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中科院因不堪近千万续订费停用知网?起底知网生意经:借鸡生蛋年收入近12亿

2022-04-19 18:50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6806)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聚焦 | 中科院都用不起了?起底知网生意经:借鸡生蛋年收入近12亿

  中科院因不堪近千万续订费停用知网,再次将知网抛上火山口。

  4月17日,“因续订费用近千万,中科院停用知网”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随后,多个涉及知网的话题,频上热搜。4月19日,中国知网发布说明。

  《说明》称,长期以来,中国知网与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紧密合作,共同致力于文献信息保障服务。

  《说明》称,2022年,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对包括知网数据库在内的国内外部分数据库的采购模式进行了调整,由统一集中采购模式转变为有需求院所组团联合采购模式。经过友好协商,调整知网数据库订购模式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由各院所选择订购内容,计划在近期完成组团工作、签署协议并启动2022年度服务。

  《说明》称,2021年度协议期满后,为满足科研人员和广大师生的文献获取需求,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与知网商定延长订购服务至3月31日。在4月1日之后的过渡期间,知网延续了各项服务,未出现服务停止或中断的情况。知网也将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至2022年度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近日,一则落款为中国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的邮件在网上流传。该邮件指责知网近“千万级别”的续订费用和“苛刻”的续订条件,并表示因谈判无法达成一致,目前中国知网已暂停中科院对CNKI数据库的使用权限。

  通知称,根据上述情况,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正考虑通过维普期刊数据库和万方学位论文数据库对CNKI数据库形成替代保障。

  4月17日,中科院图书馆处某位负责落实此事的老师向媒体证实,网传的近“千万级别”续订费用和停用知网访问一事属实,中科院各大所正积极应对因停订知网带来的影响。

学术界苦知网久矣

  事实上,多所高校对知网服务价格过高及不断涨价问题,提出疑问。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表示,学校将暂停知网的使用,原因是续订价格太过高昂,且每年报价都在上涨,2010-2016年之间,知网的使用费共上涨高达约132%,年均涨幅约19%,“学校已无力承担”。

  因为续订知网的价格大幅上涨,“学校无法就续订价格与知网达成一致”,北京大学、太原理工大学也发布即将停用知网的通知。这一风波还曾波及河北、山东、云南等地多所高校。

  据光明网报道,最近10年间,至少包括北京大学等6所高校公开表示对知网的涨价行为“不堪重负”。

  据记者了解,这些当事高校不久后便又重新订用了知网服务,但这并不意味相关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

  “学生、教师都要用,知网一家独大,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上述一所高校图书馆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与高校的拉锯战中,知网上调价格,高校和师生承担的直接、间接成本越来越高昂。

  一位北京高校图书馆原负责人告诉媒体,“学校每年给知网大几十万,今年超过了80万元,每年都涨,超过承受范围了”。高校图书馆资源主要分为纸本图书期刊、中文和外文数据库,“购买知网占中文数据库购买经费超过三分之一,只能减少购买其他的一些子库”。

  中国政府采购网上显示,2022年,上海师范大学以79.8万元的价格采购“中国知网”系列电子资源;北京语言大学以65.46万元的价格续订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中南大学图书馆以150万元的价格采购中国知网数据库;武汉理工大学2022年采购知网数据库的价格为127.85万元。

  同方知网的一名销售人员对媒体透露,中国知网的总体覆盖率比同为数据库的万方、维普好很多,而且对高校的覆盖率要大于对企业的覆盖率。一位知网管理人员表示:“知网并没有所谓的定价规则,每年的定价是根据当年文献量、核心资源、独家资源等等而定,同时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比如版权问题等。文献多了,价格自然上浮。”

  此外,去年12月,因百余篇论文被中国知网擅自收录,89岁的退休教授赵德馨将中国知网起诉至法院并全部胜诉,累计获赔70多万元。赵德馨胜诉后,知网将他的论文全部下架并不再收录他的文章,也引发网络热议。

主营业务年收入近12亿

  提到知网,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论文——写论文、评职称的时候可能才会用。在公众认知中,知网知识资源齐全、服务功能强大,其收录的海量文献数据,更是成为了论文写作的“必需品”。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国知网所属公司为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18日,是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的子公司。

  目前,中国知网已经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规模最大的“CNKI数字图书馆”,成为中国高校师生最常用的文献资料数据库。

  据同方股份年报,同方知网主要从事互联网出版与服务业务,目前已经形成“中国知网”(CNKI)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国学术期刊数据库》《中国博硕士论文数据库》、《中国年鉴全文数据库》《中国工具书网络出版总库》等一系列产品,以及知识资源互联网搜索、共享和网络出版服务。

同方股份K线图。

  财报显示,2020年,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1.6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93亿元,毛利率为53.93%。2021年上半年,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约为4.9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893万元,毛利率为51.3%。

  同方股份2021年财报尚未发布,不过根据业绩预告,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9.8亿元到16.8亿元。

  据报道,从本科生阶段开始,学生要撰写课程或学位论文、做文献综述,均需要阅读大量相关主题论文。而在知网浏览、下载论文,则是收集资料过程中绕不开的一环。不过,绝大多数高校师生对知网“收费下载论文”一事,感觉并不明显。这倒不是知网未对他们收费,而是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直接向知网交了包库订购费。

  2021年,知网也曾作出了降价下载硕士博士论文的“让步”。但是涨还是降,议价权还是牢牢握在知网手里。有分析认为,知网的根本问题,还是在于过于倚重垄断地位带来的“借鸡生蛋”盈利模式。仅仅下调学位论文下载价格,明显是敷衍大于诚意,并不是一个让社会满意的答案。

垄断之路还能走多久?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人反映有相似遭遇,文章被中国知网收录,但自己完全不知情。

  包括学者、业内人士、高校师生在内的多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很多人并非不知道“知网获取论文数据”的法律漏洞,但绝大多数论文作者更看重论文在学界的认可度,而这需要作品广泛地传播。因此,很多人都不会“计较”知网的这种做法。

  据中新经纬报道,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表示,中国知网侵权问题存在已久,但由于著作权侵权维权困难,判赔标准低,多数作者一般不会去主张权益。“同时大多数论文作者发表论文,其目的是为了传播自己的观点,而非获取收益,所以作者即使知道了被侵权,也会为了扩大论文的影响力而不去主张权利。”李旻称。

  在知网获利的同时,大量论文作者却因在投稿过程中“被同意”,而未获得应得的合理报酬。同时,众多期刊也因此被裹挟其中,逐渐成为弱势的一方。难怪有媒体称之为“借鸡生蛋”的生意。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知网的优势就是掌握了核心的版权资源,或者把绝大部分期刊的版权资源都买断了。中国知网如果没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地不断涨价,有可能会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

  有专家认为,“谁维权就下架谁的文献”确实解决了侵权的问题,却也堵住了文献原作者取得影响力的路径。对此,知网还应拿出更大的诚意,在为学术共同体提供文献服务的同时,本着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尽可能让作者获取他们应得的收益。

  半月谈评论指出:如何评估知网的收费行为,知网是否涉嫌行业垄断,相关问题如何整改,这些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必须得到回答。倘若任由知网在垄断之路上狂奔,任由舆论一次次发酵而又无疾而终,最终受到伤害的,将是学者的热情与学术的进步。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光明网、中新经纬、中国新闻网、澎湃新闻、央视网、极目新闻、新浪微博、中国知网、人民日报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