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丨9日内两次破纪录 最高赚50%!可转债打新才是“真香”?

2022-01-07 09:59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31302)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丨9日内两次破纪录,最高赚50%!可转债打新才是“真香”?

风口财经记者 谭风敏

  从频频破发到打新盈利50%,可转债已从中国资本圈的“小透明”成长为“香饽饽”。

  1月6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隆22转债总发行规模70亿元,网上申购有效申购户数为11,294,420户,网上中签率为0.02376563%,隆22转债也凭这个成绩一跃成为可转债新规发布以来打新参与户数最多的可转债。

  回顾2021年,可转债站上投资C位,最高打新收益达到50%。那么,过去一年里出尽了风头的可转债,能否在2022年延续这一势头?

连续破纪录!单只可转债打新户数再创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上一个转债打新申购户数最高纪录诞生于2021年12月28日,与新纪录仅相隔9天。

  2021年12月28日,卡倍亿和贵州燃气发布公告,卡倍转债和贵燃转债打新户数双双突破1100万户,其中,卡倍转债申购户数为1107万户,贵燃转债申购户数为1119万户,创造当时的可转债打新申购户数最高记录。9天后,隆基股份带领它的隆22转债强势来袭,以1129万户的成绩一举打破贵燃转债创造的记录。

  投资者高涨的打新热情直接拉低了可转债的中签率,发行规模2.79亿元的卡倍转债中签率仅有0 .00052 65447%,发行规模10亿元的贵燃转债中签率0.00456848%。而前一晚发行规模高达500亿元的兴业转债中签率则高达0.09857132%,由此可见,可转债发行规模越大,中签率就越高。

  可转换债券是公司债券的一种,票面利率较低,但是投资者有权在规定时间内按照转股价格将持有的债券等额转换成公司股票。对于投资者来说,股价越高于转股价格,债券越值得转股。发行公司为了降低融资成本,他们乐于见到投资者将手中的债券转股,到期也就无需还本付息。

  我国首支可转债诞生于1991年,可转债打新概念却在2017年才进入大众视野。2017年9月,证监会修改了可转债打新规则,将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即投资者无需持仓市值、无需实缴资金,真正将可转债打新的大门向公众投资者敞开。风口财经记者统计发现,新规之后,新发行可转债的申购量从0.06亿手暴涨至51.56亿手。

  然而,2018年,股市行情的持续低迷浇息了投资者的打新热情,新发行可转债申购量回归个位数,破10亿手已是难得。“2015年-2018年是股市熊市,虽然纯债市场行情与股市相反,但是可转债有较强的股票属性,受股市行情影响较大,牛市行情从2019年1月开始,投资者可转债打新的热情才逐渐开始恢复。”资管行业分析师陈雨暮告诉风口财经记者。直到2020年的牛市行情到来,可转债打新才真正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打新最高盈利50%,新能源是主要赚钱券种

  2021年,可转债凭借最高50%的打新收益,赢得打新一族的青睐,参与打新的账户数屡创新高。

  打新族对可转债趋之若鹜,多是因为可转债市场交出了亮眼成绩单。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上证转债指数呈持续上升态势,并于年底成功突破370点,2022年开年同样延续了去年的涨势。兴业证券固定收益研究院最新研报显示,2021年可转债创造了超预期的牛市,除了1月下旬、9月中旬的调整外,转债在全年多数时间均实现了极佳的赚钱效应,平均收益达到26.71%,新能源行情贡献了最大的转债赚钱券种。

  记者统计发现,2021年共出现3只上市首日开盘价达到150元/张的可转债,涨幅达到50%,分别是长汽转债、韦尔转债和天合转债,正股分别对应长城汽车、韦尔股份和天合光能,分别是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半导体龙头股和光伏概念股。

  陈雨暮告诉风口财经:“2021年可转债市场涨得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2021年是周期股和小盘股的牛市,而转债的发行公司大多是周期行业或者小公司;另一方面,纯债市场的收益率太低,固收+转债的投资品种是很多机构的选择,甚至出现供不应求的景象。”

机构观点:2022年转债大概率跑输股市

  事实上,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可转债市场几乎上演了一场“破发大会”。

  前有2020年底七日内五只个券破发,分别是海波转债、永安转债、祥鑫转债、北陆转债和万顺转2;后有明电转债、靖远转债、海兰转债创造2021年开年三连“破发”;本钢转债、鸿达转债等更是跌破80元/张,突破价格下限。一时之间,可转债的“暴富神话”破灭。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2020年末的可转债破发主要基于估值较高,可转债的转股溢价率高达15%以上,超出正常水平,理论上可转债转成正股应该是没有溢价或溢价很小的。

  机构观点认为,2021年1月末转债市场杀跌的原因有三个:一是信用风险的扩散,转债价格下限被突破;二是股市大盘股和小盘股行情两极分化;三是流动性收紧加大可转债赎回难度。

  因此,可转债的价格不仅受到债券溢价率较低这一规律的限制,还受股市波动的影响。根据兴业证券给出的可转债平均修正溢价率的折线图,如今可转债的溢价率已达到历史高位。兴业证券固定收益研究院研报显示,转债的赚钱难易程度,主要由估值的变动方向决定,目前转债估值已经达到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高估值风险显然难以忽视。

  研报还提到,“2022年转债较大概率跑输股市,依然以跟随股市风格为主。2021的转债溢价率抬升主要由于新能源扩散行情、小票行情、债牛、资金流入、集中放弃强赎等,最重要的是新能源行情持续性、债市走势、市场大小风格;并且,若市场表现不佳,选择强赎的公司可能会增加,转债潜在收益空间有压缩的风险。当然,我们可以给2022年股市更多的期待,但想要维持目前的高估值,获得2021年的赚钱效应的可能性不大。”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