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证照失控,独董接连辞职,真视通陷内讧风波!回应风口财经:领导在想办法

2021-11-29 19:4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977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屋漏偏逢连夜雨,真视通的处境有点儿难。

  近日,真视通发布公告称,包括公章、财务专用章在内的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并已对公司日常管理造成严重不利影响。与此同时,公司另一则公告称,独立董事吕天文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董事一职。就在此前一周,公司独立董事姚建林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一职。

  印章失控、两独董前后离职,公告一出,股东“内讧”的说法甚嚣尘上。关于“内讧“是否属实?此次公章失控是否真的与外界猜测的股东内斗风波有关?风口财经致电真视通进行求证,对方不置可否,并表示目前公司内部情绪较为稳定,领导们正在积极商讨解决分歧。

印章、证照失控源于“内讧“?真视通回应

  真视通公告披露,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何小波于11月16日向原保管/持有公司印章、证照的杜毅、谭伟发函,要求移交原保管/持有公司印章、证照进行保管,但遭到后者拒绝。真视通表示,虽然多次催促,但截至公告出具日,公司上述印章、证照仍未移交至有权保管的部门/人员保管。公司上述印章、证照已处于失控状态。

  对于这份公告,真视通新老股东之间意见出现了分歧。其董事马亚(老股东方)认为,该公告披露的内容严重失实、不准确、不完整,他表示,公司印章、证照交由多媒体板块财务负责人杜毅保管,是五位老股东与公司董事长何小波一致商讨做出的决定,何小波未与老股东重新商量的情况下,单方面做出安排,违反了与老股东的约定。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其独立董事吕天文却对公告不发表意见,表示具体情况不十分清楚,弄清楚事实的真相超出了其能力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与印章失控公告同时发出的还有吕天文的辞职公告,这也是继11月18日独董姚建林递交辞职申请之后,又一任独董离职。目前,公司三位独立董事仅存一位。11月26日,深交所发布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印章、证照失控以及两名独董辞职事项,这也是公司半年内收到的第三封关注函。

  “高层起内讧”、“独董干不下去了”……股吧里的股民炸开了锅,一时之间负面言论甚嚣尘上。11月29日,真视通股价开盘大跌,截至下午收盘,报9.85元/股,跌幅2.57%,距高位时的16.16元/股已然腰斩。

  风口财经致电真视通董秘办公室,对方表示可以理解相关公告给外界带来的负面情绪,但阻止不了高层之间的意见分歧。对于记者追问“内讧”一说是否属实?这次公章失控是否真的与外界猜测的股东内斗风波有关?对方不置可否,只表示:目前企业内部情绪较为稳定,领导们正在积极商讨解决办法,事情的相关进展会及时公告。

由来已久的内斗风波

  故事还要从2019年真视通新老股东间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说起。

  2019年8月,苏州隆越控股公司(下称“隆越控股“)与真视通原控股股东、实控人王国红和胡小周,股东马亚、陈瑞良、吴岚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双方约定,隆越控股以4.47亿元的交易价格受让转让方合计持有的11.78%公司股份,并与王国红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后者将其剩余持有的14.59%公司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全部委托给隆越控股行使,直至王国红减持完毕其所持公司股份为止。

  此番交易完成后,真视通控股股东由王国红、胡小周变更为隆越控股,实控人变为王小刚、何小波两人。

  与此同时,协议双方还签署了一份《承诺函》。正是这份“秘而不宣”的“对赌协议“,成为了此番“内斗风波”的导火索。

  《承诺函》显示,在降低应收账款金额和控制存货规模方面,王国红方承诺2019年真视通合并报表原业务存货及应收账款总规模比2018年度下降20%,2020年度控制总规模在5.5亿元内,2021年进一步控制到5亿元内。若上述指标未完成,王国红方将与当年度实际规模和承诺规模的差额部分等值的真视通股票或资产(若承诺人无等值股票)质押给隆越控股作为担保,直至相应款项收回。若该相应款项2023年12月31日前仍未收回的,则由王国红方以现金方式对隆越控股进行补偿。

  然而真视通并没有完成任务,2020年,真视通合并报表原业务存货及应收账款实际规模与承诺规模相差了1.83亿元。对此,隆越股份认为,王国红方应遵守承诺,向隆越控股无偿质押差额等值的真视通股份。因此提起诉讼,并司法冻结王国红所持有的9.06%真视通股份。新、老股东之间的矛盾由此生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矛盾不断加剧。据真视通公告显示,8月23日到9月9日之间,隆越股份曾先后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真视通股份2%,进一步缩小与原实际控制人王国红之间持股比例差距。截至目前,隆越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真视通28.38%的表决权,原控股股东共持有真视通11.22%的表决权,隆越控股明显更胜一筹。

  监管层似乎也早已留意到了这一点,曾在8月18日、20日连发两封关注函,要求对公司管理制度、新老股东的协议纠纷等相关事宜进行详细说明,关于这两封关注函的回复公告经历了屡次延期之后,至今仍未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