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累计亏损28亿美元,贾跃亭还值得相信吗?

2022-05-08 09:04 21世纪经济报道阅读 (16395) 扫描到手机

  很难想象,一家刚刚上市没多久的公司就会因发不出财报而面临退市危机,而这,却是贾跃亭创办的FF(Faraday Future)正在经历的事情。

  2021年7月22日,FF通过与特殊收购公司PSAC的反向合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但随后,FF的三季度财报和2021年报均未在规定时间内提交。

  对于财报的延期,FF给出的原因是,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审查包括2021年10月7日J Capital针对FF发布的卖空报告在内的有关指控。

  纳斯达克市场多次给FF发出函件,并提出,如果FF不能在2022年5月6日或之前提交Q3财报和2021年报,公司将面临退市。

  5月6日,FF如期提交了Q3财报,却没有提交2021年报。FF称,5月4日,纳斯达克市场已同意其将年报提交时间延期至2022年5月16日,如果到时仍无法提交,FF依然会面临退市风险。

  上市公司定期提交财务报告,本是分内之事,但对FF而言,这件事似乎变得十分困难。当初,FF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但真正挂牌获得融资之后,外界不少人认为FF渡过了最大的难关,贾跃亭也或将迎来真正的翻身机会。

  然而,时隔半年,FF的汽车还没有量产,等来的却是一系列内部调查以及退市警示函。

  对于一般公司,市场往往会给予一定的试错空间,但对于贾跃亭和FF来说,市场的耐心已经接近极限,而这些与实际业务无关的事务越多,只会让他们本就不宽的前路变得更窄。

半年花掉4亿美元

  根据2021年Q3财报,FF成立至今尚未产生任何收入,报告期内的净亏损为3.04亿美元,2020年同期为净亏损3334万美元。

  净亏损额迅猛增加,是因为FF在各方面的支出均大幅增长。比如报告期内的总运营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755万美元增长至1.86亿美元,其中包括研究与开发、销售和营销、一般和行政、财产和设备处置损失。

  除了运营费用,公允价值变化以及以信托方式结算关联方相关款项的支出,也是净亏损扩大的主要变量。报告期内,FF公允价值计量变化导致的亏损为2275万美元,以信托方式结算相关款项的支出为9473万美元。

  截至2021年9月30日,FF的总资产约为10.23亿美元,其中包括约6.66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相比2020年底账上只有112万美元现金,现在的FF在资金方面相对宽裕多了,而这也是它当初穷尽脑汁尽快上市(融资)的一个重要原因。

  自成立以来,FF累计亏损已达28.23亿美元。通过与PSAC的业务合并以及PIPE融资,FF的总收益为9.9亿美元,刨除8000多万美元的交易成本以及1.4亿美元用于清偿一些债务,FF剩余的净收益约7.67亿美元,而这些,将为FF的持续运营提供资金支持。

不过,财报亦指出,FF预计将从今年三季度推出的FF 91车型上获得收入,但在能够从产品销售中获得足够收入之前,FF仍需要通过各种融资来为持续运营提供资金,包括设备租赁、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制造工厂的建设融资、担保银团债务融资、可转换票据、营运资金贷款和股票发行等方式。

  根据FF披露的数据,截至2022年3月31日,FF的现金余额为2.76亿美元,其中包括9700万美元票据和应计利息的计划还款。这意味着,在2021年10与至2022年3月的半年里,FF便花掉了超4亿美元的现金,烧钱速度可见一斑。

在此期间,FF的业务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据FF披露,2021年四季度,汉福德制造工厂已获得预生产专用区域的准用证,其他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工作也基本完成;2022年第一季度,FF的首款FF 91准量产车打造完成,同时FF也获得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销售许可证,可用于全美在线销售;另外,FF也签署了在加利福尼亚州比佛利山庄旗舰店的租赁协议。

  从业务进展来看,FF正朝着量产目标前进,但在产线真正启动以前,一切仍存在不确定性。FF管理层预计,汉福德制造工厂将于2022年第三季度开始生产。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FF收到的汽车预订量为401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预订已支付订金,但订金可全额退还、无约束力。

信誉危机

  与业务的进展相比,更让关心FF发展的人士所头疼的,是公司内部的问题。

  今年2月,FF成立的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经过一段时间调查给出了初步调查结果,承认公司投资者声明中存在某些不一致之处以及公司控制和文化方面存在某些弱点。

  当时披露的具体结论包括:

  1、关于FF与PSAC于2021年7月进行的业务合并,某些公司员工向某些投资者描述贾跃亭在公司内的角色的陈述是不准确的,贾跃亭在企业合并后对公司管理的参与比某些投资者所代表的更为重要。

  2、FF在业务合并前的声明中称,它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订金,而其他(总计14000份)是未支付的。

  3、与FF此前就其内部控制中发现的重大缺陷的公开披露一致,FF对财务会计和报告的内部控制需要对人员和系统进行升级。

  4、FF的企业文化未能充分重视合规。

  而在此次披露的2021Q3财报中,又补充了一些新的调查结论。包括FF未披露贾跃亭在某些随后租给公司的物业中作为中介的角色;在准备公司的关联交易披露时,FF未能调查和确定从与公司员工有关联的个人和实体获得的贷款的来源。

  具体而言,特别委员会发现公司2020年度的合并财务报表存在错误分类,导致少报关联方应付票据和多报应付票据,多报应计利息和少报关联方应计利息,以及多报利息费用和少报关联方利息费用等。

  所以,FF也承认公司在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上存在重大缺陷,而这些重大缺陷都可能导致FF所有的账目或披露出现错报,因此,FF也于2021年和2022年第一季度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制度做出整改,包括任命临时CFO并聘请相关公司,包括但不限于修复财务报告;实施新会计政策和IT系统;对关联方交易实施强化控制等。

  FF表示,2022年将会继续推进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整改活动,包括推出一系列其他整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继续聘用财务和会计人员;设计和实施控制以识别和处理某些非常规、异常和复杂的交易等等。

针对特别委员会的其他调查结果,FF也于今年做出了相关整改,其中包括董事会的大换血。FF任命了董事会独董 Susan Swenson为董事会执行主席,公司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将直接向Susan Swenson汇报。

  其中针对贾跃亭,除了降薪25%外,更是进一步削权,取消其执行官职务,继续担任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期间,其职责仅限于产品和移动生态系统,以及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先进技术研发。

  事实上,作为FF创始人,贾跃亭与FF的关系很难完全分割。目前,尽管贾跃亭不是FF的首席执行官,其股权也转入债权信托,但是,贾跃亭依然与FF紧密捆绑在一起。

  这是一个难以改变的事实,同时也依然是FF可能面临的隐患。比如此次特别委员会调查的结果显示,贾跃亭在FF的话语权依然很大,而更可怕的是关联交易。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此前的乐视。导致乐视体系整体坍塌的一个核心原因,就是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虽然目前FF已经着手整改相关财务问题,但此前一直极力将FF和乐视划清界限的贾跃亭,是否会因此再次陷入新的信誉危机,并传导成为公司的信誉危机,这也是FF未来发展面临的一个未知数。

  今年3月,FF披露称,公司管理团队的某些成员及公司员工已经收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传唤,以对公司特别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进行调查。FF表示,公司正全力配合SEC的调查,同时表示,这种调查的结果很难预测。

  此外,2021年12月以及今年3月,FF还因被指控违反美国证券交易法,面临着集体诉讼及相关衍生诉讼。

投资背后的交易

  在最新财报中,FF还披露了一些和合作方的交易细节。

  首先是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2019年3月,FF与第九城市签订合资协议,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后经过2019年6月、7月和9月多次修订合资协议,最终确定的协议内容是,第九城市有义务向合资公司提供合共6亿美元的总出资,并以每笔2亿美元分三期支付。

  对于当时的FF而言,第九城市如果能支付这笔资金无异于雪中送炭,但是,根据合资协议,每笔资金支付前都需要合资公司满足一定的条件,而最终结果就是,合资公司没有满足条件,第九城市也没有打款。

  不过,2019年4月,第九城市通过无息贷款向FF支付了500万美元的初始保证金,根据合资协议,这笔资金在2020年11月转换成为了FF约299万股B类股票。2021年7月,FF上市之后,第九城市拥有FF约42.3万股股份。

  所以,根据FF财报,截至2021年9月30日,FF和九城均未对合资公司出资,且尚未开展业务活动。根据第九城市的年报,2021年,通过FF股票获得的净收益为220万美元。但与2021年底的股价5.32美元相比,5月6日FF收盘价2.37美元,已经腰斩。九城能否获得净收益,已然存疑。

  此外是吉利。2020年12月,FF与PIPE融资的认购方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吉利控股”)签订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双方拟在多个领域开展战略合作。2021年1月,FF与吉利控股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和许可协议。

  2021年9月7日,FF根据此前签署的许可协议向同为 PIPE 融资认购方的吉利控股子公司联控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了5000万美元许可费用。而这笔技术许可费用,被FF列入了Q3的研发费用支出中。

  除了吉利,FF还与另外一个PIPE融资的投资者有业务往来。2021年7月,FF与大数据公司Palantir签订协议,规定Palantir 的托管平台将成为FF的数据中央操作系统。

  随后,Palantir通过PIPE融资向FF投资了2500万美元,成为公司股东。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FF承诺将向Palantir支付总额4700万美元的费用,作为未来6年的数据托管费用。2021年第三季度,FF已经支付了300万美元。

  由此可以看出,FF获得合作及融资确实不易,甚至需要通过业务承诺协议来换取投资。

  目前的FF,已经是距离成功最近的阶段,三季度FF91能否成功量产,将是关键的衡量标准。如果真能量产,至少证明FF从PPT造车迈出了实质性一步,但倘若量产继续延期,FF恐怕会继续迎来资金短缺的日子。

  截至5月6日美股收盘,FF股价报收于2.37美元/股,市值为7.69亿美元。这较上市当天的收盘价13.98美元已跌去83%,不过,财报发布后,FF的股价盘后上涨超10%,报2.62美元/股。

  令人关注的一件事儿是,5月7日11点21分,贾跃亭在个人微博转发了FF官方微博有关Q3业绩的消息,说:通过这份10-Q财报文件的提交,我们离实现最初的愿景又近了一步。我们有信心按时、高品质完成FF 91 Futurist的生产。

  微博现在上线了IP地址功能,贾跃亭上述微博显示“发布于北京”。很多网友问:贾跃亭回国了吗?据记者了解,贾跃亭并没有回国。这只有一个解释,该条微博是FF北京团队代贾跃亭发布的。很多企业家和名人的微博由专人代运营,也是较为普遍的做法。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