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颜关店、奈雪亏损、喜茶裁员 新茶饮头部企业受挫 泡沫将破?

2022-02-10 10:20 财联社阅读 (25616) 扫描到手机

在经历快速增长后,新式茶饮的泡沫开始显现。

  2月9日,有媒体报道称,喜茶内部大裁员,涉及30%员工、有部门被全裁,且存在高管拉帮结派等问题。

  “这并不是喜茶第一次调整,2020年相继对工程端、设计部门进行调整,后又将拓展开发部门裁掉,本次裁员主要涉及两个部门,具体裁员比例仍有待考证。”已离职员工袁元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

  但喜茶内部工作人员否认了裁员一事,其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相关传闻皆为不实信息,公司不存在所谓大裁员的情况。“年前少量的人员调整为基于年终考核的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同时,员工的年终奖也均已根据绩效表现,于春节前正常发放至员工手中。”

  事实上,由于扩张失序、盈利模式不清晰等问题,近期新茶饮的头部企业都先后受挫。

  先于喜茶登陆港股的奈雪的茶(02150.HK)也在8日晚发布了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经调整净亏损约为人民币1.35亿元-1.65亿元。而在此前,茶颜悦色也面对着连续关店、与员工反目等窘境。

  2022年,盈利难将是新茶饮头部企业面对的最大难题。

喜茶裁员?员工与公司各执一词

  据喜茶在职员工张伊宁介绍,裁员风波是在年会后爆发的。

  张伊宁向新消费日报透露,在年会直播中,要求发放年终奖的文字充满屏幕,而当日最大的红包只有188元,并没有发放入职时HR口头承诺的2-3个月年终奖。

  据媒体报道,在随后爆发的裁员风波中,裁员比例约为30%。

  上述喜茶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相关传闻皆为不实信息,公司不存在所谓大裁员的情况,年前少量的人员调整为基于年终考核的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同时,员工的年终奖也均已根据绩效表现,于春节前正常发放至员工手中。”

  对此,张伊宁认为喜茶官方的说法“不负责任,避重就轻”,但裁员数量应该不是报道中那么多。“喜茶裁员或与其当下的业务重点相关。此前喜小茶业务收缩,就出现了裁员,此次裁员或与其门店拓展瓶颈有关,2022年可能会调整开店速度。”

引进新CFO,意在登陆资本市场?

  有业内人员对记者坦言,喜茶在此时传出裁员,可能有意在2022年加速上市进程。

  而有多位喜茶员工向新消费日报记者透露,2022年初,喜茶引进了一位新的CFO Sams,此前曾在饿了么任职。这位“阿里系”高管,打破了喜茶内部“腾讯系”扎堆的现状。

  喜茶员工猜测,引进新高管就是志在IPO。事实上,喜茶已在2021年传出多次IPO消息,但均被否认。

  实际上,“新式茶饮第一股”奈雪的茶在登陆港股后,股价一直表现不佳。2021年6月30日,奈雪的茶在港交所上市当天破发,随后股价持续震荡下跌。截至2月9日收盘,报收7.13港元/股,较发行价下跌64%,市值缩水217亿港元。

财报显示,2018年-2020年,奈雪的茶收益为10.87亿元、25.02亿元、30.57亿元;净亏损分别为0.7亿元、0.4亿元、2.03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3亿元。

  此前业内有观点认为,奈雪上市后的表现,让喜茶的处境颇为尴尬。一方面是资方的期待,另一方面是奈雪“跌跌不休”的股价,是否会影响喜茶估值的担忧。

  奈雪上市后的表现萎靡,让喜茶看在眼里,也在试图改变过去较为单一的业务结构。

  2021年,喜茶横向进行了多项投资,有意扩大自己的业务线。天眼查信息显示,喜茶投资了新式茶饮品牌“和気桃桃”、野萃山、王柠两家广东本土茶饮品牌,以及精品咖啡Seesaw等。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院江瀚认为,喜茶必须形成自己的业务逻辑。从整个行业来看,喜茶面临的创新压力比较大,因此,想通过投资来扩大自己的行业竞争力,巩固公司的市场份额。

  从本土茶饮到精品咖啡,喜茶不断寻找新增量以及差异化空间。

  “喜茶IPO需要更多的故事,无论是多品牌战略,还是跨行业发展,都可以尝试。”零售行业分析师凌飞宇对记者表示,根本原因是新式茶饮品牌本身护城河不深。

  浦银国际研报中亦提出,高端现制茶饮行业在过去五年中经历了高速的增长。

  然而,产品技术壁垒低、行业准入门槛低、消费者品牌忠诚度低、中高端区隔不明显等特点造成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通过五力模型分析,我们认为高端现制茶饮玩家将受到来自现有玩家、新进入者及替代品多方的竞争压力,且面对消费者的议价能力不足。”

资本输血难持久,降价就会是出路吗?

  “资本加持下,新式茶饮短期内快速发展,导致品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塑造独特性。”凌飞宇认为。

  从2021年来看,资本对新茶饮的青睐达到顶峰。蜜雪冰城最先披露了融资20亿元的消息,由美团龙珠、高瓴资本联合领投,估值超过200亿元。

  蜜雪冰城估值翻倍后,喜茶紧随其后,在最新一轮融资后,其估值达600亿。此前,喜茶只官宣过两次融资消息,2016年8月,喜茶宣布完成来自IDG资本和知名投资人何伯权的过亿元融资;2018年4月,喜茶宣布完成4亿元B轮融资,美团龙珠独家投资。

  但资本的输血能力有限,新茶饮的头部企业都面临经营与上市压力。

  据久谦咨询中台数据,截至2021年三季度,喜茶门店数量达835家,门店增长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

  而根据奈雪的茶财报,2021年奈雪全年新开门店342家,基本完成全年展店目标,关闭门16家,净增加门店326家,截至2021年公司共经营门店817家,两家门店数量基本持平。

  以奈雪与喜茶为例,在一线城市的布局已经出现疲软迹象,新开门店的增加,加上昂贵的房租、人员、水电,成本压力明显,反而会影响业绩。

  2022年初,茶颜悦色等品牌开始上调价格以提高盈利能力,减缓亏损压力。

  但喜茶为了稳定基本盘,对部分产品的价格进行下调。降价幅度在1-6元之间,其中,纯茶类降价3-5元、包含芝芝莓莓在内的5款水果茶降价2-3元,此外,芝士小料降价1元。

  业内人士认为,“喜茶此轮降价,更多是通过拉升门店营业额后降低租售比和人力占比。这种降价是阶段性战略行为,进一步压榨中低端对手的利润空间。”

  但从此前的数据来看,喜茶业绩压力已经存在。以2021年10月份数据为例,喜茶门店均收入与销售坪效环比7月份下滑了19%、18%;与上一年同期相比,下滑了35%、32%。

  如何摆脱资本输血,形成稳定的盈利能力成为喜茶当下最大的问题。此次裁员风波中,喜茶员工认为,喜茶背后资方话语权太重,也会导致高层混乱,战略摇摆。

  但餐饮分析师穆杨表示,正是资方的支持,才让奈雪和喜茶得以在市场留存。如果品牌不在供应链、运营、开店节奏等方面修炼内功,是很难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依靠资本与营销就能跑出盈利模式。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