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市值一日蒸发千亿背后:万亿电池帝国裂缝究竟有多大?

2021-12-26 08:21 财联社阅读 (26650) 扫描到手机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小鹏汽车决定削减宁德时代的供货份额,引入新的主力电池供应商中航锂电。对此,小鹏汽车相关负责人回应财联社记者表示,“车辆生产的零部件供应链需要不断完善,才能更好地保供保产,更加准确地预测交付周期。”

  针对上述情况,《科创板日报》记者试图向小鹏汽车方面了解更多细节,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相关回应。

  截至12月24日收盘,宁德时代报收于576.80元/股,股价下跌7.28%,总市值为1.34万亿元。与前一日相比,宁德时代市值一日内蒸发了1055.24亿元。

“追兵”来势汹汹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宁德时代现在的优势主要在于规模与规范的体系。面对二线电池厂商的竞争,宁德时代有被蚕食的可能。因为其近两年技术提升缓慢,主要是规模竞争。而二线电池厂商具有配合厂家、供货及时的优势。”

  装机量方面,今年12月初,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发布了今年10月全球动力电池装机容量排名。排在前10名的企业分别为:宁德时代、LG、松下、比亚迪、SKI、三星SDI、国轩高科、中创新航(原名:中航锂电)、蜂巢能源、亿纬锂能。

  具体来看,宁德时代再次位列榜首,当月市占率为34%,但装机量环比下滑16%至8.9GWh。与此同时,二线电池厂商竞争激烈:国轩高科超越中创新航,排名第七;蜂巢能源挤下力神电池,排名第九;亿纬锂能取代远景AESC,排名第十。

  产能规划方面,当前,受新能源汽车下游超预期增长刺激,国内动力电池厂商正开展一场“扩产竞赛”。今年12月,宁德时代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公司按当前市占率测算,到2025年设计产能至少应达520GWh。

  此前,《科创板日报》记者从中航锂电战略发布会获悉,2025年该公司规划产能超500GWh,2030年达1TWh。此外,蜂巢能源更是宣布2025规划产能600GWh。

电池厂商博弈加剧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当前,不少车企选择了多家电池供应商,且不乏二线电池厂商的身影。

  天风证券研究显示,12月9日,工信部发布关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51批)拟发布内容的公示。

  在上述公告中,长城公告了旗下欧拉品牌的纯电动轿车芭蕾猫,均采用磷酸铁锂电池,电池供应商分别为宁德时代、国轩高科、蜂巢能源。零跑公告了C11的五个版本,其中,两款搭载三元锂电池,供应商为宁德时代;三款搭载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分别为瑞浦能源、蜂巢能源、中航锂电。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车企寻找电池厂商的主要标准在于,一是满足车企的技术水平要求;二是满足采购价格要求;三是具有较强的供货能力。其中,一旦电池厂商供货中断,将会影响车企按期交付新车。”

  此外,有多位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宁王’的龙头地位目前较难被动摇,但与其他电池厂商的差距或将逐渐缩小。”

技术创新不容忽视

  “宁德时代与二线电池厂商各有优势。同时,车企与电池厂商之间也在进行博弈。”一位汽车领域资深分析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如是说。

  当前,不少车企尝试通过自产电池厂,从而降低成本、掌握核心技术、解决被供应商“卡脖子”的问题,加大自身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

  在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自造电池是整车集团必然选择。电池成本至少已占电动汽车整车价格约25%。而实际上,作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动力电池在整车成本中的占比已达30%-40%。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以及电动化趋势加快,电池成本的控制成为竞争的焦点,将直接关系到产品竞争力和单车利润。”

  与此同时,技术创新成为各方博弈中不可忽视的存在。

  今年11月18日,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对《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21年本)》(征求意见稿)和《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公告管理办法(2021年本)》(征求意见稿)同时公开征求意见。其中,《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21年本)》(征求意见稿)提出,引导企业减少单纯扩大产能的制造项目,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锂电池是一个非标准、技术快速推进的电化学产品。”

  “目前,宁德时代在电化学技术研发能力、极限制造、商业模式等方面构筑了较强的壁垒。不过,一旦业内出现了颠覆性的化学体系,或其它电池体系路线,且实现规模化发展,这将会对头部企业造成较大冲击。”有动力电池领域资深从业者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

  此外,有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对于宁德时代来说,护城河、订单都还在,其实市场怎么看待宁德时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宁德时代如何专心做好产品,不被股价、市值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