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三峡集团离京“回迁”武汉的两大看点

2021-09-28 07:23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7135)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石冰冰

  9月26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总部搬迁武汉大会召开。时隔12年后,三峡集团总部迁回湖北。

  央企外迁,举国关注。当前,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96家,其中,北京是绝对的“总部基地”。自2014年国家提出要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后,央企该往哪里搬、搬到什么程度,各地翘首以盼。

  总部均位于北京的中国中化和中国化工联合重组之后的总部落户雄安、新成立的中国电器装备落户上海,再算上此番三峡“回家”,最近半年多家央企的动向正在说明,央企总部离京提速。另一个看点是,央企离京之后,雄安是落户热门,但并非唯一选择。

三峡集团“回家”

  三峡集团生于湖北,一度迁移。

  1993年,为建设三峡工程,经国务院批准,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正式成立,总部设立在湖北宜昌。

  2011年,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宣布分别在北京、宜昌、成都三地组建总部。北京总部是集团公司的战略规划和管理中心、资本运营中心;宜昌总部逐渐形成以电力生产为主的生产中心;成都总部则是工程建设中心。三大总部的设立,意味着三峡集团把管理机构从宜昌迁至北京,北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集团总部。

  但不论总部位置如何变化,三峡集团已成为央企国家队硬实力的杰出代表。

  截至今年6月,三峡集团的水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项目已遍及全国33个省市区及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控、在建和权益装机达1.4亿千瓦;拥有全资和控股子公司26家,控股上市公司3家(长江电力、三峡能源、湖北能源),资产总额超过1万亿元。

  就在6月10日,三峡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三峡能源在A股上市,首日市值突破1000亿元,成为中国电力行业史上最大规模IPO、A股市值最高的新能源上市公司。

  湖北,是三峡集团的“娘家”,此次回迁,如此体量能级的“巨无霸”总部落户,或将改变武汉经济重心。

  天下城市智库创始人、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原研究员罗天昊告诉风口财经记者,“三峡集团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开发运营企业、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集团和中国最大的清洁能源集团,是国务院国资委确定的10家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之一。此次迁回,初步投资就达到3000多亿元,可弥补宝武钢铁合并后,湖北在央企方面的缺憾。”

  此外,去年武汉经济受疫情影响,GDP从2019年的16223亿元减少到2020年的15616亿元,而三峡集团总部回迁,对于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助力湖北尤其是武汉疫后重振具有重要意义。

  对此,罗天昊表示,“三峡集团如此‘巨头’对于湖北灾后重建恢复意义重大。长期来看,三峡集团对改造湖北产业结构、壮大经济体量、带动投资、完善就业、提振信心作用巨大。”

雄安并非“照单全收”

  自2017年设立至今,河北雄安新区已经进入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与大规模开发建设同步推进的重要阶段,一些中央企业陆续“落地”雄安。

  今年4月26日,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大会在京举行,总部设在雄安;5月8日,中国中化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总部同样设在雄安。

  早在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消息一出,央企大规模搬迁雄安的传言就颇受关注。当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就明确表示,央企搬迁至雄安新区的谣言不能信,部分企业表态将搬至雄安新区属企业自主行为,未来还要做相关规划。

  今年9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河北雄安新区条例》中,明确指出雄安新区应当重点承接8类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其中,第六类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生命健康、节能环保、高端新材料等领域的中央管理企业以及创新型民营企业、高成长性科技企业,第七类是符合雄安新区产业发展方向的其他大型国有企业总部及其分支机构。


雄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四大产业”“符合方向”等表述已经明确说明,雄安不是“照单全收”。

  在2017年,罗天昊撰文指出,雄安新区的意义,不仅在其本身的宏图,更在于对未来时代改革的推动和带动作用。所以,央企外迁雄安,只是一个开始,央企在全国范围的大规模外迁时代即将到来。

  2016年,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远洋和中海集团重组成立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公司,新公司总部落址上海;2018年,中国旅游集团将总部从北京迁入海南,注册资本金达158亿元,成为海南建省办特区以来在琼注册一级总部的唯一央企;今年9月,中国西电集团有限公司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下属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山东电工电气集团及等整合而成中国电气装备,总部落在上海。

  在罗天昊看来,央企搬出北京、分散全国,既可疏解北京拥堵也可平衡区域经济。“一方面,央企总部集中在北京,不利国家经济安全,分散全国是确保中国经济安全的远见之策。另一方面,一个央企体量几千亿、上万亿,投资能力强,对于改变地方经济能力作用巨大”,罗天昊说。

  以天津滨海新区为例。在2017年初,20个央企项目集中签约落户天津,总投资就达到1217亿元;去年首家北京整体搬迁央企——北京蓝星清洗有限公司落户天津滨海新区,投资额达10亿元。目前,在19个国家级新区中,滨海新区的经济体量仅次于浦东新区,可以说,天津滨海新区的崛起,央企功不可没。

  “对于许多中西部城市来说,央企总部数量少且布局不均,有的时候一个央企的投资,就可能彻底改变一个地方的经济版图”,罗天昊说。

央企外迁,如何选好“落脚点”?

  今年以来,央企总部搬迁的信号频出,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央企外迁进程的加速。

  央企迁出北京,该落户到哪里,又该如何分布?

  此前,罗天昊曾在撰文中指出,央企落户地的选择可大致参考三大原则:一是人口比例,如河南省,人口过亿可多承接几个央企;二是按照经济发展程度,经济发达的地方,多迁入竞争性行业的央企,而经济欠发达地区,应适当考虑多迁入一些政策性央企;三是要考虑央企与当地的契合度。总体来说,央企外迁要尊重市场,尊重央企自己的特点与意愿,尊重当地需求,实现外迁的效益最大化。

三峡大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此来看三峡集团回迁,武汉无疑是适宜的选择。

  据了解,在总部搬迁至武汉之前,三峡集团总资产三分之二在湖北,三峡集团的员工中近三分之二是湖北人。以水电站为例,三峡集团在长江干流和清江支流共拥有已建和在建水电站9座,其中5座在湖北境内。湖北省拥有长江干线1061公里,占长江干流6300多公里总长的约六分之一,与长江相关联的多数国家机构都在武汉,三峡集团的回迁,更有利于湖北发挥在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的综合协调作用。正如国务委员王勇在三峡集团回迁大会上所说,此次搬迁将更好服务于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共抓长江大保护、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等国家重大战略。

  中国经济发展要打造诸多增长极,而央企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骨干和中坚力量,在平衡区域经济过程中,央企有责任也有能力担负起更重要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