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财务总监、副总集体离职,主营业务“天花板”明显……万隆光电“江山易主”?

2021-12-14 19:58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9781)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这年头,独董、高管离职俨然成为了二级市场的关键词。

  12月14日,万隆光电披露公告称,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郑静,董事、财务总监、副总经理施小萍,董事朱国堂,副总经理林轶枫因个人原因辞职。

  风口财经发现,如今集体辞职的郑静、林轶枫、施小萍为多家公司合作伙伴,其中,董秘郑静的相关联企业多达11家,5家为已注销状态。此外,从2018年开始,万隆光电的非经常性损益存在连续多年异常过高的嫌疑,针对众多疑点,风口财经多次致电万隆光电,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回复。

高层离职、股东减持,实控人已放弃挣扎

  高层离职或许是压垮万隆光电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宣布四位高层集体离职的同时,万隆光电公布了关于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相关事宜的独立意见,意见表示同意增补雷骞国、茅剑刚、叶泉为公司董事候选人,并提交公司股东大会予以审议,至此,此前频传的“易主”事件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9月7日,万隆光电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许梦飞的通知,其与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付小铜、雷骞国于9月7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许梦飞拟转让给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付小铜的股份数量分别为358万股、477万股和537万股。

  此外,万隆光电拟向特定对象雷骞国发行1877万股股票,不超过发行前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0.00%,发行价格为23.98元/股,雷骞国拟以现金形式全额认购。本次发行完成后,千泉科技、立安民投资和付小铜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权不可撤销地委托至雷骞国行使。

  若此次交易顺利完成,万隆光电实际控制人将变为雷骞国。

  事实上,早在这些大规模股份转让之前,实控人家族就已经踏上了减持套现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许泉海为万隆光电的实际控制人,其女许梦飞、妹夫徐锦梁、外甥女徐孟英、外甥朱一飞均在股东之列。据风口财经梳理,2020年,徐锦梁、徐孟英、朱一飞分别减持了68.6万股、68.6万股和137.2万股。2021年,减持队伍更加壮阔,除实控人之外,独董、高监管也扎堆减持。3月,董事朱国堂减持3.08万股,交易金额约97万元;董事、副总经理徐凤仙减持2.88万股,交易金额约91万元;董事、副总经理施小萍减持1.3万股,交易金额约41万元。5月,许泉海、许梦飞向自然人姜丽协议转让266.32万股、76.75万股,累计转让比例达5%,转让价款共计92,62.8,9万元。

  同时,另一重要股东华凯投资也在频繁减持。去年11月,华凯投资减持68万股,套现约2389万元;今年3月,累计减持136万股,套现约4216万元;8月,再度减持68.61万股,套现约2058万元。

  前有大股东减持,后有高管集体离职,上市短短四年,万隆光电一代人的故事已快到尽头。

非经常性损益连续多年过高,主营业务“天花板”明显

  从业绩来看,万隆光电也早已伤痕累累。

  2017年,万隆光电创业板上市,主营广电网络设备及数据通信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上市之前,万隆光电的业绩保持稳定增长,募集资金也主要用于设备升级和项目扩产,在2015年—2017年,归属净利润分别实现3902万元、4500万元、4678万元,但在上市后的第一年,业绩却出现了“变脸”式下滑,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1444万元,到了2019年归属净利润仅为1224万元。不足上市年的四分之一。

  疑点也出现在业绩下滑的这一年。风口财经发现,2015年—2017年,万隆光电的非经常性损益占归属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2%、2.1%和11.5%,但从2018年开始,这一数字开始出现断崖式上升,2018年—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占归属净利润比例分别高达79.2%、152.5%和111.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万隆光电年报显示,2020年的归属净利润为6041万元,其中,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高达6864万元,而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为1224万元,其中政府补贴一项高达11366万元。

  也就是说,这些年万隆光电除了政府补贴、变卖资产之外,其主营业务处于一直亏损状态。

  半年报中,万隆光电提示了两大主要风险。一是行业市场竞争加剧的风险,互联网电视用户的大幅增长严重冲击了广电数字电视业务,压缩广电运营商上游设备提供商的市场空间。二是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风险,截止上半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为2.69亿元,数额较大。

  主营业务“天花板”明显,实控人也面临“易主”,万隆光电未来的路并不平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