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上市公司违法被罚!暂不触及退市

2021-11-18 09:00 中国基金报阅读 (159091) 扫描到手机

  行政处罚的靴子落地,*ST艾格股民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11月17日晚,*ST艾格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 ,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被给予警告,并处以五百万元罚款。但根据《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认定情况,公司初步判断上述行为暂未触及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董事长王双义、财务总监刘汉玉分别处以处以罚金四百万元、三百五十万元,并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

       *ST艾格暂不触及退市,多数股民认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11月17日收盘,*ST艾格收涨2.60%,每股报价1.58元。

虚增7亿资产,第三季度利润近9成为虚增

  王双义、刘汉玉的指示下,*ST艾格或是也是受害者。

2019年11月,根据王双义、刘汉玉的安排,资金主管张一将艾格拉斯控股子公司巨龙互娱的4亿元资金转入霍尔果斯优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又将这笔4亿元资金转出至新嘉财(深圳)实业有限公司,最后这笔资金转入艾格拉斯第一大股东日照义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下称“日照义聚”)银行账户下。此外,王双义、刘汉玉又指挥张一通知子公司新疆艾格拉斯将3亿元资金转出至霍尔果斯优选,再转出至联方张家港中纺用于归还银行贷款。

  两笔资金涉及的7亿元资金均来自艾格拉斯及其控股子公司,发生关联方非经营性占款情绪,但艾格拉斯未在2019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其中,控股股东日照义聚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累计达到9.02亿元。

  7亿元的资金如何填补?2019年12月,王双义、刘汉玉又指使张一伪造两笔定期存款开户证实书,一笔为巨龙互娱4亿元存款证明,另一笔为新疆艾格拉斯3亿元存款证明,两笔虚假存款交由会计进行账务处理后,虚增公司其他流动资产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2成左右。

  2020年5月,上述两张虚假的定期存款开户证实书到期,王双义、刘汉玉再次指示张一进行更换,两笔资产期限均延长半年。延期后两笔定期存款收益也并入第三季度报表中,*ST艾利第三季度利润总额仅430.27万元,其中373.82万元为虚增利息收入,占比高达86.88%。

  此外,2018年4月至2020年6月,艾格拉斯子公司还发生11笔担保事项,累计金额12.98亿元。

  对于上述三宗罪,艾格拉斯表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双义、时任财务总监兼董事刘汉玉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证监会也给出相应处罚,王双义、财务总监刘汉玉分别处以处以罚金四百万元、三百五十万元,并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ST艾格处以500万元罚金,但不触及退市情形,股民也松了一口气。

控制权争夺

  控股股东投诉自家公司,在众多上市公司中也是少见的。

  今年9月,日照义聚在向董事会提交了3项临时提案,涉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换届选举以及公司章程的修订。

  对于日照义聚的提案,*ST艾格董事会认为临时提案的提名方式和程序不符合有关规定,决定不将前述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日照义聚随后向深交所投诉*ST艾格,也让日照义聚和*ST艾格董事会之间的矛盾走向台前。

  不过,日照义聚早在今年2月,将其所持全部股份的表决权(包括但不限于提案权、表决权、董事及监事提名权等)不可撤销地委托给上海越群,协议有效期为4年。直到8月31日,*ST艾格才收到委托人日照义聚和受托人上海越群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的扫描件。这也意味着王双义时隔7个月才告知*ST艾格表决权变更。此外,王双义在取得公司控制权仅2个月后便拱手让人,其迷惑行为也让*ST艾格的前景充满疑云。

退市生死线

  资料显示,*ST艾格主营业务为游戏开发、运营和代理发行等,公司此前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2015年-2016年,公司股价剧烈波动。自2017年起,王双义成为*ST艾格的董事长及总经理,公司也由混凝土输水管道向游戏公司转型。但转型不尽人意,仍旧没有扭转二级市场的疲态,公司股价也由51.29元跌至1.06元。

  2019年-2020年,公司业绩连续两年出现亏损,也于今年4月30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标星带帽,由“艾格拉斯”变更为“*ST艾格”。其中,2019年主营业务表现疲态,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5.47亿元,同比下降33.26%。更是因为并购标的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业绩不及预期,导致归母净亏损25.6亿元。

  目前,*ST艾格变更经营范围,再次面临转型,逐步剥离原先的游戏业务。公司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出售拇指玩的收入已经到账。

  不过,转型收效甚微,*ST艾格仍在退市边缘徘徊。扣除虚增利息收入后,第三季度利润收入不足60万元。

  近六个月,公司股东数也由7万户下降至5.4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