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丨ofo退押金又出“新玩法” 请别再给消费者“挖坑”了

2021-11-21 16:3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6801)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风口观察丨ofo退押金又出“新玩法”!请别再给消费者“挖坑”了

  近日,还没退完消费者押金的ofo推出一项“拉好友,帮你退押金”的营销活动。

  ofo小黄车App推出的“拉好友,帮你退押金”活动显示:邀请好友越多,退押金越快,不封顶。“好友下单奖励”显示:单单有奖,最高奖励购物金额的40%。“10元特惠充值”显示:充值成功,立即退2.5元押金。

  然而,面对这样的营销方式,网友怒了。

  ofo成立之时,曾受到各方资本的追逐。据ofo小黄车官网消息显示,2014年,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小黄车。从2015年3月17日到2018年3月13日,近三年时间融资9轮,金额超过21.46亿美元。

  然而,作为资本市场曾经的宠儿,ofo为竞争市场份额,野蛮扩张,管理不善增加的过量成本,挪用资金无限极爆雷,最后引发退押金大潮,走向资金链断裂境地。

  ofo通过收取消费者大量的押金,并且挪用这些押金,造成最终无法退还消费者押金这样一个情况,这种行为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按时退押金本来是消费者合法权益,此次,ofo又加上了邀请好友、再充值等条件,自然引起了用户不满。

  但回到ofo本身,“退押金”这件事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ofo App中仍有1500多万名用户在等着退押金,而押金的金额从99元-199元不等。就算按照99元来计算,待偿的押金高达14.85亿元。

  今年7月,关于东峡大通(ofo小黄车关联公司)的合同执行裁定书公开:自2019年底开始不再退还ofo平台承租人申请退还的押金,被约谈责令改正后,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及时退还承租人押金,被处以5万元罚款。因ofo公司未履行缴纳罚款的义务,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申请强制执行ofo公司。

  但早在今年5月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就对东峡大通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证券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

  截至今年7月25日,东峡大通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0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247次,终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09亿元。此外,ofo创始人戴威在今年年初已辞任相关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并已39次被限制高消费。

  现如今,无钱可退的ofo,一复出便又带来了“危险”的信号。拉好友帮退押金?怎么听怎么充斥着一股“传销”的味道,算算账更是觉得满头问号。而且,这种鼓励人拉朋友下水的操作,也是极其迷惑。

  2018年押金问题爆发后,戴威曾发表内部信称:“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的确,在2018年下半年的押金风波后,ofo尝试了诸多“缓兵之计”,例如上线了信息流服务“看看”和短视频广告业务“视听风暴”,甚至在新加坡推出“骑行挖矿”,用户骑车即可挖到ofo的合作币GSE。不过目前来看,这一切努力仍是徒劳,ofo的故事已经走到终章。

  创业者梦想的破灭,本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寻求脱困之道,也要找准方向,守住底线。无论如何,也别再“坑”那些当初支持公司发展的消费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