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哺呷哺仍未爬出业绩低谷,2021年上半年亏损4693.2万元

2021-09-29 10:30 财联社阅读 (16431) 扫描到手机

  高管纷争暂告一段落的呷哺呷哺,却又走入亏损泥潭。9月28日晚,呷哺呷哺(00520.HK)发布2021年中期报告,报告期内,营收30.47亿元,同比增长58.5%;期内亏损4693.2万元,去年同期亏损2.52亿元。

  从财报可以看出,呷哺呷哺对亏损业绩也并不满意,表示“尽管亏损有所收窄,但仍然未实现盈利。我们深入全面探讨呷哺呷哺品牌经营状况,后续仍需更加努力。”

  虽然餐饮业已经迈入快速恢复周期,但呷哺呷哺仍饱受管理团队争端、关店等因素影响。股价波动的同时,也让市场难以恢复信心。

关店、开店同步进行

  呷哺呷哺上市公司主要营收来自呷哺呷哺、湊湊两个品牌,2021年上半年,集团新开呷哺呷哺餐厅40间,总数达到1077间;新开湊湊餐厅9间,总数达149间。

  从收入来看,呷哺呷哺销售额18.67亿元,同比增长50.6%;湊湊餐厅销售额11.27亿元,同比增长90.0%。其中,湊湊贡献收益占集团销售额37%,比例再次提升。

  但华泰证券在研报中提及,虽然同店销售稳步复苏,但门店扩张不及预期。主要原因是:“就地过年”以及6月份北京和广州的疫情影响餐厅销售额;支付固定运营成本;呷哺呷哺门店关停造成的损失。2021年上半年,开设40家呷哺呷哺店和9家凑凑店,低于市场预期。

  根据此前消息,呷哺呷哺2021年全年总开店指引为80-100,凑凑为70-80,如果属实,那么上半年开店进度缓慢,距离目标完成仍有一定差距。

  在呷哺呷哺创始人、董事长贺光启重新上任CEO后,提出了多项改革政策,包括关闭200家呷哺呷哺门店等。

  与呷哺呷哺2020年年底数据相比,呷哺呷哺餐厅数量仅净增长16间,可以看出关店已在进行。

  呷哺呷哺方面亦强调,计划重新调整呷哺呷哺品牌调性和整体装修风格,对于下半年开发新址点位重新梳理,调整开店节奏,并将清理若干前景不佳的呷哺品牌持续亏损餐厅。

  “未来呷哺呷哺依然会延续50-60元客单价的定位,in xiabuxiabu会逐步退出市场。未来也会有新品牌推出去抢占其他市场,比如以后可能会推出90元左右的新品牌,但必须让消费者了解新品牌和原来呷哺的定位有比较大的区别,提升消费者的接受度,例如新呷哺可能有烤肉以示品牌区分。”呷哺呷哺方面在交流会上对投资者表示。

  与呷哺呷哺餐厅暂缓开店计划不同,集团将业绩逐渐押注在湊湊品牌。呷哺呷哺在财报中表示,将加快湊湊开店速度,抢占市场占有率。加密一线市场,抢占二三线市场,同时加快海外市场的开店步伐,加快国际化进程。

  报告期内,湊湊来自一线城市的净收入为5.19亿元,来自二线城市的净收入为5.58亿元,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收入仅为507.2万元。但一线城市人均消费仍高于二线城市,为139.6元,二线城市为128.2元,三线及以下城市为124.1元。

  相比呷哺呷哺餐厅希望再次回归平价火锅,湊湊的定位与海底捞更为相似,两个品牌均处于快速开店状态。

  “餐饮企业业绩增长,是在同店增长和新店数量增长共同作用下完成的。呷哺呷哺单纯依靠湊湊扩店完成扭亏很难,呷哺呷哺品牌的扩展也需要达到预期目标。海底捞创始人虽然有意放缓开店步伐,但目前仍在快速增长,说明市场竞争仍比较激烈,连锁品牌之间仍是开店、拿地的比拼。”餐饮行业营销专家唐立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

呷哺呷哺迈入调整期?

  在调整关店、开店节奏之余,呷哺呷哺准备盘点全国营运人员,重新划分市场赛道。在交流会上,呷哺呷哺方面对投资人透露,“最近几个月全部打通内部人员共享机制,整合资源,优化减少人员,以后两个品牌的沟通和开发研发都会整合优化,后勤职能部门的优化更为明显。营运端进行人员全面盘点后,呷哺由原来的6个赛道增加到现在的19个赛道,凑凑由原来的4个赛道增加到11个赛道,提升年轻优秀骨干,同时也正在陆续外招人员。公司把原来的5层管理缩短为3层管理,梳理了200多个门店主管。”

  高管方面,呷哺呷哺在解除赵怡行政总裁职务后,一直由贺光启担任CEO。而湊湊CEO张振纬也在今年4月离职,并引发股价波动。

  据消息人士透露,目前湊湊COO、呷哺呷哺COO均为内部提拔,在集团有几十年工作经验。

  一位前呷哺呷哺高管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赵怡离职后,不少中高层都离开了,目前团队打造主要求稳定性,还要看能不能把新品牌打造出来。

  在贺光启推出的相关措施中,品牌年轻化、集团资源整合、人才激励等都是重点方向。海底捞一位工作人员曾对记者透露,随着火锅市场因经营效益高、市场空间大、可快速规模化而具备较高的市场吸引力,但在扩张过程中,人才储备一直是难题。

  呷哺呷哺方面透露,将启动利润分红机制,统一营运人员的绩效考评机制,解决之前各级别人员考评项目不一的问题;同时重新调整之前的奖金方案,由元营业额达成计提奖金直接改为利润分红机制,以刺激人员的积极性。

  “海底捞已经率先下沉到三线及以下城市,而且在二线城市的收入已经超过一线城市的收入,呷哺呷哺亦希望通过调动人才、进入下沉市场扩大营收。”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但中国食品产品分析师朱丹蓬对记者表示,呷哺呷哺的问题并非改变两位高管就能解决,而需要从供应链、产品创新上进行系统革新。“头部品牌呷哺呷哺与海底捞都希望通过加速开店的方式来提振业绩,尤其是疫情期间,海外扩张受阻,国内市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市场的竞争就会日趋激烈。呷哺呷哺必须要在品质、供应链、场景、服务体系和客户粘性等方面进行提升,才有可能突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