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份PPI大概率破11% 全年GDP增长8.2%

2021-11-08 08:02 证券日报阅读 (235974) 扫描到手机

  国家统计局将于11月10日公布10月份CPI、PPI数据。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预测,10月份CPI将同比增长1.5%,PPI破“11”是大概率事件;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四季度需要财政政策保持积极,货币政策“稳中偏松”。

PPI大概率在10月份冲顶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首席宏观分析师罗志恒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期蔬菜价格快速上涨,在全球能源短缺的情况下,油价持续上升,10月中旬以来猪肉价格出现反弹,叠加去年同期低基数,预计10月份CPI同比增长1.5%。

  “虽然目前生猪存栏量依旧位于高位,但是受国庆节长假的影响,猪肉平均批发价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弹,预计10月份猪肉CPI同比大概率上行。同时,预计10月份交通工具、车用燃料CPI同比大概率继续上行;在2020年同期基数持平的背景下,综合考虑国庆节长假对消费的提振,宏观经济承压对居民收入与消费的抑制,预计10月份核心CPI同比大概率在9月份的基础上小幅波动。”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向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10月份CPI大概率会上涨,同比上涨幅度1%左右,环比上涨幅度0.3%-0.5%,其中对生活影响较大的食品类CPI,由于受洪灾等因素影响,同时存在猪肉价格低位运行和蔬菜鸡蛋等价格高位上行对冲现象,大概率同比略有上涨。受益于保供稳价等政策组合拳加持,预计第四季度CPI同比仍将保持上涨态势,预计涨幅在1%-2%之间。

  PPI方面,郑后成预计10月PPI同比大概率在9月份的基础上继续上行,破“11”是大概率事件。从新涨价因素来看,生产资料PPI方面,国际油价与有色金属价格难以大幅下行。生活资料PPI方面,衣着类PPI与耐用消费品类PPI同比大概率继续上行,预计10月份生活资料PPI同比大概率较前值小幅上行。

  罗志恒表示,受能耗双控、降雨天气、疫情反复等影响,动力煤、螺纹钢、水泥等工业产品供应偏紧,10月份制造业PMI出厂价格和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分别高达61.1%和72.1%,预计10月份PPI同比增长12.3%。

  宋向清预计,PPI大概率在10月份冲顶,预计同比上涨10%以上,11月份有望下行,第四季度同比将呈现下行态势。10月份PPI环比上涨2%-3%之间。

预计四季度GDP同比增长4%

  展望四季度经济形势,罗志恒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供需两端同时收缩,房地产投资和出口可能共振下行;微观主体活力和预期下降,经济内生增长动能的消费和制造业投资短期内难以有效回升,预计四季度GDP同比增速降至4%左右,全年实际增长8.2%。

  郑后成表示,从投资看,在房地产市场“合理的资金需求正在得到满足”的背景下,预计社融增速继续大幅下行概率较低,但是考虑到房地产调控的大方向没有变,因此M2同比与社融增速大幅上行概率较低,基于此,四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上行概率较低;消费方面,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我国包括投资与消费在内的内需较为疲弱,加大跨周期调节力度的必要性在提升。出口方面,通常情况下,下半年的出口金额要高于上半年,故对四季度的出口两年平均增速持乐观态度。

  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时,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会怎样配合?郑后成表示,我国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走势需要考虑到海外形势。四季度我国财政政策大概率保持积极,货币政策大概率“稳中偏松”。一是我国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六次峰会上做出承诺,“避免过早退出支持措施”,短期之内我国收紧宏观政策是不可能的。二是美国通过1万亿美元基建法案,在财政政策上保持积极,而在11月份的议息会议上,鲍威尔释放鸽派信号,预计货币政策收紧程度大概率低于市场预期。这就意味着我国宏观政策面临的外部掣肘大概率减轻。三是我国消费与投资面临较大压力,制造业PMI连续两个月位于荣枯线之下,且持续下探,表明我国大概率进入主动去库存阶段。宏观经济疲弱需要财政政策保持积极,货币政策“稳中偏松”。四是人民币汇率处于近年来的高位,保持较厚的安全垫,可承受货币政策“稳中偏松”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

  罗志恒建议,货币政策应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适度增加房贷额度,满足居民的合理购房需求;加强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支持绿色金融,助力能源转型和双碳目标的实现。财政政策提质增效,加快专项债发行和财政支出进度,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适当提高对中低收入人群补贴,避免物价上涨带来的冲击。

  宋向清表示,财政资金投放主要选择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生活资料供给方面,建议更多用于民生领域和价格向日用消费品传导较快的生产资料领域。加大对蔬菜等供应企业的税收扶持力度。信贷方面坚持现有政策导向,重点向物价影响较大的大宗商品生产和供应领域倾斜,在保供稳价的同时,护航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畅通,从而稳定市场秩序,激发市场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