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A股青岛军团再扩军!大牧人IPO成功过会

2022-05-12 20:0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7511) 扫描到手机

  A股青岛军团又要扩军了!5月12日,青岛大牧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牧人”)的深交所主板首发上市申请已于成功过会,青岛迎来2022年度首家在境内主板过会的公司。

  据招股书介绍,大牧人一直专注于畜禽养殖机械设备的研发制造,是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成套养殖设备制造商和养殖场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这家总部位于青岛城阳的山东民企,与被称为“四川首富”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密不可分。

图片来源:大牧人官网

       产品覆盖80多个国家和地区

  公开信息显示,大牧人2005年成立,由无锡大牧人畜牧机械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大牧人”)和佳峰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香港,下称“香港佳峰”)共同出资设立,公司主要从事畜禽养殖机械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安装,是畜牧业重要的装备供应商,而新希望集团则是全国最大的畜禽养殖企业之一。

  据风口财经此前报道,我国是畜禽消费大国,但养殖装备制造并非传统强项,大牧人则令人眼前一亮。

  “目前我们的肉鸡养殖设备绝对是全国第一,去年占到新增量市场份额的40%。养猪设备也做到了全国第一。”大牧人常务副总裁田满昌告诉记者,“肉鸡欧指”是全球通行的养鸡场综合衡量指标,反映了鸡群的体重、成活率、料肉比、生产管理等在内的各项指标,也是一个盈利指标,指数越大盈利越多。“目前大牧人养殖设备养殖的肉鸡,这个指标能做到460-480,欧美平均多在280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实现了反超。”

  反超并非一蹴而就。事实上,在畜禽养殖设备制造领域,相比欧美国家,国内起步较晚,多借鉴国外技术。田满昌坦言,大牧人能够反超的“底气”正是来自于持续不断的创新。“比如在养猪设备这个领域,国内外饲养环境、土地资源、养殖数量等差异巨大,在养猪场的建设方面,我们充分调研考察国内养殖具体情况,拒绝照搬,率先创新楼房养猪及全套养殖设备,这在国外是没有经验可供借鉴的,全部为企业自主研发。”田满昌说,公司目前员工约1600人,机械、机电、物联网等专业的研发团队占比达到20%,这在行业内的机械制造厂商来说是绝无仅有的。

  强大的研发能力保证了大牧人的创新实力。除了楼房养猪外,蛋鸭笼养等养殖领域的创新技术不断出现在大牧人的产品系之中,并且帮助企业走出国门,弯道超车。目前,大牧人产品销售范围覆盖亚洲、欧洲、南北美洲、非洲、大洋洲等六大洲在内的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与新希望集团、唐人神、双胞胎、海大集团、江苏立华集团、思玛特、郯城大羽、泰国betagro、TFG、菲律宾Foster Food、印尼CP、巴基斯坦Sabir poultry等国内外大集团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大牧人智慧养殖平台体验区

       刘永好“无心插柳”?

  2005年,也是刘永好在山东扩张的关键一年。公开信息显示,当年的山东大型饲料企业山东六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原山东六和集团”)与新希望集团进行强强联合、全面合作,并提出打造世界级农牧企业的宏伟目标。

  在2009年,原山东六和集团饲料销量已达1010万吨,饲料布局覆盖山东、陕西等10多个省份。在2010年公布的中国500强企业当中,原山东六和集团排名第165位,2010年营业收入达到506.86亿元,在青岛排名第三。

  2011年,新希望集团通过旗下上市板块新希望(000876.SZ),完成对原山东六和集团的并购,组建山东新希望六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六和”)。

  据经济导报报道,对于大牧人来说,2008年,原山东六和集团参与了大牧人第一次股权转让,持股比例为31.25%,成为公司重要股东。此后公司股权结构多次调整,截至招股说明书披露时,山东六和持有大牧人股份变动至25.875%,虽然有所下降,但山东六和已跃居大牧人第一大股东,与武汉科谷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香港佳峰并列。

  “这里存在一个历史情况,公司2005年设立时,当时的‘山东六和’(即‘原山东六和集团’)与现在山东六和并非同一家公司,实控人不一样。”大牧人证券事务代表告诉记者,“由于2011年新希望重大战略重组,将原山东六和集团并购,同时原公司管理层都发生了变更。”

  不只是旗下公司成为大牧人的第一大股东,在招股书中,“新希望”三个字共出现100余次,足见两者关系的紧密程度。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如此,刘永好目前仍不是大牧人的实际控制人,山东六和也不是大牧人的控股股东,这家拟上市公司实际上处于“无主状态”。

  “其(山东六合)实际控制人刘永好先生控制的企业从事与公司相似业务,但山东六和并非公司控股股东,刘永好先生亦非公司实际控制人,不属于《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中所规定的限制同业竞争的范围。”年报中,大牧人如是表示。

  据大牧人证券事务代表介绍,“我们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已经持续超过12年了,前三大股东各自有各自的产业,对于公司类似于财务投资者角色,聘请了职业经理人团队。公司日常管理团队负责公司决策和管理,并报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若达到意见一致,再进行实施。”

大牧人自动化生产线

       过度依赖关联交易?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大牧人实现营业收入10.84亿元、17.19亿元、24.11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2.55亿元、2.73亿元。同期,大牧人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0.68亿元、2.96亿元、5.0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25%、17.25%、20.90%,关联交易金额占比较大。

  大牧人也在招股书表示,若公司未来关联交易减少,且非关联方客户收入不能持续增长,将有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即便不是大牧人的实际控制人,刘永好掌舵的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SZ,山东六和大股东),仍旧是大牧人近年来最重要的客户。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大牧人向前5名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3.38亿元、4.17亿元和7.6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21%、24.25%和31.87%。其中,新希望在2019年、2020年都是大牧人第一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6.34%、20.59%。

  3年中,新希望与大牧人的交易额从0.43亿元到2020年的4.96亿元,翻了10余倍。而2021年上半年,新希望向大牧人采购的金额更是达到4.23亿元,占大牧人上半年营业收入的28.61%,几乎接近2020年全年的采购量。

  对此现象,大牧人招股书中解释道,公司股东山东六和为新希望股份控股的企业,新希望是国内主要的农牧养殖企业之一,发行人为国内规模较大的成套养殖设备制造商和养殖场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与新希望发生关联交易具有合理的商业逻辑。

  “作为国内畜牧养殖设备研发生产头部企业,公司交付能力、产品质量相对领先。新希望专注于养殖业,从2016年开始布局‘聚落式养猪’,到2018年后仍逆势布局,此后养猪产能增势明显。”据经济导报报道,大牧人证券事务代表表示,“在这一背景下,新希望逆势投资比例高涨,所急需的养殖设备采购金额也就逐年增长。新希望采购量最大的时候,我们公司占其总采购比例也未达到15%。而且公司和新希望所有项目交易都是通过公开招投标形式来进行的,交易价格经得起推敲。”

养殖设备展示厅

       成功实现“政策赋能”

  作为制造业强市、工业互联网之都,青岛在培育高新技术企业方面优势明显。据风口财经此前的报道,作为一家研发型高新技术企业,近年来青岛日益强劲的创业生态助推力,让大牧人成功实现“政策赋能”。

  “政府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对接服务,开阔了企业思路。”对于近两年政府相关部门给与企业的扶持和培育,大牧人常务副总裁田满昌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对于研发型企业来说,以往企业大多时候是“闷头自己干”,跟政府部门缺乏沟通,虽然每年投入巨大的研发经费,企业管理人员也经常会收到一些政策材料,但常常因为“看不懂”,对于诸如畜禽工程领域农机补贴、技术支持及科技专项等奖补政策只能无奈放弃。

  “这两年政府给跟我们企业分派了专门对接人,不仅提前帮我们对号入座,把符合条件的奖补政策第一时间送上门,还会手把手指导如何办理、怎么获取等等具体的操作流程,让企业在切实享受到相关政策福利的同时,也有了利用好政策促进自身发展的意识。”田满昌坦言,相关部门从送材料到送指导,给企业带来的不仅仅是“钱的事儿”,更多是打通了企业与科研院所对接交流的资源通道,这对于研发型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员工表彰墙

  近年来,大牧人先后收获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山东省企业技术中心、 青岛市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青岛市专家工作站、2020 青岛市民营企业 100 强、第六届中国畜牧行业先进企业、2019青岛行业领军企业、青岛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2019年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与促进奖等荣誉。这些也成为企业在行业内更好发展的平台资源,帮助企业与中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山东农业大学、山东理工大学、青岛理工大学、青岛农业大学等高校建立并保持了良好的产学研合作关系。

  “随着养殖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搭载物联网系统的畜禽集成智能养殖场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在这方面青岛作为制造业强市、工业互联网之都,优势明显,对于我们企业来说正是加速发展的好时机。”田满昌说。


部分信息综合自经济导报、青岛资本圈、大牧人官网、招股书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