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丨青岛何以成为AI斗“兽”场?这一核心要素送出关键助攻

2021-12-07 19:26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51682)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白菊

  城市强不强,关键在产业。人工智能,是观察一座城市科技创新能力的重要窗口,正在成为城市竞争新的角力场。

  近日,郑州、沈阳等地获批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以下简称“试验区”),试验区数量增加至17个。

  青岛也有新的动向,极视角科技正式将公司注册地从深圳迁入青岛,企业名称由“深圳极视角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山东极视角科技有限公司”,青岛或将再添一家AI准上市企业。

  实际上,近年来,众多AI企业纷纷前往青岛寻求合作机会,青岛正在成为人工智能圈最为关注的城市之一,人工智能板块正在悄然间崛起。

  在激烈的产业竞争中,青岛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成色如何?产业进阶跃升的机会在哪里?

       科技成色正在发生变化

  将时间线往前拉,不难发现,青岛在人工智能板块的布局蹄疾步稳。

  去年12月,由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投资孵化而来,以“技术产品”+“行业场景”双轮驱动模式,为制造、零售、金融等行业提供AI方案的创新奇智将总部由深圳迁至青岛。

  今年5月,“人工智能+数据智能+产业智能”技术应用独角兽企业以萨技术将总部从北京迁入青岛西海岸新区。

  今年6月,为金融、交通(民航)和智慧城市等场景提供“行业+AI”解决方案的高重科技将注册地由上海变更为青岛,公司名称变更为“青岛高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落地青岛的背后都有资本的力量助推。

  极视角股东中有4支青岛基金,持股总计超过13%;已于今年6月启动上市进程的以萨技术,青岛青松资本是其投资方。

  创新奇智背后的青岛基金包括即墨区国资背景的青岛甲子创智股权投资基金和海创母基金旗下的海创千峰新旧动能转换母基金。今年6月,创新奇智正式启动上市进程,冲刺国内“AI+制造”第一股。

  高重科技的B轮、C轮融资里也有“青岛籍”基金的身影,由青岛天奇领投的B轮融资,出资方包括青岛创投引导基金管理中心、即墨丁字湾科技金融投资有限公司等国有平台;其C轮融资,领投方为青岛3家国资背景的产业基金,三家基金的实控人分别为胶州市国资委、青岛城投和青岛国信。

  人工智能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举家搬迁落户青岛,头部企业也把目光投向青岛寻求深层次合作。

  2019年,华为、腾讯、海康威视、科大讯飞、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15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部企业聚首青岛,联合发布《人工智能产业共同体青岛宣言》,携手建立“人工智能产业共同体”。

  2020年,阿里云、图趣、猎豹移动、磁云、寒武纪等一大批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部企业先后来到青岛,寻求合作,青岛的人工智能“朋友圈”越来越大。

       AI独角兽抢滩青岛的底层逻辑

  经济基础是产业发展的“土壤”,研发能力、产业协同、营商环境、资金和人才支持是“阳光雨露”。从北上广深迁入青岛的人工智能企业,到底看中了青岛什么?

  “青岛最吸引我们的原因是为人工智能企业开放场景,而场景是人工智能安身立命的根本。”在一次座谈会上,极视角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陈振杰给出了选择青岛的理由。

  场景,这个在多个场合屡次被提及的关键词为何如此重要?

  人工智能被视为打开产业“智变”的钥匙,其发展主要有四个关键:数据、算力、算法和应用场景。应用场景,正是“AI+”后面承接的要素。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扎进厚实的产业土壤,用刚需产品来提升产业效率,是人工智能最大的价值。

  厚实的产业基础孕育着丰富广阔的应用场景,这正是青岛发展人工智能得天独厚的优势。

  青岛工业体系完备、产业门类齐全,涵盖全部41个工业门类中的36个,是国家第一批5G试点城市、人工智能教育试点城市,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丰富,能够为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发展提供广阔空间,是天然的“试验场”。

  举例来说,在人工智能的重要应用场景汽车行业,青岛拥有庞大的极具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既有北汽新能源、上汽通用五菱、奇瑞等整车企业,也有力神(青岛)、乾运高科、海卓动力(青岛)、特锐德等细分领域龙头企业,也不乏森麒麟轮胎、双星轮胎、泰德轴承等配套企业强力支撑。

  去年,青岛公开发布500个“工业赋能”和100个“未来城市”应用场景,建成启用人工智能国际客厅,让人工智能企业通过青岛就能对接各行各业、各类要素、世界各地。

       青岛距离“第一梯队”还有多远?

  根据《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产业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数(2021)》,除直辖市外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为深圳、杭州、广州、南京、成都、东莞、珠海、苏州、西安、合肥,青岛位列14名。

  在人工智能的赛道上,城市之间的比拼已经迈向了集群的较量。

  首先,各地争先提出人工智能发展目标。西安提出 2022年将初步建成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核心区;成都力争到2023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突破800亿元。

  其次,制度供给源源不断。苏州将人工智能作为先导产业进行培育发展,出台人工智能专项支持政策;成都先后获批建设国家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认为:“人工智能因为应用领域太广泛,不可能一家公司来做,必须要做生态。”

  围绕着科大讯飞,合肥打造了全国首个定位智能语音、人工智能的产业基地——中国声谷;成都,吸引了一批人工智能行业龙头企业落地,培育了一批本土企业,形成了从基础支撑、核心技术到上层应用的全产业链企业集群。

  集聚是一种方式,做强生态才是终极目的。在这一方面,青岛也已有迹象:科大讯飞全球中文学习平台、科大讯飞产业加速中心、青岛芯谷高通中国歌尔联合创新中心、歌尔国家级虚拟现实制造业创新中心、云知声·华通人工智能融合创新实验室等一批科创技术中心落地青岛,华为(青岛)智谷、腾讯5G智慧影视云启基地、百度智创基地、歌尔长光研究院等一批产业孵化园区加速建设。

  产业的崛起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仅仅依靠一两家龙头企业,需要长情和专注,更需要一群志同道合、仰望星空的伙伴。对于青岛而言,极视角科技等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的选择和青睐,是青岛人工智能加速版图崛起的生动注脚。青岛的目标绝不是撒一粒粒种子这么简单,而是让一粒粒种子长成广袤的森林,汇聚成更强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