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营收稳步增长,股价直逼新低!青农商行发生了什么?

2021-11-09 19:4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3616)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谭风敏

  被房地产拖累的不只李亚鹏,还有银行。

  11月9日,青农商行报收3.8元/股,盘中最低价3.79元/股,距离去年创出的3.78元的历史最低价只有一线之隔。然而,三季报显示,青农商行的业绩并不差,营收同比增长19.34%,净利润增长10.48%。但是,青农商行对不良贷款率的控制存在瑕疵,上市银行中,仅青农商行、西安银行、浙商银行及重庆银行4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去年末有所抬升。

  光大证券认为,房地产信用风险的加大与继续让利压制了银行股的价格表现。

股价与营收“背离”,ROE暴露业绩增长“疲态”

  事出反常,青农商行股价与营收“背离”,原因几何?事实上,青农商行的业绩虽有增长,但疲态已现。三季报显示,2021年三季度青农商行净资产收益率(ROE)为9.78%,同比下降25%。

  按照杜邦分析法的思路,记者发现,青农商行的销售净利润同比下滑严重。2021年三季度,青农商行营业收入为29.29亿元,同比增长44.86%;扣非净利润为10.06亿,同比涨幅仅2.24%;销售净利润为0.34元,同比下降30.61%。这意味着青农商行2021年三季度净利润增长有限,无法跟上总营收增长的步幅,净利润增长疲态已现。

  为了稳定股价,今年6月,青农商行发布股东增持计划,拟增持不低于4095万元的股票,这项计划于今年8月份完成,期间股价反而从4.25元/股跌至3.93元/股。

  资管行业买方分析师陈雨暮告诉风口财经记者:“银行周期滞后于经济周期,所以银行业研究更看重量价质,量是贷款数量,价是净息差,质是贷款质量,当前银行业营收增长下降,仍处于下行周期。”不良贷款率就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质量的重要指标,因此投资者在投资银行股时,会倾向于选择不良贷款率较低的优质银行股。三季报显示,青农商行2021年三季度不良贷款率为1.71%,高于去年同期的1.46%。实际上,青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曾于2019年三季度收窄至1.43%,随后开始上升,如今已与2018年三季度的1.71%持平。

图片来源:广发证券研究报告

  不良贷款率的上升明显让青农商行的贷款损失扩大。据广发证券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青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从323.07%骤降至252.7%,期间不良贷款率从1.43%飙升至1.62%。拨备覆盖率是指商业银行为贷款损失风险计提的准备金余额与不良贷款余额的比值,拨备覆盖率下降意味着银行利用贷款损失准备金抵销了贷款损失。

  贷款损失从哪来?这就要看青农商行发放的贷款组成。2020年年报显示,青农商行贷款去向中,房地产业占比最高,达到22.76%,共贷出347.86亿元,相较于2019年末的21.03%有所上升。近期房地产企业财务暴雷现象频发,或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片来源:青农商行2020年年报

房企信用风险“拖累”银行股

  10月18日,青农商行因“房地产贷款管理严重不审慎”被青岛银保监局处以200万元罚款,行长刘宗波被处以20万元罚款。

  “问题”贷款要追溯到2015年,青农商行曾先后四次向青岛达安锦园置业有限公司放贷,共计贷出7.6亿元,如今对方逾期未还,青农商行无奈向法院提起诉讼。尽管青农商行在公告中明示已计提坏账准备,不会影响期末业绩,依然未能挽救股价颓势。11月5日最新公告显示,经调解,达安锦园承诺将按规偿还本息。然而,事态得到控制,青农商行的股价却并未按预期上涨。

  光大证券认为,房地产信用风险的加大与继续让利压制了银行股的价格表现,当前房地产领域信用风险发酵,市场悲观情绪蔓延。

  近来,频有房企爆出债务兑付危机。上周,佳兆业集团担保的百亿理财产品现兑付危机,阳光城集团意图推动美元债交换要约和国内私募债展期来延缓违约,遭遇“股债双杀”的世茂集团坦言债务需要借新还旧,奥园集团子公司京汉置业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房地产企业现金流出现周转危机,作为贷款方的银行同样面临坏账危机。三季报显示,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和平安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分别提升0.01个百分点、0.1个百分点和0.26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是指尽管借款人有能力偿还贷款本息,但存在一些可能对偿还产生不利影响因素的贷款,任由这些因素发展下去的话,贷款损失概率最高达5%。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一些银行三季度关注类贷款占比提高,主要是部分房地产企业出现短期流动性风险,大量房企贷款和个人未交付房产的按揭,信用等级下滑,划入了关注类贷款范围。

维稳政策将带来“房”“银”业良性循环

  被房地产拖累的银行股,究竟何时才能涨回来?

  事实上,房地产业与银行业是“共生”关系。在二者的良性循环里,房地产业作为重资产行业需要大量的现金流做周转,银行向房企释放流动性的同时也会得到贷款利息收入。浙商证券认为,全球房地产泡沫破裂的主要原因是信贷政策的收紧,此前热炒的房地产税提高的影响反而有限。

  10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答记者问时指出,随着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的落实,银行将制度对红档房企有息负债增长规模限制为0%的规定,误解为不得对其新发放开发贷款,造成了一些企业资金链紧张,后期银行将矫正对房企偏紧的信贷措施,特别是给予红档企业相应的信贷支持。

  监管层房地产信贷维稳指令发出后,效果显著。据统计,10月份房地产贷款投放环比增约1500-2000亿元,金融机构对房地产融资基本恢复正常。

  既然根本问题解决了,为何银行股股价依旧低迷?这是因为信贷规模虽然放宽了,但市场惯性还未结束。中信证券认为,目前部分地方信贷政策有所放宽,预计未来数月居民购房需求有望逐步释放,但由于市场惯性,短期内销售额复苏的影响相对有限,目前资金流动性表现仍是房企的主要关注点。

  然而,对于周期性极强的房地产业来说,看情绪不如看周期。2000年以来,我国房地产行业完整经历过三次下行周期,分别始于2007年9月、2011年1月与2014年2月,持续时间分别为16个月、15个月和16个月。国海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胡国鹏认为,本轮下行周期已持续7个月,相较以往只长不短,一方面疫情后的宽松政策拉长了此前的地产景气周期,另一方面“房住不炒”基调叠加房地产税影响,地产边际宽松的力度受限。当前地产下行周期仍处于上半场。

  深港证券认为,三季度公募基金重仓银行占比下降主要是受到市场对个别房企事件的担忧影响,随着政策托底,悲观预期将边际改善,银行经营环境也将出现改善。目前银行业投资有两条主线:一是前期受悲观预期影响回调较多的银行,如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二是区域优势突出、不良可控的农商行,如常熟银行、苏农银行和张家港行。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