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又又摊上事!15名作家联合起诉知网,遭反垄断调查前途未卜,母公司同方股份还能靠它年入十亿吗?

2022-05-23 22:3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2066) 扫描到手机

  中国知网又一次处于舆论“风暴眼”之中。5月23日,作家陈渐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已联合15位作家起诉知网未经授权,在域名为cnki.net的网站上发布其作品,严重侵犯著作权。他表示已联合向北京互联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知网停止侵权行为,承认错误,并赔偿经济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知网随后发布公告称,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依法合规经营。

  该消息一出,瞬时引发广泛关注。知网所属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SH)火速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数字出版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于2022年5月13日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垄断案件调查通知书》,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将于2022年5月13日开始对知网北京和知网数字出版进行反垄断调查。公司将坚决支持,全力配合上述调查工作。

       15名作家联合起诉知网:停止侵权行为、承认错误并赔偿经济损失

  作家、编剧陈渐今日在微博表示,15名作家已联合向北京互联网法院递交起诉状,起诉知网未经授权发布原创作品,严重侵犯创作者著作权。

  陈渐表示,这些作品大都是上述作家历年在杂志上发表,但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知网收录,有些人达170篇,有些人达410万字,并未向某些杂志投稿,而是被其非法转载,也被知网不加拣择任意收录。由此可见知网对其版权来源根本不加甄别,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何其无视。因此请求判令知网停止侵权行为,承认错误,并赔偿经济损失。

  陈渐称,已联合向北京互联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知网停止侵权行为,承认错误,并赔偿经济损失。"我们一致认为,作者投稿杂志,是授予其一次性在纸媒发表的权利,未经另行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仍归作者本人所有。"

  "同时,我们一致认为,知网必须对其当年的野蛮生长进行规范与整改,必须对其数据库里版权的合规性、合法性进行彻查,以符合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现状。一次公正有效的司法判决比任何语言都能更有效地推动知识产权的保护与建设,让尊重版权、保护版权的观念深入人心。"陈渐在微博上说道。

       知网陷入争议久矣

  近年来,因连年涨价、涉嫌垄断经营等行为,知网屡屡被推上风口浪尖。从“因不堪重负近千万元的续订费,中科院停用知网数据库”,到“擅自收录退休教授百余篇论文被起诉”,再到“浙江理工大学教授以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提起民事诉讼”,对知网的质疑之声一直未断过。早在去年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将知网告上法庭。诉讼后以赵德馨获赔70万并知网向其道歉收场。

  知网续订费用年年攀升也屡被学术机构诟病。中科院被传停用之前,早已有武汉理工大学、北京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6所高校都曾一度停用知网,原因也是“太贵了,用不起”。

  记者通过相关采购网查询发现,北京语言大学的知网数据库采购费用,2019年为44.5万元;2020年为50.5万元,同比涨幅为13.5%;2021年为56.5万元,同比涨11.9%;2022年约为65.5万元,同比涨15.9%。近三年年均涨幅约13.8%。

  在一片“天下苦知网久矣”的声浪中,反垄断“利剑”终于挥向知网。

  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知网随后发布公告称,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依法合规经营。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时建中表示,知网收录的中文学术文献种类与数量、期刊数量以及独家期刊的数量和质量、用户规模及覆盖率、用户依赖程度、市场销售额等均长时间明显处于领先地位,在学术文献收录和服务协议中设置不公平的格式条款,无论是采购学术文献还是销售知识数字化产品的价格“几乎不受竞争约束”,具备处于市场支配地位的特征。综合各方面信息,知网与大量期刊、高校签订独家协议,限制它们与其他第三方学术文献数据库服务平台合作,锁定上游优质学术资源,人为制造知识流动壁垒,使其他竞争者难以与其开展公平竞争,影响知识的分享和传播。

       知网因侵权被起诉案件超2000起,同方股份债务压顶恐难援手

  知网是由同方股份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同方知网”)、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数字出版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网数字”)主体运营。

  在知网面临史无前例的危机时,同方股份的状况又是怎样的呢?公开资料显示,同方股份的主营业务归属于信息产业和节能环保产业,涉及数字信息、民用核技术、节能环保等产业领域。其中,数字信息产业包括了计算机产品、知识内容与服务、大数据与云计算等业务领域。

  财报显示,2019年至2021年,同方股份合并报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0.40亿元、259.07亿元和284.5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22%、12.44%和9.8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8亿元、1.03亿元和-18.7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7.67%、-65.57%和-1932.81%。

  对于2021年产生的巨额亏损,同方股份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合计持股18.17%的参股公司天诚国际转让其下属子公司天诚德国、天诚英国100%股权,导致公司相应形成较大投资损失,并对其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所致。

  而从2022年一季报来看,同方股份一季度营收为39.46亿元,同比下滑13.87%;归母净利润为-5.51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达6667.36%,亏损趋势并未出现好转,经营业绩每况愈下。

  那么,知网为同方股份贡献的营业收入如何呢?

  根据公司5月13日最新公告披露,2021年同方知网和知网数字合计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6%,两家公司合计归母净利润占公司2021年度归母净利润绝对值的12%;两家公司合计总资产占公司2021年末总资产的6%,合计归母净资产占公司归母净资产的14%。

  然而,知网可能要面临巨额的反垄断处罚和赔偿问题。

  企查查app显示,知网运营主体《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已涉司法案件高达2432起,其中侵权案件已过2000起。

  在周秀鸾状告知网一案中,知网律师曾回应,即使按照此前“比较低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赵德馨教授200元/千字的赔偿标准,知网全部在库作品要赔1200亿元。显然,潜在的巨额赔偿是知网无法承受的,那么同方股份能为知网提供多强的支援呢?

  从同方股份披露的一季报来看,截至2022年3月31日,同方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77.0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短期借款金额高达133.4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59.53亿元,公司账户的货币资金仅能覆盖上述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的39.95%,因此,其本上的短期偿债压力已经十分巨大,想要支援子公司恐怕有些力不从心。

  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下,旗下同方知网和知网数字还将面临反垄断调查及事后整改,再加上数千条诉讼可能产生的巨额赔偿,同方股份未来的日子恐不好过。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