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 | 新潮能源摊上大事了!涉嫌违规担保或被ST 业绩却大涨

2022-02-08 23:09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4913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 | 新潮能源摊上大事了!涉嫌违规担保或被ST,业绩却大涨

  山东上市公司新潮能源摊上大事了,因为违规担保可能承担近16亿元的债务,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2月8日晚间,新潮能源公告,公司涉嫌违规担保,涉及公司可能承担的债务本金约为15.94亿元,约为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2.82%。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如在2022年2月8日公司披露《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不能解决违规担保问题,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事实上,新潮能源担保出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此前就曾因大额担保未及时披露而被证监会处罚。

       深陷25亿违规担保案

  因卷入一起25亿元的担保纠纷案件,新潮能源一审被法院判令需在15.8亿元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2月7日晚,新潮能源发布公告,披露公司涉及关于广州农商银行与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翔投资”)等多家公司与自然人的信托贷款诉讼纠纷的最新进展。公告称,根据一审判决结果,新潮能源、ST中捷(002021.SZ)、*ST德奥(002260.SZ)分别在15.8亿元范围内对华翔投资不能清偿的一审判决认定债务的二分之一部分承担赔偿责任;并分别在798万元范围内承担上述案件受理费及财产保全费。

  与此同时,上交所针对此次诉讼进展向新潮能源发出问询函,对新潮能源此前在回复函中声称《差额补足协议》加盖公司印章的真实性存疑的说法表示质疑,并要求公司全面自查并披露自身债权债务、担保及预计负债情况,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梳理发现,新潮能源被卷入的这起担保纠纷案始于2017年。2017年6月27日,广州农商银行曾与国通信托签订《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信托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预计期限为48个月。2017年6月28日、2017年8月3日,广州农商行通过国通信托分两笔向华翔公司累计提供贷款25亿元,并由新潮能源等主体提供担保。

  根据新潮能源与广州农商行签订的《差额补足协议》,约定新潮能源就广州农商行向华翔公司发放的信托贷款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协议内容显示,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广州农商银行在任一信托合同约定的核算日(含利息分配日、本金还款日以及信托提前终止日)未能足额收到信托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或收益时,应向广州农商银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2020年4月14日,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发出《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提前终止通知函》,决定于4月24日提前终止本信托并进行清算,同时按照相关规定对信托财产进行结束登记。而借款人华翔投资应于2018年6月28日归还本金5000万元、2019年6月28日归还本金1亿元均未归还,截至起诉之日,未偿还任何债务,差额补足义务人、股权质押人亦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广州农商行于2020年11月3日宣布贷款提前到期。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农商行早在2020年11月3日便向包括新潮能源在内的涉该案的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11月23日就该案件已正式立案。从信息披露的时间点看,其他2家担保主体公司第一时间就对该案件发布了相关公告,而新潮能源却对该事项保持缄默。

  直到2021年3月3日,经媒体广泛报道后,新潮能源才表示,因涉及广州农商行与华翔公司的信托贷款纠纷,被诉讼向原告承担35.82亿元的差额补足义务。相较另外两家上市公司,这一信息披露晚了4个月。

  更加奇怪的是,新潮能源彼时强调“该担保系违规担保”。经自查,公司档案中既没有上述《差额补足协议》原件或复印件,也没有涉及为广州农商行信托产品提供差额补足的协议、法律文件、信函的原件或复印件。此外,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或监事会也未曾审议过涉及为上述函件提及的信托贷款提供差额补足的相关议案。

  对于该案件,新潮能源2月8日发布公告披露进展,称如果不能在一个月内解决违规担保问题,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在解决违规担保问题,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同时表示,当前,公司已经采取措施应对,并称公司目前正在积极准备二审上诉。

       未及时披露重大担保曾受处罚

  查询资料发现,新潮能源在担保事项上违规,已经不是第一次。2017年,公司曾违规为恒天中岩提供了近7亿元的担保,也因此受到证监会处罚。

  证监会网站2021年12月公布针对新潮能源的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131号)。经查明,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时及未按规定披露相关担保事项,具体违法事实如下:

  2016年6月1日,北京恒天龙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恒天龙鼎)与上海珺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珺容战略资源5号私募基金基金合同》(以下简称珺容5号),恒天龙鼎出资5亿元作为优先级投资人,参与新潮能源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资产项目。2016年6月13日,恒天龙鼎与北京正和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和兴业)签订《回购协议》,约定正和兴业在恒天龙鼎支付5亿元基金认购价款之日起9个月内一次性回购其基金份额,并约定由三家公司及两名自然人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此后,恒天龙鼎与前述五方签署了《保证合同》。2017年10月,恒天龙鼎向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中岩)转让全部珺容5号基金份额。恒天中岩亦与正和兴业签订《回购协议》(编号htzp017-01),约定正和兴业回购恒天中岩持有的珺容5号基金份额,前述《回购协议》同时约定由新潮能源作为保证人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

  2017年10月14日,新潮能源时任董事长黄万珍、时任总经理胡广军安排时任监事杨毅在《保证合同》(编号htzp017-05)上加盖公司公章。前述合同主要内容为:新潮能源作为保证人为正和兴业的履约义务提供担保,担保范围为正和兴业基于《回购协议》(编号htzp017-01)所负义务,担保方式为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下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涉及担保金额613,337,534.25元,占新潮能源2016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24%。

  对于上述担保事项,新潮能源未及时予以披露,也未在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

  2018年6月20日,因正和兴业始终未按约定履行回购义务,恒天中岩将正和兴业、新潮能源起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正和兴业支付回购价款613,337,534.25元及违约金63,483,793.43元,并由新潮能源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8年12月1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向新潮能源公告送达《应诉通知书》,相关事项新潮能源已公告披露。

  2021年3月22日,恒天中岩就该案提出撤诉申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恒天中岩撤诉,相关事项新潮能源已公告披露。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决定:

  一、对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二、对黄万珍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三、对胡广军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四、对杨毅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公开资料显示,新潮能源于1996年11月21日在上交所挂牌,截至2021年9月30日,宁波国金阳光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34亿股,持股比例6.39%。

  黄万珍自2014年4月11日至2017年12月21日任公司董事长;胡广军自2014年4月11日至2018年4月2日任公司副董事长;杨毅自2016年11月30日至2018年6月15日任监事。

       去年净利润预喜,股价也大涨

  公开资料显示,新潮能源原来是一家主营房地产业、电子元件制造业的企业,逐步落实公司将石油勘探、开发和销售业务作为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和利润增长点的战略转型。

  新潮能源近年来一直陷入多事之秋。就在去年,公司控制权争夺持续上演新的戏码,接连出现董事会监事会否决改选提案、“双头”董事会形成等奇葩治理现象,随后还陷入股东质疑管理层提案涉嫌虚构内容等漩涡。

  从业绩上看,新潮能源却强劲反弹。今年1月26日,新潮能源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预计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亿元,业绩强劲反弹,实现扭亏为盈。

  从二级市场看,新潮能源在2021年股价大涨,曾一度从1.54元涨到最高的3.09元,实现翻倍,全年下来,股价涨幅也超过48%。

  2022年以来,国际原油市场呈现持续拉涨态势。刚刚过去的农历春节假期,海外原油价格再度刷新阶段高点。2月4日,国际原油价格再度大涨,美国WTI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报92.31美元/桶,涨幅2.04美元或2.3%,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报93.27美元/桶,涨幅2.16美元或2.4%,创出逾7年新高,上周WTI累计上涨达6.58%,布伦特原油累计上涨5.78%。而北京时间2月7日早间,布油已触及94美元/桶,创2014年10月以来新高。这对于新潮能源来说是重大利好消息,给其业绩增长提供了机遇,新潮能源能否尽快肃清公司之前的担保问题等负能量,开足马力前行,有待公司管理层的高效运转。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中新经纬、财联社、证券时报、界面新闻。中国经济网、公司公告等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