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被调查,或涉MPS收购事件

2021-11-29 18:37 中国基金报阅读 (12884) 扫描到手机

  11月29日,有消息称,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

  发生了什么?

  据第一财经报道,或许事涉此前闹的轰轰烈烈的MPS踩雷事件。

  简单说下MPS踩雷事件。2016年,光大证券跟当时的资本宠儿暴风集团合伙,设立一个海外并购基金,打算买下欧洲一家体育版权公司MPS。这个基金,招行作为优先级出了大头(28亿),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分别以LP身份出资的6000万元和2亿元均是劣后级出资。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不仅光大证券的投资打了水漂,蒙受了数十亿元的损失,连续两年计提减值,还惹上了官司,被招商银行“撕”,要求还钱。

  总之日子并不好过。

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被调查

或涉MPS收购事件

  据第一财经报道,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或许事涉暴风集团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事件。记者随即向光大证券求证,不过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官方回复。

  说作为出资方之一,时任光大证券CEO的薛峰对这起海外并购如此评价,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他说:“中国拥有人数最多的体育粉丝,体育产业已经成为当下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起海外并购事件让光大证券不仅投资打水漂,还蒙受了数十亿元的损失。

  因为此事,薛峰还被监管谈话。

  2019年3月18日,上海证监局发布《关于对薛峰采取监管谈话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决定》称,光大证券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对重大事项未严格执行内部决策流程,薛峰作为公司时任总经理,对上述问题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因此对其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而在MPS项目2019年2月爆出风险两个月后,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一职。

  2019年4月30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9年4月28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薛峰先生的辞呈,薛峰先生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薛峰先生的辞任自辞呈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薛峰先生已确认,其与公司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亦无其他因辞任而需知会股东的事宜。

  据第一财经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薛峰辞职后一直抱病协助调查MPS事件。

数十亿投资折戟海外并购

  光大证券MPS踩雷事件,要从2016年的海外投资说起。

  2016年,光大证券孙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浸辉”)联合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设立了浸鑫基金,并拟通过设立特殊目的载体的方式直接或间接收购境外MP & Silva Holding S.A.(MPS)公司65%的股权。

  在这场投资中,光大资本和光大浸辉直接和间接对浸鑫基金的投资合计7175万元。其中,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之一出资人民币 6000万元。而另外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出资本息合计约35亿元。但由于该基金采用的是结构化的方式,光大资本还为两个优先级投资人出具了《差额补足函》,这让光大资本的风险敞口进一步扩大。

  根据此前签订的《差额补足函》,在两名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光大资本须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也就是所谓的“兜底”。

  这也是MPS踩雷事件后,光大证券面临一系列诉讼的根源所在。

  公开资料显示,创立于2004年的MPS 公司是一家运营分销全球体育赛事版权的公司。其拥有的版权资源包括2018及2022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法甲联赛、英格兰足总杯、巴甲联赛、法国网球公开赛、国家橄榄球联盟、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棒球经典赛、NBA和西班牙篮球联赛等赛事。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MPS在被收购后没过多久就遭遇严重的经营危机,相继失去意甲、英超等赛事的版权,现金流出现重大问题,2018年10月17日,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将用于偿还债权人。

  而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从而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被两大银行告上法庭:还钱

  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暴风投资、光大资本、光大浸辉之外,浸鑫基金还有11家LP,背后的出资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东方资产、钜派投资及云南、贵州省国资均有踩雷。

  出资额最大的是招商财富,以理财资金出资28亿元。紧随其后,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爱建信托两家出资6亿元和4亿元,其中爱建信托仅为通道,实际出资方为华瑞银行。此外,浪淘沙投资、深圳科华资、上海隆谦迎申投资等7家机构出资上亿。

  MPS踩雷之后,光大证券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先是和曾经的合作伙伴暴风集团 “打”起来了。

  2019年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合计共7.51亿元。

  在和暴风集团“撕扯”的同时,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被招行和上海华瑞银行告上法庭,要求还钱。

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浸鑫基金中的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

  此外,上海华瑞银行也因《差额补足函》以其他合同纠纷为由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两家累计诉讼金额超35亿元。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要知道,别说是光大资本了,其母公司光大证券2018年的净利润才1.03亿元。

  去年8月,根据光大证券发布的下属公司诉讼及仲裁进展公告,其子公司光大资本一审被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6亿元。 而该案件的二审也是维持原判。

  子公司赔完孙公司赔。

  2020年5月11日晚间,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于近日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而在此前的4月30日,光大浸辉还收到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支付申请人恒祥投资的投资本金1.5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这也意味着,因MPS踩雷事件,光大浸辉已累计被判赔投资本金5.5亿元。

  在子公司、孙公司面临巨额诉讼的同时,光大证券也为这笔失败的海外收购付出巨大的代价。

  2019年3月19日晚间,光大证券公告计提15.21亿元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同时公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原本净利润同比下降55%的业绩预告情况,更正为同比下降96.6%。此外,公司2020年报显示,该年度因计提MPS项目预计负债15.50亿元,公司2020年度非经常性损益减少15.50亿元,预计负债45.52亿元。

反击!索赔42亿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相关权益人索赔的同时,光大证券也在通过法律途径追讨MPS公司原卖方股东的有关责任。

  今年6月1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MPS事项及后续情况。

  光大证券在公告里表示,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浸鑫基金)的境外项目交易主体JINXINNC.(开曼浸鑫)在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RICCARDO SILVA ANDREA RADRZZANI等个人和机构提出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税务承诺违约的诉讼主张,涉案金额约为6.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