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基金经理已经“跌没了”,500亿天团仅剩7位,谁最有“翻身”机会?

2022-05-13 17:01 财联社阅读 (13805) 扫描到手机

  千亿规模权益基金经理随着市场的大幅调整而“湮灭”。管理资产超千亿基金经理的出现,一度成为公募市场蓬勃发展的时代标签,葛兰、张坤、刘彦春的管理总规模都曾超过千亿元。

  然而当前已再无“千亿”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数据显示,一季度张坤的管理规模缩水170亿元,葛兰的管理规模缩水142亿元,刘彦春的管理规模缩水230亿元,至此他们的管理规模都已跌破千亿元。至此,基金经理管理规模上限的讨论也开始增多,“三五百亿或是上限”,成为行业一类观点。

  数据显示,一季度,业内前十大主动权益基金经理的受托规模平均回撤了18%。而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仅剩7位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管理规模超过500亿元,他们分别是:葛兰、张坤、谢治宇、刘彦春、周蔚文、刘格菘、胡昕炜,人数相比去年四季度末少了2位。

再无“千亿”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

  Wind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权益类基金“千亿”俱乐部成员的张坤、刘彦春、葛兰所管理的基金规模都已低于千亿元,分别为849.27亿元、748.35亿元和961.4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曾经首位管理规模超千亿元的权益类基金经理,目前张坤管理了4只基金,分别是易方达优质精选混合、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混合、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和易方达亚洲精选股票。截至3月31日,张坤管理的4只基金规模已缩水至849.27亿元。

  继张坤之后,第二位加入“千亿俱乐部”的是来自于景顺长城的刘彦春。不过,目前其管理的基金规模现也已不足千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刘彦春目前共管理6只基金,分别是景顺长城绩优成长混合、景顺长城集英成长两年定开混合、景顺长城内需增长混合、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混合、景顺长城鼎益混合、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Wind数据显示,目前,上述基金的管理规模共748.35亿元。

  作为曾经的“千亿俱乐部”中的“后起之秀”、同时也是曾经管理规模最大基金经理的葛兰,目前在管的基金共有5只,分别是中欧研究精选、中欧阿尔法、中欧医疗创新、中欧明睿新起点和中欧医疗健康。Wind数据显示,上述5只基金的管理规模为961.49亿元。

  除葛兰、张坤和刘彦春外,兴证全球基金谢治宇在2022年一季度末管理规模也比2021年四季度末缩水200亿元;中欧基金周蔚文的管理规模缩水229亿元;汇添富基金胡昕炜的管理规模缩水171亿元;易方达基金冯波的管理规模缩水118亿元;富国基金朱少醒的管理规模缩水71亿元;前海开源基金崔宸龙的管理规模缩水77亿元。

“顶流”延续高仓位运作

  受一季度市场波动影响,数据显示,公募基金2022年一季报整体亏损高达1.33万亿元。在各类型基金中,权益类基金无疑是“最受伤”的群体。数据显示,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计亏损超过1.3万亿元,几乎相当于基金整体亏损的金额,而去年四季度末该两类基金合计盈利为1584亿元左右。

  在此背景下,昔日顶流基金经理们也都遭遇重创。具体到基金产品层面,例如,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景顺长城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一季度分别亏损122亿元、105亿元,2021年公募基金双料冠军崔宸龙也没能躲开“冠军魔咒”,其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基金2022年年内下跌26.47%。

  虽然一季度基金整体表现不佳,但包括刘彦春、谢治宇、周蔚文、刘格菘、胡昕炜、李晓星、萧楠、冯明远、杨锐文、冯波、崔宸龙等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一季度都没有出现较大的净赎回现象。

  以张坤为例,其管理的4只基金中,仅1只基金一季度遭到净赎回,另有1只不变,2只净申购。此外,张坤管理的基金产品延续了高仓位运作。易方达蓝筹精选、易方达优质精选、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易方达亚洲精选等基金截至一季度末的股票持仓占比均在90%以上。

  张坤在一季报中直言,“基金净值出现了较明显的下跌,这让不少持有人感到了焦虑,我也有同样的感受。”不过,他认为,尽管短期市场面临不少的困难,但这也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相当有吸引力的价格。他相信,企业每天不断累积的自由现金流将反映到其价值的积累中,而不断增长的企业价值终将投射到其市值增长中。

  同样面对较大幅度回撤的葛兰,旗下基金也同样高仓位运行。葛兰在一季报中表示,“在基金操作层面,2022年一季度医药板块内部热点快速轮动,我们仍严格按照其投资框架进行个股选择,在长期看好的核心创新药、创新器械、创新产业链、医疗服务以及消费性医疗等方向进行了着重布局。”

后市待机加仓

  事实上,正所谓 " 风险是涨出来的,机会是跌出来的 "。针对年初以来市场的持续调整,不少基金公司认为是受多重不利因素对情绪面的影响,进一步而言,市场波动变化属于正常现象,只要没有大规模和系统性问题,都不必过度悲观。相反,短期快速下跌往往是布局时机。

  中金公司的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主动偏股型基金的仓位虽由上季度的86.9%下降至85.6%,但仍要高于2021年前三季度的水平。其中,A股仓位由80.0%降至79.0%;偏股混合型基金仓位由86.5%降至85%,灵活配置型基金的股票仓位由70.8%小幅降至68.5%。

  面对市场震荡调整,一方面,有人缩减规模,等待重新进场;另一方面,也有人积极调研寻找调仓换股的机会。5月以来,不少“顶流”基金经理开始密集调研,试图挖掘投资机会。

  例如,5月11日,南网科技发布的投资者关系记录活动表显示,兴证全球基金基金经理谢治宇调研了南网科技。谢治宇在管基金中,兴全合润持有该股票。此外,富国基金杨栋、华安基金刘畅畅也出现在此次调研名单中。

  葛兰也于5月份调研了汽车声学产品供应商上声电子。此外,5月以来,富国基金朱少醒调研了久祺股份,睿远基金傅鹏博调研天融信,广发基金郑澄然调研横店东磁,银华基金李晓星调研粤电力A,汇添富基金胡昕炜、杨瑨也对伟星股份进行了调研。

  上述背景下,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测算就发现,公募基金手里仍有大量“子弹”可用。

  首先,根据披露2022年一季报的股票方向基金现有的持仓比例与基金合同中规定的股票比例持有上限的差额,可以计算出这些基金在一季度末时可动用买入A股的剩余资金约为5926.98亿元。

  其次,今年2月、3月募集成立的股票方向基金尚未发布一季报,其资产规模合计约为478.72亿元,假设截至一季度末已经建仓40%,还剩余40%的股票资金头寸大约为191.49亿元。

  此外,4月股票方向基金募集规模合计约80.55亿元,这些基金大概率还未来得及大规模建仓,按照50%比例计算有40亿元左右资金。

  按照上述规模计算,公募基金手里还有6150亿元的“子弹”蓄势待发。

  针对后市,富国基金就认为,“稳增长”政策有望加码,叠加疫情形势逐步好转,企业盈利有望迎来企稳修复,A股的“内因”或迎来转机。而一旦“盈利底”确认,外在因素的冲击更可能成为扰动变量而非决定变量,届时市场或迎来较大级别的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