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年报“难产”,11家上市公司被停牌,药企成重灾区!

2022-05-25 22:0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9064)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吴思

  A股一季报披露进入收官阶段,截至5月25日,尚有18家上市公司未公布业绩,其中,11家企业2021年年报至今未披露,已被实施停牌。

  而纵观A股市场,截至5月25日,共有48只股票停牌,最长“钉子户”已停牌超2年,目前仍未选择退市。风口财经注意到,停牌原因中最为常见就是信息披露违规,轻者收证监局监管函,重者则有退市风险。

年报“难产”

11家上市公司被停牌

  风口财经梳理发现,截至5月25日,共有18家企业未公布一季报,其中11家自2021年年报开始就未披露,已被实施停牌,最高天数为28天。

  从公示原因来看,“受疫情影响,公司无法按原定时间即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和2022年一季度报告”出现频次最高,涉及6家企业。其中3家位于吉林省,分别是紫鑫药业、吉药控股、吉林化纤,还有3家在上海市开展主要业务的企业,分别是太安堂、未来股份、*ST环球。

  风口财经注意到,紫鑫药业在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均持续下滑,2015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少数股东损益连续为负值;吉药控股自2019年至2021年第三季度,净利润连续亏损;未来股份、*ST环球均出现净利润下滑。

  而放眼整个地区,疫情对于企业并不具备普遍影响。从业绩表现来看,吉林省共有49家上市企业,其中31家在今年一季度实现盈利,并且有19家较去年净利润增加。上海市共有395家上市企业,其中307家一季度盈利,168家较去年净利润增加。

  从行业分布来看,6家企业为医药生物企业,分别是紫鑫药业、太安堂、吉药控股、*ST济堂、延安必康、ST辅仁。

  据风口财经梳理,其中紫鑫药业、吉药控股、太安堂都是受疫情影响,而延安必康在公告中表示,因在重大事项上与年报审计机构未能达成一致,导致该公司在定期报告编制中遇到困难,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和第一季度财报;ST辅仁则因为聘请新任审计机构较晚,开展审计工作时间较短,年度报告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

为保壳 

*ST盈方停牌超2年

  而纵观整个A股市场,截至5月25日,共有48家上市公司股票停牌,其中医药生物企业占比依然最多,为9家,分别为紫鑫药业、太安堂、吉药控股、英特集团、*ST济堂、*ST海医、*ST金泰、延安必康、ST辅仁。

  其中,英特集团因筹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事项停牌,在5月25日晚间,其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公司控股股东国贸集团及其控股公司华辰投资合计持有的英特药业50%股权,同时拟向关联方康恩贝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募集配套资金不超4.5亿元。此次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完成后,公司直接持有英特药业100%的股权。公司股票及可转债将于5月26日复牌。

  风口财经注意到,在停牌的48家企业中,*ST盈方资历最“老”,自2020年3月至今,已停牌超过2年。

  *ST盈方主营业务为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电子元器件分销。公司前身天发股份于1999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此后历经多次“换壳”,分别为天发石油、舜元实业、盈方微,而在此期间,公司则多次戴帽摘帽。2014年,*ST盈方借壳舜元实业上市,上市后的几年里,*ST盈方麻烦不断。

  风口财经注意到,该公司不仅实控人涉嫌刑事犯罪被刑拘,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而且业绩也是持续低迷。2017年、2018年、2019年,*ST盈方因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自2020年4月7日起被暂停上市。

  停牌之后,*ST盈方迅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自救。2020年6月,*ST盈方以现金购买春兴精工和上海瑞嗔所持的华信科的45.33%和5.67%股权,以及上海钧兴和上海瑞嗔所持的World Style的45.33%和5.67%股权,总价6亿元。同时,*ST盈方拟6万元出售岱堃科技100%股权及债权资产包。

  2022年2月14日晚间,*ST盈方披露的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28.90亿元,同比增长312.88%;净利润323.77万元,同比下降68.00%。不过,*ST盈方的这份业绩报告却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质疑财务费用的准确性、充分性和合规性。

  虽一直保壳不愿退市,但*ST盈方是否能恢复上市还是未知数,停牌天数还将继续增加。

信披问题较常见

今年或成为“退市大年”

  风口财经梳理发现,停牌原因中较为常见的就是信息披露违规。

  “投资者了解上市公司的主要渠道就是通过公开信息,因此,信息披露的及时、准确、完整非常重要。在资本市场,投资决策瞬息万变,像有意隐瞒重大仲裁事件,就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

  王智斌介绍,根据《证券法》第84条之规定,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作出公开承诺的,应当披露。“不履行承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该条款中责任主体是否包含业绩补偿承诺一方,目前并不明确。不过,投资者有权根据该条款起诉业绩承诺方,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

  而在被动停牌的企业中,轻者收证监局监管函,重者将有退市风险。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表示,今年是“最严退市新规”施行的第二年,许多上市公司或许会在这一年彻底告别资本市场。触及退市情形里,只有上市公司存在欺诈发行、违反信息披露等行为且导致投资者损失的,投资者才可以起诉。今年或将成为“退市大年”,触及退市风险的公司大部分是财务类原因。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