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调查丨普职共重!职业教育法首次大修 “双减”中“团灭”的K12机构能否借机涅槃?

2022-05-01 14:0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6898)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自颁布26年以来,职业教育法迎来了首次大修。

  5月1日,最新修订的新职业教育法正式实施。据介绍,修订后的职业教育法新增“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职业教育的教师与受教育者”和“法律责任”三章,由原来的3400余字修改为10000余字,意味着国家首次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职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普通教育学生具有同等地位。

  去年“双减”政策之后,几乎“团灭”的K12教育与持续利好的职业教育可谓是“冰火两重天”,重压之下,新东方、高途等头部K12机构也开始有了向职业教育转型的苗头。如今伴随着新职业教育法的正式落地,K12机构能否借这波“东风”成功涅槃?

       效仿“双元制”,新法助力产业转型升级

  本次职业教育修法以“一融三通两提升”为修改的思路和主线。

  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副主任宋芳介绍,“一融”指融合,即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三通”即推动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融通、不同层次职业教育有效贯通、招生和升学就业渠道畅通;“两提升”指提升职业教育办学质量、提升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

  “我国职业教育改革的路子类似于’双元制’教育体系。”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翟巍向风口财经记者介绍,“双元制”为德国特有的教育体系,该体系分为综合型大学与职业技术大学,无论是升学就业还是社会认知,两者都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据了解,“双元制”中的职业教育一脉涵盖了300多个职业岗位,为德国各行各业输送了大量专业人士。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吴江直接坦言:“双元制技工培训模式,是德国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在这一点上,翟巍跟吴江有着相似的认知。

  “实体经济是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做强实体经济需要我国在核心技术领域具有充足的人才储备。”翟巍认为,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不断转型升级,培养大量的应用型人才和技术型人才迫在眉睫,因此职业教育亟需“弯道超车”。“新职业教育法一定会为我国提供大量的、涉及到各个产业经济细分领域的高技术人才。”翟巍表示,这是解决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之间不匹配、不平衡现状的有效途径。

  “新的职业教育法从宏观顶层的角度确立了一个职业教育发展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之下,大学教育机构、行政主管部门、企业等各方主体需要共同努力。”翟巍表示,我国对于职业教育的偏见由来已久,要想真正做到普职同重、协调发展,至少需要满足两个方面的条件:

  一个是硬性条件,比如如何从国家政策层面消除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差别,还需要更加细致的立法;另一个是软性条件,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由来已久,如何实现社会各用人单位、学生个人和家庭意识的转变,“这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仍然需要较长时间。”

       职业教育赛道“热”,市场规模达万亿

  政策利好下,职业教育赛道迎来了大有可为的广阔前景。

  “职业教育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它涉及的范围很广。”翟巍表示,职业教育分为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学历教育主要由全日制学校承担,诸如职高、技校、大专等;职业培训则主要由市场化机构承担,包括法律、教师、财会等职业资格考试培训,公务员考试等人才招录考试培训,以及汽修、烹饪、IT等职业技能培训。

  TMI腾讯营销洞察《腾讯2022新职业教育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我国整体职业教育行业现有学员体量约为3亿;市场需求增长乐观,未来一年有报名学习计划的约4亿;77%的存量学员在未来有续费/扩科意愿;年轻人群是市场主力,35岁以下占79%。

  学员体量的庞大,奠定了职业培训的万亿市场规模。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6年至2020年,中国职业教育培训行业的市场收入规模从5167亿元增至7242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达8.8%,2026年有望达到11107亿元。

  庞大的学员体量、快速增长的市场规模,以及学科类、非学科类培训遭到最严格监管,职业教育赛道变成资本青睐的香饽饽:2021年,职业教育一级市场共发生融资61笔,融资总金额破78亿人民币,在整个教育行业的投融资占比创下近年新高。

业务转型,K12机构能否借机涅槃?

  急于转型的K12巨头们,蜂拥而入职业教育赛道。

  好未来在去年7月发布轻舟品牌,宣布进军成人职业教育领域,未来将着重布局语言培训、考研、留学三大业务板块;高途集团公开表示,要全面转型成人及职业教育培训,目前开设税务、语言等大量职业课程,职业教育学员人员已扩展到全年龄层。

  “教培机构转型的成本很大,因为与职业教育的对象、师资、教学内容完全不对称,仅在渠道上还留有一些优势,不能发挥出原有的实力。”对于教培机构的转型一说,翟巍并不看好,“除非这个企业足具规模,有足够的物力财力去支持内部大换血。”

  就目前的赛道来看,职业教育主要分为两类:传统职业教育和新职业教育。传统职业教育包含公务员、会计师、教师资格证和人力资源考试等等,例如中公和华图在公务员和教师考试领域深耕多年;新职业教育大多与近年来兴起的网红业态有关,包含配音、剪辑、数据分析、Python、新媒体等,在这个赛道,不仅有潭州教育这种风头正盛的在线教育品牌,还有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大厂的投身布局。

  显然,对于K12机构而言,不太需要专业技能型人才的传统职业教育属于成本较低的转型之路,但这也就面临着另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与深耕多年的老品牌抢占市场。

  如此分析,门槛越高的职业教育培训越有望享受到更多红利。如国内领先的从事非学历、应用型IT技术高精尖人才教育培训的高新技术企业传智教育,学科涵盖avaEE、HTMLJS+前端 、Python+大数据开发、人工智能开发、UI/UE设计等十余门学科;再如致力于为中小民营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生态化知识服务和智力支持平台的行动教育,皆是因为所授课程的稀缺性、专业性而具备核心竞争力。

  资本的热情就是最直接的证明,据多鲸教育研究院发布的《2022中国职业教育行业报告》显示,2021年职业教育一级市场共发生过61笔融资,融资总金额超过78亿元人民币,投融资数量在整个教育行业中的占比达到近5年来的新高。具体到所投机构的主营业务,大多集中于IT技术学习、数字化课程等领域。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