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业绩亏损、加速关店……消费升级之下,山东零售企业如何突围?

2022-03-31 18:48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44448)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好

  随着年报季到来,山东零售业上市企业2021年业绩相继浮出水面。截至目前,除利群股份,家家悦、银座股份均已经发布业绩预告。其中,家家悦预计2021年度净利润亏损最高达3亿元。银座股份则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披露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为0.23亿元至0.33亿元。不过,其扣非净利润仍然为负。

  记者梳理发现,以2020年为分水岭,百货零售业急转直下。截至目前,三家企业均处于近五年来同期业绩低谷。有业内人士坦言,为应对疫情和电商冲击,近年来实体零售业加速线下线上融合发展,然而面对线上流量,“配送费等成本也越来越高,卖得越多,反而可能赔得越多”。线下房租压力和线上配送成本叠加,正在令整个行业进退维谷。

现状

山东三大零售业上市企业业绩持续低迷

  山东零售业正在经历“倒春寒”。根据家家悦发布的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2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约175亿元,比同期增长约5%;预计公司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亿元至-3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达160.8%-170.1%。

  与此同时,山东第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银座股份发布公告称,预计 2021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0.23亿元至 0.33亿元。这也意味着,继2020年净利润亏损3.86亿元后,银座股份有望扭亏转盈。

  不过,公告内容同时显示,2021 年度公司扣非净利润预计仍然处于亏损,区间为-0.14亿元至-0.24亿元。对此,银座股份表示,受疫情影响导致公司销售额下滑,执行国家及地方政府关于新冠疫情期间租户租金减免政策,为租户减免租金导致公司净利润减少。

  截至目前,作为山东零售业上市企业“三足鼎立”之一的利群股份尚未发布年度业绩预告。不过,从其2021年三季报情况来看,扣非净利润同样处于亏损状态,同比大幅下滑637.53%。

  事实上,如果把坐标区间设定为近五年,就会发现,以2020年为分水岭,三家企业的业绩便持续低位徘徊。其中,银座股份归母净利润较2019年高点,下滑超过四成,家家悦更是两年之间从4.5亿元的高点跌落至亏损。

  相比业绩参差,关店成为山东百货零售业上市公司的另一大关键词。以利群股份为例,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关闭华东区综合超市 7 家,关闭便利店及生鲜社区店 5家,共计12家;新增门店8家。对比2020年同期,公司新开门店达16家,无关闭门店。

  多关店、少开店,已经成为零售企业应对业绩下滑的普遍逻辑。家家悦2021年新增门店117家(含并购纳入合并的门店),较2020年减少15家。同时,其2021年的关店数量则从此前一年的18家陡升至43家。企业表示,新增门店带动了公司本期营业收入的增长,同时因疫情及经济下行,培育爬坡期较长,前期运营成本较高,增加了亏损。针对当前市场环境,对亏损且未来短期无法改善的门店,公司适度加大闭店力度,以减少相关门店在2022年及以后年度的经营亏损。

困境

“线上宅配,卖得多亏得多”

  显而易见,疫情影响下,线上消费习惯正在“加速养成”。根据艾瑞用户调研结果,与2019年疫情发生前相比,67.1%的用户认为使用配送平台服务频次增加,即配需求增势明显。即时配送品类也从早期的餐饮外卖,拓展到生鲜宅配、商超零售等全渠道零售。预计2026年,即时配送服务行业订单规模将接近千亿量级。

  对于靠传统零售起家的山东企业来说,分享千亿量级订单蛋糕,无疑是其转型升级路上的必选题。对于2021年业绩预盈,银座股份就表示,2021 年度公司创新求变,推进数字化转型,依托银座云逛街、银座到家平台,加快拓展百货、超市线上业务,构建到家到店业务新模式。

  硬币有两面。宅配订单助力零售企业业绩增长的B面,经营困惑同样如影随形。一位商超管理者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门店线上订单近年来明显提升,最高占比可达五成以上。但与传统印象中线上销售节省成本不同,对于商超主体而言,线上渠道等同于“赔本赚吆喝”。以他管理门店所在区域为例,假设客单价60元,纯利润20个点,也就是12元。这其中,配送费7.5元起收,再去除人工、费用等其他成本,门店基本赚不到钱,卖的越多,赔的越多。而如果遇到线上大促等节点,订单量暴涨,配送费同样水涨船高,“有时候大促需要临时找兼职骑手,配送费会给到10元一单,甚至更高,但是即便如此,都可能找不到人。”他坦言,虽然对于商超而言,宅配等于“烧钱”,但是为了抢市场,不做也不行,“顾客不出门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消费习惯已经发生变化”。

  反映在山东零售上市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上,截至 2021 年9 月 30 日,家家悦负债总额为 115.52 亿元,同比增长76.06%,资产负债率达80.56%;银座股份负债总额为100.97亿元,同比增长27.17%,资产负债率达80.15%;利群股份负债总额为111.27,同比增长31.41%,资产负债率达70.54%。

  一边是企业转型升级所需发展资金,一边则是不断高筑的债台和偿债压力,眼下的山东零售企业正在纷纷祭出融资大招。3月30日,银座股份发布公告,同意公司以分公司银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潍坊银座商城拥有的位于潍坊市奎文区胜利东街 4000 号 1 的房地产向渤海银行济南分行申请 2.5 亿元的抵押贷款,贷款期限为一年,贷款利率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执行,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前,家家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监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逐项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 2022 年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方案的议案》,非公开发行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为 60,842.00 万元(含发行费用)。其中,除30,000万元用于两个门店项目外,剩余30,842万元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对策

着眼产业链创新 零售企业加速转型

  近日,山东发布《“十大扩需求”2022年行动计划》,明确“十大扩需求”行动是山东省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实现供给和需求两端发力的重大任务。值得关注的是,传统消费升级、新兴消费扩容列入行动计划,且线上线下一系列打法颇为具体。如,开展城市商圈智慧化改造提升,建设40余个农产品供应链基础设施项目,实施新零售“百千万”工程,培育供应链服务平台等等。

  零售业直接面对消费者,作为产业链上的最后一环,也最先承受消费环境改变所带来的销量影响。“零售业大有可做,只不过比起以前,需要从业者更加具有创新精神,在提升产品品质上下更多功夫。”采访中,不止一位经营者发出这样的感慨。

  一位给商超供货的面食加工企业负责人现身说法。他告诉记者,传统面食产品难以适应市场消费升级需求,随着原材料、人工等成本上升,销售下滑,经营压力日益突出。这让他们意识到,想要产品获得市场认可,有更好的销售价格,必须深挖产业链,摆脱“大路货”标签,让产品更有“含金量”。

  于是,企业开始寻求“跨界”融合发展,凭借十余年的食品销售累积的资源,他们很快与一家上游蛋鸡养殖企业达成合作,组建食品科技公司,投资建设现代化智能蛋鸡养殖场,同时与科研院校专家合作成立技术团队,主打中药科技、无抗养殖,并先后取得7项知识产权专利,并且在去年成功通过山东省科学技术厅认定,成为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企业。经过长达五年的准备积累,企业推出的叶黄素蛋、DHA鸡蛋等创新产品迎来了“爆发期”。今年初,他们在京东旗下会员制精选超市1号会员店上架的自有品牌DHA鸡蛋,虽然售价是普通鸡蛋的两倍多,却一经推出便在零售市场持续飘红,一天销售最高可达二三万盒。

  事实上,眼下以新业态取代旧业态为特征的迭代,正在零售行业加速蔓延。号称阿里新零售1号工程的盒马,从最早的盒马鲜生店、到盒马MINI、盒马邻里、盒马X会员店,其2016年诞生以来的短短几年间已经尝试了近10种业态。另一方面,所谓新零售的风口上同样不乏风沙。新零售另一代表企业永辉超市此前发布公告称,预计2021年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同比减少44.7亿元,净亏损38.9亿元,这是永辉2010年上市后,首次年度录入亏损。

  变局之中,山东零售业企业也在不断“上新”。例如,家家悦瞄准本土仓储式会员店,去年底首家会员店正式在济南开业,由400多位成员组成专业采购团队,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网罗了3000多款商品,直接对接厂商,力求以“优质优价”打动顾客。银座股份提出,推进存量门店产品线打造,增强会员黏性,提升会员运营能力。利群股份则在着眼加快便利店、社区店等布局力度的同时,成立华东区供应链公司,加快拓展外销业务。

  某种程度上,零售企业正在被拉回同一起跑线,谁能创造出更多玩法,吸引消费者下单,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