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财报 | 商汤亏损扩大背后:超高研发投入 AI产业何时能大规模商业化?

2022-03-30 16:5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956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贝贝

  作为“AI第一股”,商汤科技上市以来一直备受关注。

  3月25日,商汤科技披露上市后的首份年报业绩,2021年实现营收47亿元,同比增长36.4%,毛利率为69.7%。 尽管营收增长,经调整后亏损净额为14.2亿元,同比上升61.5%,但整体表现仍然优于市场预期。

  在高收入,高毛利率下,30亿的研发的投入是导致商汤亏损扩大的主因。根据年报,商汤2021年研发投入30.6亿元,占比收入的65.1%。

  相关专家表示,人工智能商业化目前多是定制化服务项目的形式,产品标准化程度以及可复制性都较低,需要持续研发投入;而规模化应用仍有局限,使得高额的研发投入难以摊薄,运营成本较高,因此人工智能公司一直处于“烧钱”多、难盈利的局面。

  商汤方面表示,2022年将保持行业领先的研发投入及竞争优势。而商汤何时能扭亏为盈,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营收47亿,拿30亿砸研发

  财报显示,商汤2021年亏损额调整前高达171.4亿元,其中,2021年优先股及其他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亏损高达135亿元。在剔除优先股价值波动等影响后,商汤净亏损14.2亿元。公司公告进一步指出,由于商汤于2021年底完成上市,2022年及之后不会再进一步产生该项亏损。

  其实,盈利是商汤一直未能解决的难题。2018年至2021年,商汤亏损净额分别为34.33亿元、49.67亿元、121.58亿元及171.4亿元,四年累计亏损377亿元,调整亏损净额则分别为1.5亿元、11.55亿元、7.08亿元及人民币14.2亿元,累计34.3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亏损缺口较去年迅速扩大,同比上升61.5%。

  据安信证劵分析,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在于研发人员规模扩张导致商汤研发投入进一步加大。截至2021年底,商汤研发人员为 4274 人,较 2020年的2803人新增 1471 人,研发人员占总员工人数的七成。

  商汤研发团队的强大,业界有目共睹。拥有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的商汤创始人汤晓鸥,是香港中大多媒体实验室(MMLab)的创办人,该实验室曾和麻省理工、斯坦福的实验室一起入选世界十大人工智能先锋实验室,科技实力强大。其他联合创始人也均是名校博士学位……在现有的公开信息中,截至2021年6月底,商汤科技研发团队里共有40位教授、250多位博士(含博士生)、超过350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堪称人工智能界的学历巅峰。

  事实上,为建立长期竞争优势,商汤一直保持着行业领先的研发投入水平,过去四年累计研发投入超80亿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商汤总营收47亿,却豪掷30.6亿元投研发,占收入65.1%。

  高研发水平也逐渐构成了商汤在AI领域独特的技术壁垒。截至2021年末,商汤全球专利资产累积达到11494件,相较于上年同期大幅增长96%,其中发明专利占比达78%,科研属性尤为明显。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以2020年收入计算,商汤科技是亚洲最大的AI软件公司,在国内也是最大的计算机视觉(CV)软件公司。

       市场趋于理性

  一旦企业选择重研发,即开启了烧钱模式,走上的是一条荆棘之路。AI公司经受亏损的同时也要面对市场的质疑。

  作为港股规模最大的AI公司,截至3月29日收盘,商汤总市值约2084亿港元,虽然相比上市初期的3000亿港元高位已出现明显回调,但相较其上市日的开盘市值而言也已产生了较大涨幅。

  相较于其他AI公司,商汤已算是受到了市场的认可。1月27日,港交所刚上市的创新奇智上演“上市即巅峰”,发行价和开盘价为26.3港元/股,开盘很快破发,截至3月29日收盘,创新奇智报每股14.9港元,总市值剩约82亿港元。除了创新奇智,2021年以来,鹰瞳科技、格灵深瞳相继遭遇了首日跌破发行价的“尴尬”。

  事实上,科技公司初创期间亏损似乎早已成为行业“共识”,例如同行业的C3.AI、Palantir等企业,初创期间都背负着市场的质疑。但能否成长为一家伟大的公司,重要的是看亏损背后行业布局和企业运行逻辑。逻辑对了,长期主义才有意义,造成的亏损才能算是暂时性的。

  商汤科技将自身定位为用技术赋能百业、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平台型公司,自主研发并建立了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以构建行业壁垒。其一贯的发展策略是以SenseCore人工智能基础设施作为聚合研发投入的底座,来支撑企业、城市、生活、汽车四大板块的发展,持续提高从数据到AI模型生产再到场景应用、商业化的闭环效率。

  对此,商汤科技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大规模的商汤科技人工智能计算中心中心AIDC启动运营,有望进一步打开商业化空间。根据公司公告,2022年1月公司在上海临港自建的AIDC已经启用,设计峰值可达到3.74exaflops,可以一天内完成训练目前全世界参数最大的AI模型。以此为基础,一方面将推动公司自身AI模型准确率与工业化量产能力的提升;另一方面公司将进一步对外开放,为各类产业、科研、城市 管理提供 AI as a Service 智能计算服务,作为新的商业化模式,有望帮助公司实现更多的客户获取与更深的客户合作,从而推动公司业绩增长。

       大规模应用是盈利破局关键

  资本市场回归理性的背后,实际上是对AI公司商业模式的持续关注与拷问。对此,行业专家认为,一方面,AI公司目前多是定制化服务项目的形式,产品标准化程度以及算法复用性都较低;另一方面,虽然 AI应用前景广阔,但目前实现商业化落地的板块较为集中,行业竞争激烈。

  研发,是保持技术优势和竞争力的前提。既然研发绝对值无法降低,面会商业化压力的AI公司只能寄希望于规模性,即每一份研发支出回报上的提升。

  商汤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截至2021年底,公司通过SenseCore生产出的商用模型数量达34,000多个,相较于2020年底增长了152%;公司人工智能研发的人效亦因此逐年提高,2021年研发人员每人年均生产的商用模型数增至5.94个,相较于2020年的和2019年分别提高了72%和13倍。

  光大证券指出,借助AI基础设施积累,商汤科技有望逐步加强AI模型的生产效率和可扩展性,实现商业化加速。同时通过逐步实现规模经济,经营杠杆改善,Non-GAAP亏损率有望保持收窄趋势。

  招银国际则认为,中国AI公有云服务市场的竞争加剧,百度智能云的份额持续上升,市场高度集中,留给新进入者的空间很小。商汤AIaaS的业务规划依然有待进一步观察。

  除了基础设施,在具体的落地场景中,智慧商业和智慧城市是商汤科技的核心业务,营收占比合计超过87%。

  以商汤营收贡献最大的智慧城市板块为例,在国内,此板块是AI最早的商业化落地赛道,如今仍是AI落地市场容量最大的主赛道之一,但该领域竞争者众多,俨然已成为一片红海。 不必说来自AI企业之间的竞争,就连传统行业龙头与大型设备供应商也加入了竞逐,例如,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硬件龙头企业,以华为等为代表的大型ICT综合厂商等。

  根据IDC报告,2020年中国计算机视觉市场规模为16.6亿美元。其中商汤科技、旷视科技、海康威视、云从科技、依图科技位列前五,大华科技位列第八,计算机视觉市场规模前十中,有两家硬件企业在榜。

  随着竞争加剧,商汤也在调整自己的业务布局。“2022年一季度完成组织架构升级,成立智能汽车事业群及数字空间事业群,更大力度发展智能汽车业务及打造行业领先的元宇宙赋能平台。” 商汤相关业务负责人表示。

  针对何时能扭亏为盈,商汤上市之时,商汤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徐立也曾感叹道:“先有持续的大规模技术投入带来创新,再有商业模式的发展,这是一条罕有人走的路,艰难之处在于商业上的不确定性。”

  总之,商汤能否迎来商业模式的重大突破,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