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财经连线温彬:LPR再降,加大力度为实体经济纾困,支持稳增长

2022-05-20 11:2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131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刘晓

  5月20日,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出炉。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1年期LPR为3.7%,与此前持平;5年期以上LPR为4.45%,此前为4.6%。这是自从LPR报价形成机制改革以来,首次出现1年期LPR不降、5年期LPR下降,而且5年期LPR创下最大降幅。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风口财经,这种结构性降息体现了在当前稳增长的关键时期,金融加大力度为实体经济纾困,提振有效需求,稳定经济增速。

       个人房贷利息支出再降低

  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由各报价行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加点形成的方式报价,由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计算得出,为银行贷款提供定价参考。目前,LPR包括1年期和5年期以上两个品种。

  这是继今年1月20日1年期和5年期以上LPR分别下行10个和5个基点后,时隔四个月,LPR再度下行。与此前多次LPR下行所不同的是,最新的LPR下行有两大特点:

  一是在与之“挂钩”的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近期维持不变的情况下下调。虽然这种情况并非首次出现,但结合4月以来人民银行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诸多举措看,LPR的变动与MLF利率的强相关正有所松动。

  二是只有5年期以上品种单独下行。这与上述提及的存款利率改革有关,因为4月多家银行下调的新发生存款利率主要是针对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等;同时也被看作是5年期以上品种的“补降”,此次调整后,5年期以上品种与1年期LPR的价差从90个基点的高位压缩至75个基点。

  作为银行各类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5年期以上LPR的下调对减轻企业和个人还贷利息来说都是切实利好。相比于1年期LPR调整主要影响流动性贷款,5年期LPR下调对降低全社会融资成本的覆盖面更大,尤其是背负房贷压力的个人来说,会直接减少每月所需偿还的房贷利息。据测算,按贷款金额100万、期限30年、等额本息还款计算,5年期以上LPR下调,平均每月可再减少月供近89元,需偿还的利息总额净减少3万多。

  值得一提的是,5月15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调整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明确,对于贷款购买普通自住房的居民家庭,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调整为不低于相应期限LPR减20个基点。二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政策下限按现行规定执行。

  这意味着,按照5月20日的LPR,那么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幅度可至4.25%。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降低实体经济中长期融资成本

  本次5年期LPR下降,还将带来哪些重要影响?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风口财经,从效果上看,5年期以上LPR作为中长期贷款定价的参考,其降低有助于促进中长期贷款企稳回升。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出现了较大幅度回落,企业和居民部门中长期贷款增长明显不足,反映出实体经济中长期信贷需求偏弱。在1年期LPR不变保持的情况下,5年期以上LPR大幅降低,体现了银行主动让利,降低实体经济中长期融资成本,支持中长期信贷增长。

  一是有助于满足居民的合理购房需求和促进消费。4月居民部门住房贷款减少了605亿元,同比少增4022亿元,反映出居民的购房意愿回落。本月5年期以上LPR下降15BP,总体上会降低购房成本。对于新发住房贷款而言,此前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调整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要求对于贷款购买普通自住房的居民家庭,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调整为不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减20个基点,叠加本月5年期以上LPR的下降,部分城市新发住房贷款利率会出现明显下调,有助于合理满足居民的购房需求。对于存量住房贷款而言,LPR的下降会通过贷款重定价降低存量房贷成本,这将起到纾困作用,减轻居民债务负担,从而节省下更多资金用于消费。

  二是有助于提振企业融资需求。4月企业部门票据融资加快增长,而中长期贷款增长乏力,反映出融资需求不足。本月5年期以上LPR下降15BP,明显降低了中长期融资成本,有助于帮助企业尽快扭转预期、提振信心,加快完成复工复产,从而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温彬告诉风口财经,本月5年期以上LPR的下降,来自于银行主动压降点差。LPR形成机制改革之后,新的LPR报价由MLF利率和银行点差两部分构成。从LPR历次调整上看,MLF利率的下降必然会引起LPR下降;MLF利率不变时,LPR也可能下降,主要是由于点差压降,但之前往往需要有比较明显的降低银行负债成本的举措。2019年LPR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不考虑本次LPR下降,1年期LPR共下降了7次,5年期以上LPR共下降4次。其中,MLF利率下降了4次,均引导当月1年期LPR和5年期以上LPR下降(2019年11月20日、2020年2月20日、2020年4月20日、2022年1月20日),另有3次(2019年8月20日、2019年9月20日、2021年12月20日)1年期LPR下降前没有MLF利率降息引导,而是由银行压降点差带动。本月5年期以上LPR下降15BP,不仅由于银行资金成本下降,而且是银行响应相关政策要求,主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温彬表示,当前全球通胀高位波动,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加快收紧,国际形势更趋复杂多变。我国货币政策以我为主,本月LPR结构性降息,5年期以上LPR创历史最大降幅,体现了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稳增长,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提振国内投资、消费需求,将发挥积极作用。下一阶段,预计货币政策将继续发挥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加大力度为困难行业、企业和人群纾困,促进经济加快企稳回升,运行在合理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