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经纪公司闹掰实锤?千万网红博主李子柒深陷资本困局

2021-10-26 17:2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3223)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与经纪公司闹掰实锤?千万网红博主李子柒,深陷资本困局

  拨云见雾,李子柒动手起诉了背后MCN机构微念科技。

  据天眼查App显示,10月25日,四川子柒文化新增立案信息,一审被告为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刘同明。股东信息显示,四川子柒文化由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和李佳佳(李子柒)分别持股51%、49%。

  凭借“李子柒”这个IP,微念备受资本青睐,截至今年7月,已经获得7轮融资,外界对其估值超过50亿元。但今年7月,身为网红顶流的李子柒突然停更视频,并在平台发布“大清早报个警”、“资本真的是好手段”意有所指,至今已过去三个月,引发外界对于二者产生分歧的猜测。

  江湖上许久没有李子柒的传说了,可以预见,此次回归必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种种矛盾仍然在过去的大半年中不断酝酿,最好的结局并不是非要争出一个你短我长,这样只会两败俱伤。

消失三个月后,李子柒起诉微念

  消失3个月后,李子柒找到了,“寻人启事”可以撤下来了。

  天眼查App显示,10月25日,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刘同明,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相关案件新增立案信息,一审原告为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审被告为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刘同明。经办法院为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股东信息显示,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和李佳佳(李子柒)分别持股51%、49%。

  在此之前,网红顶流李子柒已停更多月。7月14日,李子柒发布做盐的视频后便停更。直到8月26日,李子柒助理表示,停更是因为李子柒在花更多时间进行学习。四天后,李子柒本人在平台中发布“大清早报个警。”并在8月29日回复评论称“资本真的是好手段”,随后便秒删这一评论。因此,外界猜测,李子柒与她所在的MCN机构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产生分歧。

  9月13日,李子柒助理发布微博证实和公司出现纠纷。但李子柒一直处于隐身状态。

  李子柒跟微念到底是怎么闹僵的?这其中的内情如何,我们外人难以揣测,但是单就李子柒公司的股权结构来讲,确实有些微妙。

  这其中有几个重要的关键点:持股比例超过1/3在重大事项上有一票否决权,持股比例超过50%可以对大部分事项的表决拥有控制权,而持股比例超过2/3几乎可以控制所有公司决策的走向。

  双方共同成立了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虽然微念持股51%、李子柒持股49%,但企查查显示该公司的参保人数为0,而微念的参保人数为504。这也意味着,实际运营李子柒品牌的人员基本上都归属于杭州微念,李子柒握有股权的公司更像一个空壳子。

  一旦双方合作破裂,微念完全可以将她扫地出门。

字节跳动、新浪、芒果出手,微念估值50亿

  李子柒的成功绝非偶然。2015年,李子柒刚好赶上了短视频的创作风口,彼时她没有团队也没有设备,只能凭借着一台手机默默的拍摄着。

  2016年,李子柒微博粉丝数量还不足1万,但已经小有名气。经验老道的微念创始人刘同明,很快嗅到了李子柒的商业潜力,专程飞到四川和李子柒见了一面,一顿火锅之后,就敲定了合作:由李子柒专注于内容创作,刘同明则负责流量推广。2017年,杭州微念为李子柒在四川设立文化传播公司四川子柒,李子柒的逆袭之路也由此开启。

  同年,微念改变了和李子柒的合作模式,由之前的合约模式转为合资公司模式,并共同成立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筹备李子柒视频品牌。

  在这场合作中,微念科技对李子柒的帮助包括:第一,帮助李子柒升级了视频制作手段和技术设备,提升了视频内容形式的质感;第二,为李子柒的账号在各个平台的早期推广付出了不少费用,在幕后协助运营各类账号;第三,排除外部干扰,为李子柒IP的形成保驾护航;第四,微念负责李子柒电商的全部运营、供应链工作和后续服务。

  微念赋能之下,李子柒的视频迎来爆火。曾经有媒体与刘同明进行过深入对话,他如此评价李子柒的成功:李子柒可遇不可求;微念要做自主品牌、IP品牌;根据李子柒的品牌调性,最终的切入点就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的可能受现代年轻女性喜欢的时尚食品“。

  李子柒代表巨大的商业价值,各路资本纷纷伸出橄榄枝。查看微念公司背后的股东结构,该公司有22位股东,其中自然人股东4人,分别是持股19.45102%的刘同明、持股3.85058%的罗一、持股2.2283%的楼永健以及持股1.36075%的吴云晓,其余18位股东几乎都是合伙企业,背后不乏资本大佬的身影。

  天眼查显示,目前杭州微念已完成多轮融资,估值高达50亿元。投资方包括华映资本、新浪微博、芒果基金、众源资本等创投大佬。

  2021年7月3日,微念公司宣布完成一轮新融资,本轮新投资方为字节跳动,以及老股东华兴新经济基金、琮碧秋实、华映资本,泰合资本担任本轮融资顾问。此前一轮股权融资完成于2020年10月,华兴新经济基金和众源资本共同投资,老股东新浪微博、华映资本、琢石资本、辰海资本、微念创始人刘大雄等跟投。

  除此之外,微念公司合伙企业股东背后还隐藏着一些上市公司,如持股5.10918%厦门为来卓识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背后的汤臣倍健(300146.SZ)、持股8.65731%的苏州工业园区八二五二期新媒体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背后有新华传媒(600825.SH)、持股6.13049%的福建辰海妙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背后有光线传媒(300251.SZ)。

网红和MCN的江湖纠葛

  不只是李子柒,如今很多有影响力的博主,都与MCN公司有着深度的联系。

  MCN公司运营网红博主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公司自主孵化,投入资源、从无到有打造出网红,这种账号和收益都归公司所有,网红只是“打工人”;另一种则是MCN找已经积累了一定人气的博主合作,承诺为其提供包装、推广和变现,双方会对收益达成一定的分成比例。

  MCN机构能更好的推广博主,博主也能在变现后反哺MCN机构,但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虽然理想,却不一定能够安然长久。

  一种情况是,“头部网红不好管”,MCN为网红在人设定位、内容创作、流量投放、稳定收益等方面提供支持,而当网红个人话语权随名气变大而增强,对利益分配问题逐渐抱有“不满意就离开”的态度。头部网红能够为公司带来比例极大的收益,相应地,公司也可能为留住顶梁柱而让出部分股份,比如MCN机构如涵在上市前给旗下第一网红张大奕15%的股份,并让其担任CMO。与此同时,粉丝量大的网红与其MCN有着天然矛盾,即前者倾向着力发展个人IP,而后者希望旗下网红资源能互相帮扶以分散风险。

  另一种情况下,MCN机构不似可倚泰山反成附骨之疽,在网红成长的道路上未尽应有之责,却安然坐享其创造的收益。尤其在初出茅庐时期,只顾埋首创作而法律素养较弱的网红常常易踏进成熟机构的签约陷阱,B站up主“林晨同学”在与MCN机构发生龃龉后控诉其不履行义务反而“勒索”300万赔偿金一事,正是一则实例。

  当MCN与网红共同将利益蛋糕越做越大,在如何分配的问题上却屡生争执,利益分成与话语权争夺,更像是一种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凤凰网科技、环球人物、富途安逸、新金融观察报、猎云网、蓝鲸财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