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报告:上半年来华证券投资同比增长84%!

2021-10-02 13:42 证券时报阅读 (16523) 扫描到手机

  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2021 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

  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继续运行在合理均衡区间,跨境双向投资较快增长,外汇储备规模稳定在 3.2 万亿美元左右。经常账户保持一定规模顺差,继续处于合理均衡区间。2021 年上半年,经常账户顺差 1227 亿美元,与 GDP 之比为 1.5%,2020 年全年为 1.9%,说明当前经常账户运行更趋均衡。

  从流入端看,2021 年上半年,外国来华各类投资 4428 亿美元,同比增长 1.7 倍,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其中,来华直接投资快速增长 1.6 倍,充分体现我国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庞大的内需市场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

  来华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2021 年上半年,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负债净增加)1184 亿美元,同比增长 84%。其中,境外对我国股权投资净流入 394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流入 167 亿美元;债券投资净流入 789 亿美元,增长 66%。

  《报告》分析,2021 年上半年,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以助力经济复苏。随着疫苗广泛接种和经济活动正常化,各国经济增长改善,部分经济体通胀压力攀升,宽松货币政策面临转向。美联储大概率于年底启动缩减购债,部分新兴经济体已率先启动加息。但是,当前美国就业缺口仍较大,变种病毒亦在拖累经济复苏,预计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步伐将较为缓慢。再加上美联储与市场沟通比较充分,市场机构普遍认为国际金融市场再现“缩减恐慌”的风险可控。

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面临转向

  《报告》对全球经济发展情况及货币政策取向进行了分析。

  全球疫苗接种有序铺开,经济增长有所改善,部分经济体通胀压力攀升。经济增长方面,美国 2021 年一、二季度 GDP 环比折年增速分别达 6.3%、6.5%,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一度创 63.8 的历史高位。欧元区 2021 年二季度推进解封后经济动能快速回升,制造业 PMI 维持 60 以上高位。受全球贸易扩张周期提振,日本出口亦维持强劲。通胀方面,2021 年 4-8 月,美国通胀较快上涨,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速连续维持在 5%以上,核心 CPI 增速也大于 4%,均处于多年来高位;巴西、俄罗斯、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通胀率也持续处于较高水平。

  报告分析,全球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立场面临转向。美联储 2021 年 6 月、9 月连续将 2023 年政策利率预测由0.1%上调至1%,并释放年末启动缩减购债的政策信号。欧央行预计2021年四季度将降低购债速度,2022 年将退出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英国央行已降低购债速度,9 月会议态度进一步转“鹰”,释放可能在年底购债结束前就开始加息的信号。日本央行在收益率曲线控制框架下,择机削减了资产购买规模。部分新兴经济体率先启动加息。高通胀压力下,截至 9 月末,巴西、俄罗斯和墨西哥央行 2021 年已分别累计加息 425 个、250 个和 50 个基点,未来仍可能进一步加码。

  短期内美联储政策收紧引发市场动荡的风险可控。当前美国就业缺口仍较大,变种病毒亦拖累经济复苏步伐,且美联储将近期供需错配导致的高通胀视为暂时性。在平均通胀目标制框架下,美联储不再先发制人控制通胀,而是尽量维持宽松以促进就业复苏。再考虑到美国财政负担及金融市场估值均处于历史高位,预计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将较为缓慢。

  此外,近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频频就缩减购债与市场进行沟通,国际金融市场对美联储政策转向的预期较为充分,普遍认为美联储将在 2021 年末启动缩减购债,2022 年末或 2023 年初首次加息。因此,短期内美联储政策收紧引发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的风险可控。中期看,美国经济温和复苏有望持续,供给约束与需求回暖之间的矛盾难以快速消退,未来通胀可能持续高位徘徊,需持续关注通胀走势对美联储加息步伐的影响。

跨境双向投资保持活跃

  报告指出,国内经济基本面稳中加固,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2021 年以来,全球仍然面临新冠肺炎疫情挑战,世界经济不平衡复苏,国际金融市场复杂多变。我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成果持续巩固,国内经济稳定恢复、稳中加固,为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奠定坚实基础。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继续运行在合理均衡区间,跨境双向投资较快增长,外汇储备规模稳定在 3.2 万亿美元左右。

  经常账户保持一定规模顺差,继续处于合理均衡区间。2021 年上半年,经常账户顺差 1227 亿美元,与 GDP 之比为 1.5%,2020 年全年为 1.9%,说明当前经常账户运行更趋均衡。

  从主要构成项目看:一是货物贸易顺差 2382 亿美元,继续体现国内生产供应的相对优势和外需的支撑作用。二是服务贸易逆差 505 亿美元,同比收窄 34%,保持低位运行,跨境旅游、留学支出仍受到较大抑制。三是外商来华各类投资收益以及我国对外投资收益均有所回升,投资收益延续逆差格局。

  资本项下跨境双向投资保持活跃,流出入规模相对均衡。

  从流入端看,2021 年上半年,外国来华各类投资 4428 亿美元,同比增长 1.7 倍,处于近年来较高水平。其中,来华直接投资快速增长 1.6 倍,充分体现我国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庞大的内需市场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来华证券投资同比增长 84%,但与 2020 年下半年相比增速有所趋稳,说明外资增持境内人民币资产步伐更加稳健。

  从流出端看,我国对外各类投资 4140 亿美元,同比增长 1.1 倍。其中,对外直接投资、对外证券投资分别增长 18%和 31%,体现了境内主体多元化配置资产的需求;对外存贷款等其他投资增长 2.8 倍,延续去年下半年以来快速增加态势,在境内外币流动性充裕的背景下,境内主体自主调节资产负债配置,平衡了其他项目资金流入,有助于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来华证券投资同比增长 84%

  证券投资呈现小幅净流入。2021 年上半年,我国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 197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流出 108 亿美元。一、二季度分别净流入 35 亿美元和 162 亿美元,呈现出跨境投资有进有出、 整体平衡的特点。

  对外证券投资活跃。2021 年上半年,我国对外证券投资净流出(资产净增加)986 亿美元,同比增长 31%,主要是股权投资净流出 724 亿美元,增长 58%;债券投资净流出 262 亿美元,下降 10%。

  从对外证券投资的主要渠道看,一是国内居民通过“港股通”和“基互认”等渠道购买境外特别是中国香港股市股票 600 亿美元;二是境内银行等金融机构投资境外股票和债券 353 亿美元;三是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 及 RQDII)投资非居民发行的股票和债券合计 47 亿美元。

  2021 年上半年,在境外各国宽松货币政策支持下,主要股市表现普遍较好,吸引全球投资者配资。一季度我国对外证券投资净流出达到季度历史最高值。

  来华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2021 年上半年,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负债净增加)1184 亿美元,同比增长 84%。其中,境外对我国股权投资净流入 394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流入 167 亿美元;债券投资净流入 789 亿美元,增长 66%。

  从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的主要渠道看,一是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包含“债券通”和银行间债券市场直接入市)以及我国机构境外发行的债券(包括央行在香港发行的人民币央行票据)654 亿美元;二是“沪股通”和“深股通”渠道流入资金 346 亿美元;三是通过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RQFII 等)渠道净流入 93 亿美元。在我国经济率先复苏,债券市场持续开放,人民币资产收益良好,避险属性逐步增强的背景下,我国债券倍受境外投资者的青睐。今年 10 月,我国国债将正式纳入富时罗素世界债券国债指数,至此,国际主流证券指数中均已涵盖人民币债券,预计未来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将稳健提升。

经常账户顺差仍将处于合理区间

  《报告》指出,2021 年下半年,我国经济稳定恢复、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大局没有改变,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并保持基本稳定的格局没有改变,将继续成为我国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坚实基础。

  经常账户与国内经济发展相适应,顺差仍将处于合理区间。

  首先,货物贸易顺差将保持在合理规模。从出口看,当前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恢复将对我国外需增长起到支撑作用,同时我国持续稳定的生产供给能力也会使得出口保持增长,但主要发达国家疫情缓解将导致我国防疫物资和“宅经济”相关出口回落,叠加去年下半年高基数效应,整体出口增速可能有所回稳。从进口看,在内需逐步恢复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保持高位的作用下,我国进口将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

  其次,服务贸易逆差继续低位运行,提升至疫情前水平尚需时日。随着发达经济体疫苗接种速度加快,决定服务贸易状况的跨境留学、旅行等需求有望重启,但这是渐进的过程,服务贸易向常态回归的进程将慢于货物贸易。中长期看,我国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制造业转型升级稳步推进,经常账户运行在合理均衡区间的基础将更加牢固。

  跨境资本流动有进有出,有望保持总体均衡的格局。

  一是我国疫情防控的良好态势、经济基本面的稳健性在世界范围内仍较突出,有助于夯实市场和投资者对于人民币资产的信心。如,国际上能够反映市场对经济体看法的主权信用违约掉期价格(5 年期 CDS,数值越低表示违约风险较低),当前我国数值为 30-40 个基点,处于历史较低水平,表明市场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前景持乐观态度。

  二是我国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有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的渠道。我国坚持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促进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措施持续发力,为跨境资金双向流动、均衡流动创造了优良的政策环境。同时,我国正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推动高水平的对外开放,进一步提升跨境双向投资的质量。

  三是外汇市场调节机制更加成熟,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2020 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随环境变化及时调整,有效释放升贬值压力,没有形成持续较强的单边预期,有助于发挥调节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在此基础上,预计来华和对外各类投资均会稳定发展,整体跨境资本流动也会运行在合理均衡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