会计政策,对相关事实或信息理解存有疏忽等。从客观后果上来分析,一般会计差错对公众投资者以及社会的危害性较低,而财务造假往往会使投资者出现巨大投资损失。”

  在会计事务所从事过审计工作的张怀明则认为:“会计差错虽然涉及金额较小,在会计从业者眼中也较为常见,但是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更正会计差错往往会导致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信誉的下降。”

盈利指标“污点”企业易被问询

  上市公司财报中的“污点”可大可小,轻则盈利指标下滑,重则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准意见。

  盈利指标下滑,具体表现为归属净利润大幅下降或者连年亏损,主营业务毛利率下滑,现金流量出现异常,导致企业经营稳定性堪忧。

  风口财经统计发现,深交所对10家上市鲁企的净利润下滑进行问询,如*ST雅博、鸿创控股和青岛中程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荣丰控股、中锐股份和ST金正2021年出现巨额亏损,西王食品和如意集团的净利润则出现大幅下滑。

  相较于净利润,毛利率能将问题细化到具体业务种类,也是监管层的关注重点。6家上市鲁企因毛利率异常被点名,如宏创控股有色金属加工业务毛利率持续较低,青岛中程、荣丰控股部分业务毛利率为负,日科化学和未名医药的毛利率则持续下滑。

  如果上市公司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准意见,则无异于被昭告财报的真实性存疑。

  23只被问询的鲁股中,2021年报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有5家,包括联创股份、ST东洋、朗源股份、未名医药和*ST雪发。另外,康跃科技和如意集团于2020年被出具非标准意见,并于2021年被出具标准审计意见,深交所对取消保留意见的合理性提出问询。值得一提的是,这7只鲁股中有6只都被出具了保留意见。

  “财务报表被出具保留意见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审计范围局部受限,且受限的金额占资产或利润总额的30%以下;二是财务报表某一部分存在重大错报,但不至于全盘否定该财报。”张怀明告诉风口财经。

  比如,未名医药审计报告涉及审计范围受限,无法确定长期股权投资及投资收益、控股股东抵债资产价值;康跃科技和ST雪发则是因为未分别对商誉和巨额借款计提减值准备。

  “财务报表被出具保留意见会影响外界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的认可度,对企业银行贷款审核和办理税务检查都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张怀明表示。

应收账款可能隐藏“利润陷阱”

  年报问询函中,有关应收账款的话题“出镜率”极高,7家鲁企的应收账款项目收到深交所问询,包括宏创控股、龙源技术、康跃科技、中润资源、日科化学、朗源股份和如意集团。

  曾在摩根任研究员的吴通告诉风口财经:“每一家企业都会有大量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这也是最方便做假账的部分,一些上市公司为了抬高利润,通过与关联企业进行赊账交易获得大量‘应收账款’,而在下一年度填写一个退货单据就可以对冲这笔款项。”

  在应收账款项目的相关问询中,有关计提坏账准备的问题最多,中润资源、日科化学、朗源股份和如意集团皆因应收账款减值准备的计提比例被问询。

  “针对应收账款计提的减值准备金,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减少计提比例增加利润,提升估值。”吴通表示。

  除了坏账准备,资产减值准备、商誉减值准备、存货减值准备也常被问询。减值准备金是企业为了弥补收回资金时可能发生的损失,按比例提取的备抵资金。“由于资金损失具有不确定性,企业对计提比例的掌控有较大的自主性,审计机构也只能根据企业集计提准备金的金额出具保留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调节利润就成为了计提减值准备的一种‘隐藏’功能。”张怀明告诉记者。

  年报问询函指出,康跃科技并购长江星的商誉余额为 70,173.50 万元,但并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ST雪发未对1.92亿元欠款计提减值准备,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此外,减值准备金计提比例过高,也从侧面反映了企业应收账款质量不佳,存在巨大的全额损失风险,朗源股份就因对 37 家客户的应收账款按单项计提 100%的坏账准备,被深交所着重问询。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