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公司突遭做空 28页报告:“一直说明年,从来没兑现”

2021-10-08 21:12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阅读 (16387) 扫描到手机

原标题:贾跃亭公司突遭做空,28页报告:“一直说明年,从来没兑现”

贾跃亭“下周回国”的承诺已成坊间笑谈,如今连FF也要重蹈覆辙了吗?

一纸做空报告,又将贾跃亭推到了风口浪尖。据市场最新消息,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知名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FF公司的沽空报告,直言“不认为FF公司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报告更是将FF视作贾跃亭和恒大的“畸形私生子”(malformed lovechild),并猜测持股20.5%的恒大在2022年1月锁定期结束后就会立刻卖出。

对此,FF回复媒体称,该报告所述内容严重失实,属于无稽之谈,充满大量误导性信息,缺乏逻辑且无事实依据。贾跃亭也发布朋友圈称“冷饭热炒,无稽之谈”。

这倒也不能怪别人多想,毕竟在造车这件事上,贾跃亭可谓是“一直说明年,从来没兑现”。回想2017年1月3日,贾跃亭就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全球CES大展上发布了FF 91概念车,如今四年多过去了,仍未交付。

28页沽空报告抛出多项疑问

平地起惊雷,FF又摊上事儿了。

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关于FF公司的沽空报告,该机构通过现场走访调研、对公司财报数据以及技术能力的分析并结合上市后系列资本运作等。

上述做空报告长达28页,从FF公司投产能力、资本运作表现、研发投入状况以及贾跃亭自身在国内受到的处罚等多个角度表达其对FF公司的质疑。

该报告指出,FF公司没有履行在美国及中国五个地方建厂的承诺,对第六个工厂建设也一再拖延。该机构表示在8月至9月的时间内,曾三次参观FF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发现该工厂并未开始投入生产,与FF在9月发布报告中所称的在制造方面取得进展”并不相符。J Capital Research方面称FF是新兴的电动汽车骗局”。

此外,J Capital Research还指出,根据FF公司自身披露文件,到2024年公司将需要额外14亿美元现金来实现自身财务目标,在大规模筹资及债转股后这可能会导致投资者持有股权被进一步稀释,J Capital Research质疑是否还会有人愿意给该公司继续放贷。

来源:J Capital Research报告J Capital Research

“我们认为,Faraday Future永远也卖不出一辆车。到目前为止,它不过是一个从美国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的桶,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知名的证券诈骗犯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J Capital Research在报告中表示。

针对该做空机构的报告,FF相关人士表示, 该报告所述内容严重失实,属于无稽之谈,充满大量误导性信息,缺乏逻辑且无事实依据。FF对该机构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失望且予以谴责,并将对此类不实指控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

同时FF创始人贾跃亭在朋友圈表示,该做空机构言论是冷饭热炒,无稽之谈,并表示J Capital Research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

贾跃亭的造车梦,拖了多少投资人下水:马云、王思聪在列

退回来看,贾跃亭的造车梦也不是第一次打投资人脸了。

贾跃亭于2004年创办了乐视网,这是中国互联网视频时代的开始。乐视网自创立后迅速发展,2010年即在中国创业板上市。自上市后,乐视曾多次在创业板创下市值记录。2010年,乐视网市值30亿元,之后短短几年上升至数百亿元,在2015年大牛市中,市值一度突破1500亿元,成为彼时名副其实的创业板一哥。

随着乐视网市值疯长,作为创始人的贾跃亭身价也水涨船高。2010年至2016年,贾跃亭的身价分别为32亿元、34亿元、60亿元、185元、190亿元、450亿元、420亿元。

如日中天的乐视迅速吸引了一众“明星”投资人,这里指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明星。2015年5月20日,乐视影业决定以每股1元价格共转让500万股给郭敬明。郭敬明持乐视影业有500万股,占股0.59%;张艺谋出资1201万元,持股比例1.43%;孙红雷出资239万元,持股比例0.28%。

除直接持股外,也有部分明星通过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乐视影业的股权。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聚集在乐安影云文化传播合伙企业和北京锦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两个平台。北京锦阳的股东中,刘涛、秦岚、瞿颖、陈赫、贾乃亮、霍思燕等10多位明星股东赫然在列。

值得一提的是,王思聪所建立的普思投资以及马云旗下PE机构云锋基金也在乐视体育成立初期成为股东,王思聪在2015年底还跻身乐视体育的董事一职,前后合计出资约3.7亿元。

早在2014年,贾跃亭就在个人微博上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中汽车产业正面临一场巨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在FF实现量产之前,一直都需要外部输血。

根据《近十年新能源汽车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FF成立以来共披露8轮融资,累计金额达到309.6亿元,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中,融资额度仅次于蔚来汽车。

而最先被拖下水的,就是乐视帝国。乐视体育分多次向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控股打款约42.67亿元,被后者用于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业务。乐视网拉开败局后,由于资金被关联公司占用,一众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乐视很快就被拖垮了,2017年5月,乐视大裁员,遭遇供应商催债。两个月后贾跃亭丢下乐视网的烂摊子,以帮助FF公司完成融资为由出走美国。

从此,“贾跃亭下周回国”成为中文互联网上的一个梗,而贾跃亭本人至今也没回国。

但值得注意的是,FF没有放弃继续改造升级FF91,同时贾跃亭通过贷款、变卖资产继续养活法拉第未来。

在FF众多没有被公布与没有被公布的投资人中,许家印应该是最出名的一位。此前,恒大曾通过注资FF,希望其能作为自己在新能源汽车的主体,虽然最后闹掰了,但在FF上市前,恒大汽车还持有FF 20%的股权。

这份做空报告会对FF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这份报告会打破贾跃亭的造车梦吗?

耐人寻味的是,在JCAP这份报告发出当日,FF的股价上涨9.8%至8.4美元,总市值27.2亿美元。不过此前一日,该公司盘中股价一度跌至每股7.40美元,创下其上市以来新低,距其的历史股价高点已下跌超50%,公司总市值则蒸发超29亿美元。

事实上,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对待FF一直非常冷静。7月22日,FF通过SPAC方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所谓 SPAC ( 特殊目的并购公司 ) ,是美国资本市场特有的一种上市公司形式。其特殊之处在于,不是买壳上市,而是先行造壳、募集资金,然后再进行并购,最终使并购对象成为上市公司。

今年7月22日FF成功借壳上市并筹集到近10亿美金救命钱,一把解决量产所需的资金问题,而贾跃亭本人也曾承诺将全力以赴实现12个月量产交车。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交付时间一开始定于2018年底,但到2019年,说法变成了距离量产只有一步之遥,2020年则变成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

除了交付时间一拖再拖,研发投入也不尽如人意。作为定位百万的豪车,FF公司的研发投入与主流造车新势力每年数亿美元的研发投入相比,并无法媲美。2019、2020年,FF公司研发投入仅分别为2828万美元、2018万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JCAP的这份报告诸多信息来源不明,且存在一些过于绝对的猜测。但其在FF生产进度、及大股东股票解禁时间等方面的判断,对FF的股价都是潜在的危机。

最重要的是,在报告中,J Capital Research还详细梳理了贾跃亭及其相关公司在中国境内受到的处罚以及相应的诉讼情况。

该报告对贾跃亭和FF的“失信记录”做出陈列

这样一个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的公司,未来如果要继续干下去,不断融资或必不可少。又被揭露了一遍后,会不会对投资人后续输血造成影响贾跃亭需要考虑的问题。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综合整理,素材来源:北京微金科技、实车网、红星新闻、花朵财经、GoLight出行、虎嗅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