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买醉”相继失败!资本“围猎”白酒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2021-10-20 16:3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2235)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跨界“买醉”相继失败!资本围猎白酒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继众兴菌业后,又一家跨界酱酒的吉宏股份也告吹了。

  10月19日晚间,有意收购古窖酒业的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本次收购。有意思的是,除了吉宏股份,卖金针菇的众兴菌业的酒企收购也刚刚告吹。

  短短四个月的时间,为何这两家企业对酱酒均热情消退?两者“脱身”都提及的“宏观环境变化”又是什么情况?

       吉宏股份、众兴菌业“买醉”告吹

  10月19日晚间,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股权。

  公司公告称,于2021年6月27日与自然人蔡啟俊、自然人王安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简称“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简称“古窖酒业”)资产。

  这与其宣布收购案不足4个月。

  有意思的是,近期跨界买酒告吹的不止吉宏股份一家。

  今年6月,众兴菌业拟现金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100%的股权,并在2021年6月20日签署了《股权收购合作意向书》。之后,众兴菌业开展了尽职调查工作。

  然而,也是宣布“饮酒”不到4个月,上述收购戛然而止。

  关于终止收购的影响,众兴菌业和吉宏股份纷纷表示,本次交易的终止不会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产生影响,也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

  但是,资本市场却在用脚投票。

  众兴菌业自披露终止收购消息以来,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大跌18.9%。吉宏股份截至今日收盘跌了2.87%,最新市值为64.71亿元。

       不约而同的“宏观环境”

  同样在6月宣布,10月梦碎,短短四个月的时间,为何这两家企业对酱酒均热情消退?两者提及的“宏观环境变化”又是什么情况?

  从收购者自身来看,众兴菌业与吉宏股份均属于业外资本,众兴菌业是一家专业从事食用菌生产和销售的现代农业企业,吉宏股份主要从事互联网行业与区块链技术应用领域,与酒业并不能起到协同作用。

  另一方面,被收购酒企的体量规模都不大。吉宏股份拟收购的古窖酒业仅有24口窖坑;众兴菌业的意中人圣窖酒业在2018年-2020年前8个月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79.48万元、810.03万元和1014.80万元。

  上述两家企业跨界收购中小酱酒企业,都不足以对其业绩贡献产生很大的改善,因此很有可能是看中了此前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热度才提出跨界收购案。随着酱酒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短时波动,酱酒热度有所消退,若是真正对酱酒有意的资本会抓紧估值回落的时间窗口进入,而炒作的玩家则趁此脱身。

  值得一提的是,在吉宏股份拟收购酒类资产的消息披露后,深交所便“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吉宏股份说明本次收购是否符合公司发展战略、能否提升上市公司经营质量、收购决策是否审慎合理,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等。

  当时,吉宏股份回应称,跨界“喝酒”切实可行,并且明确表示不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情形。

  另外,关于吉宏股份和众兴菌业所说的“宏观环境变化”,应该是指的是国家前段时间对于白酒过度资本化进行了政策性的引导。

  据悉,就在今年8月20日,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组织召开一场与白酒市场监管有关的座谈会,此次会议主要是针对资本炒作白酒的问题进行探讨。

       业外资本入局引关注

  在业外资本入局白酒的消息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复星与融创两大巨头。

  继入主金徽酒之后,复星于2020年12月31日通过拍卖获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到2021年6月末的舍得酒业股东大会时,“复星系”高管全面进驻舍得酒业。复星对白酒业务的期待颇高,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更公开表态,“复星在白酒板块的战略是要一步步做大做强,做成百年基业。复星只做长期的投资者,绝不做短期的投机者。”

  而融创入局白酒则不如复星这般直接。5月19日,融创董事长孙宏斌携环球佳酿加入茅台镇酱香酒“战局”,融创中国·环球佳酿酒业集团与仁怀市人民政府签署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框架协议。

  资本巨头接连入局,引发了行业的诸多讨论。由于中国酱酒最近两年过度资本化,导致大量投机性质的资本充斥行业,造成了行业整体的泡沫化。同时,过快过高的资本化,也加重了行业管理的难度,出现了侵害消费者的行为。

  相比于最初宣布“饮酒” 后一言不合就“涨”的疯狂,如今资本市场对染酱企业也已不再“上头”。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均不利于酒类作为民生消费类行业的发展趋势,也不利于国家提倡的相关政策,所以肯定会有一定的调整与管控。


       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每经网、证券之星、新京报、时代财经、观察者网、贝壳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