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牛散”景华大起底:操纵“杀猪盘”亏了近27亿,还被证监会罚款500万……

2021-10-13 12:3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21683)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张亭旺

  景华,一个操纵“妖股”仁东控股的超级牛散!

  他用83个证券账户最高控制了20%的流通盘,操纵期间内,中小板综指累计上涨42.65%,仁东控股股价最高上涨380.48%。证监会一查,股价连续跌停,最后亏掉近27亿元。

  12日晚间,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证监会对景华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决定对景华处以500万元罚款。

  我们来看看过程是怎么回事。

  先来说说被操纵的股票――仁东控股!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是曾经著名的杀猪盘。

  2019年年中起,仁东控股股价直接“起飞”,至2020年底附近,公司股价累计涨幅高达300%。

  而后,2020年12月,仁东控股便遭遇14个跌停板,短短两个月,股价从64.72元高位跌至6.98元。

  来看看这段K线。

  而这背后,与景华的操纵密切相关。证监会的处罚书,揭秘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1、景华控制其本人、其近亲属、其一致行动人、其所控制的北京紫金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以及委托其投资的客户账户等共83个证券账户,交易仁东仁东控股。

  2、账户组在操纵期初已大量持有“仁东控股”,操纵期间共计373个交易日持流通股超过仁东控股总股本的10%,持流通股数量于2020年12月4日达到峰值114,367,927股,占仁东控股流通股和总股本的20.43%。

  3、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并撤销申报”的方式,操纵“仁东控股”。

  4、操纵期间内,中小板综指累计上涨42.65%,“仁东控股”累计竞价成交量为3,544,780,092股,股价最高上涨380.48%,振幅400.77%,累计下跌20.26%,偏离中小板综指62.91%。经计算,账户组在上述操纵行为中亏损2,689,736,137.2元。

  公开资料显示,景华今年44岁,山东青岛人。

  景华曾对媒体称,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带着5万元入市,过去15年来,他通过股票投资将个人资产从5万元增值至2亿元。

  景华善于把握重组题材,最为著名的当属山水文化(现名*ST山水)一战,由于看好公司重组前景,当时景华以700万股跻身公司前十大股东的第四位。其后从10元开始分批卖出直至16元左右清仓,赚得盆满钵满。

  此外,景华还曾在德棉股份(现名*ST凯瑞 )、绿景控股、*ST吉药(现名金浦钛业)、*ST太光(现名神州信息)、ST东盛(现名广誉远)、*ST金泰等定增或重组失败后大举介入。

  2016年起,由于市场生态巨变,景华于是换了“玩法”,放弃“炒壳”,开始举牌易主的上市公司,当年分别举牌了宏磊股份、冀凯股份,而当时的宏磊股份,正是仁东控股的前身。

  据Wind,2016年一季度,景华进入仁东控股十大股东之列,持股数量1118.4股,占总股本比例5.09%。

  景华承接的是仁东控股原实控人戚建生的持股。2016年初,宏磊股份(仁东控股的前身)易主,原实际控制人戚氏家族将所持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7%的股份悉数转出。而后,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

  股东方焕然一新。天津柚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健汇投资有限公司、杭州焱热实业有限公司及自然人景华承接了这部分股份,成为仁东控股新股东。

  当年1月下旬,公司公告称,戚建生与自然人景华已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向景华转让股份共计111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9%。

  到了当年三季度,景华增持141.92万股,持股数量增至1260.32万股,位列第三大股东。

  2017年至2019年期间,景华继续增持仁东控股,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持有仁东控股3287.76万股,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至此,景华在仁东控股的布局基本完成。

  2019年年中开始,仁东控股的股价开始拉升。从14元/股水平,一路攀升至2020年底的最高位64.72元/股。

  也正是在此时,景华的减持计划开始了。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景华已经消失在了仁东控股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2019年第四季度,景华减持400万股,持股数量变为2887.78万股。2020年三季度后,景华“消失”在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据市场数据,以当时股价水平粗略计算,景华和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润泽2号私募基金为一致行动人,二者合计减持套现保守估计在15亿以上。

  就在景华退出公司十大股东之列的几个月后,去年11月,仁东控股股价高位闪崩,此后遭遇连续14个跌停。

  这也就意味着,景华在仁东控股股价闪崩前精准逃离。

  景华在资本市场上的“累累罪行”,也曾遭到监管机构多次处罚。

  深交所因存在短线交易“冀凯股份”、权益变动未及时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等多项违规,于2018年10月对景华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来源:深交所网站

  2019年9月,针对景华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交易冀凯股份股票行为,河北证监局对其进行警告,并处以罚款。

来源:河北证监局

  2020年5月20日,证监会发布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显示,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证监会拟对其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来源:证监会官网

  对于证监会的处罚,景华提出了辩解,请求延后处罚,或从轻、减轻处罚,或免予处罚。原因之一是,当事人交易“仁东控股”亏损严重,无力承担高额罚款。

来源:证监会官网

  然而,证监会对以上的辩解进行了一一反驳。最后,决定对景华处以500万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