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市值管理、保本协议、基金挂靠……起底看不见的私募江湖

2022-01-21 13:49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84595)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建立一个好声誉需要20年,而毁掉它只需要5分钟。”股神巴菲特的这句名言,足以将私募江湖中“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故事悉数概全。

  近日,券商前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某涉嫌操控证券及内幕交易被捕入狱;去年,知名私募基金人叶某实名爆料“伪市值管理”一事一度成为各界关注焦点……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度,证券公司及其从业人员违法违规案例就达418件。

  从1984年伴随着股票诞生的第一只私募开始,这支中国资本市场上生猛且蓬勃的力量,便一路风雨兼程,生根发芽。私募江湖的“水面”之上,固然能描摹出美好的“彼岸”,但“水面”之下却总有看不见的“触礁”,掀起资本市场上汹涌的“暗潮”。

  联合做庄操控股市,保本协议违规签订,身份挂靠真假难辨……在又一起涉案人员落网之后,风口财经采访到了几位私募“江湖中人”,试图从他们的故事里,还原出这 “江湖”中看不见的隐秘角落。

变了味的市值管理

  张远(化名)眼中的市值管理,在一场饭局之后便失去了原来的“味道”。

  2017年,初入私募圈的张远受邀参加省内某小市值上市公司的调研,在调研结束的一段时间内,该上市企业与包含张远在内的几名基金经理进行了一次私下见面,原本只是普通的饭局,却将一桌人推向了违法的边缘。

  “他们先是旁敲侧击,有意无意地提一些市值管理的东西,所谓的市值管理,说白了就是联合基金经理进行股价操控。”张远回忆道,若此时意见达成一致,接下来便是更为大胆的操盘计划:建仓、拉升、高位接盘、减持出货、收割韭菜、建仓、再次循环。

  “这些人胆是真大,为了钱很多事情都做得出来。”在张远的认知里,市值管理与股价操控原本泾渭分明、迥然各异,前者属于为追求企业价值最大化的管理创新,后者属于博取不正当利益的违法行为,无需论证。但在金融圈这个名利场,人遇到的诱惑天然就要大很多。张远尚且能够将金钱取之有道,却终究代表不了所有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时到如今,张远仍然记得当晚饭桌上的荒唐谈话,“好几家私募机构跟企业联系在一起,有的负责锁定筹码,有的负责拉升,有的负责出货,或者不同时期有不同分工,这次让你踩雷,下次让你拉升,这次让你拉升,下次让你锁定筹码,然后再进行利润分成。”至于分成的比例,采用圈内最常见的“三七开”,基金经理拿大头,一切都是线下交易。“赢了是自己赚钱,亏了是投资者赔钱,赚钱容易得有些不真实。”彼时几乎被颠覆三观的张远这样想,而“为什么有些基金经理总是将业绩做得很烂”这一问题似乎也在心中有了答案。

  那一晚过后,张远通过网络自媒体平台将该上市企业寻找市值管理团队一事进行了曝光,引发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事件最终却以没有实质性证据潦草收尾,张远也再没有听说那家企业做市值管理的故事。尽管从那以后张远成为了圈子里的“异类“,他仍然希望自己当初的曝光能够防患于未然。

见不得光的协议

  “既然协议不具备法律效益,那签订与不签订有什么区别呢?”在巨亏百万之后,杨雪(化名)幡然醒悟。

  作为一名自媒体创业者,杨雪赶上了时代的红利,想到自己这些年也赚了一些钱,于是打算进行投资理财。为保险起见,杨雪选择了由国内某一流大学同学推荐购买的私募基金产品。当时的杨雪以为,一流大学同学,成功人士云集,交友圈高度重合,一切看起来都很靠谱。为了进一步消除杨雪的顾虑,该同学还信誓旦旦地出具了承诺,承诺在私募基金到期赎回时如有亏损,由他向杨雪来支付差额。于是两人私下签订了保本协议,杨雪分两次认购该基金,总共投资200万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天有不测风云,基金到期后出现了严重的亏损,杨雪拿着当初的协议去跟同学索要赔偿,却遭到了同学的耍赖。“他一口咬定资产新规出台以后,不允许存在保本理财产品,所以签订的保本协议本身就不合规,我没有办法起诉他。”怪只怪当时的自己太天真,这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协议,对方吃定了杨雪不敢跟他对簿公堂。

  “很多基金经理跟你私下签订的协议只是心里安慰,起不到任何维权作用。”杨雪的微信群聊里有很多被骗的例子,这些人行业不同,年龄各异,却都遭遇过差不多的套路。“遇到这种事的人一般找的都不是正规机构,机构不可能跟你明着签订这种协议,大家基本上都是通过别人介绍的渠道购买产品,全凭信任,真要出事没法找。”

  事实上,杨雪口中的渠道更像是私募中民间派的分支,这些人脱离机构单打独斗,只为自己效力。由于不属于任何机构,业绩也是千差万别,很多基金经理的信息甚至都搜不到相关背书,购买他们的产品一般通过人人介绍。也正是因为这层身份的隐秘,为很多隐秘协议的诞生提供了温床。

真假难辨的身份

  “投资规模上万亿,五年来的平均收益就只有几个点,你敢信?”在看到产品净值持续过低一年之久后,孟世伟意识到自己大概率是上当了。

  2019年,孟世伟通过某券商渠道购买了两款产品,起初的几个月,两款产品的走势稳中上涨,但坚持了不到半年,产品净值就开启了一路下跌模式。“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整个大盘都不是很好,跌一点我也可以接受,但一直跌算是怎么回事?后来大盘都开始反弹了,它还在跌。”孟世伟不能理解,别人理财,跌涨浮沉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在跌倒处趴下再没有了反弹?

  产品净值常年低于1,已经可以算是反常现象。对此,孟世伟也跟基金经理提出过质疑,但对方的回答总是敷衍了事,“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大环境就是这样,大家都不好过,感觉不是很专业。”孟世伟表示,自己是经朋友介绍选择的该基金经理,一方面有朋友的面子,另一方面也确实觉得该基金经理业绩出色,“看他当时的履历表,也不像是能做出这种成绩的人,有点怀疑实际操作另有他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际操盘人不是对外宣传的基金经理,这在私募圈里还是很常见的事情。”如今混迹私募圈多年的张远表示,因为相关部门要求比较严格,有些基金经理的业绩无法展示甚至达不到要求,只能挂靠在某个有牌照的私募公司。甚至有一些私募机构,高管挂的是基金经理,但是操盘的只是普通员工。

  号称基金从业第一挂靠平台的“番茄挂靠”曾在某社交平台公开表示,国内某些已在运营、已发行产品的私募公司,其配备的人员均不符合要求,为达到基金协会整改要求,这些私募公司需要大量基金从业证件挂靠。基于此,“番茄挂靠”已经摸索出一条相关产业链。

  “私募基金设立门槛过低,底层架构很混乱。”身在江湖,张远也不禁感叹这江湖的险恶,“而这些投资者仿佛都看不到。”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