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就上天” 太空旅行竞争激烈 亿万富豪你追我赶

2021-09-27 07:41 央视新闻阅读 (15011) 扫描到手机

  9月1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滩上迎来了一位“太空来客”。

  准确地说,这是一个“太空旅游团”,一位美国亿万富翁包下了SpaceX载人龙飞船的4个座位,在经过三天的“太空观光”后,返回了地面。

  这也使得近期美欧三大富豪的“商业载人飞天”发射,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9月21日,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开幕式的致辞中,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不点名抨击了亿万富豪们的太空竞赛。

  联合国秘书长 古特雷斯:当亿万富翁在太空兜风时,地球上却有数百万人正在挨饿。

  美国《商业内幕》杂志直接在相关报道中贴出三张照片:马斯克、贝索斯和布兰森。在过去的两个半月里,这三名亿万富豪争相实现了商业化的太空之旅。

  当地时间9月18日19时06分,美国佛罗里达海岸,在多个大型降落伞的减速作用下,一个锥形物体平稳地落入海面。

  这是一个从太空进入大气层的返回舱,四名乘客逐一走出舱门后,被直升机运送至肯尼迪航天中心与家人团聚。

  三天前,他们正是从这里乘坐太空探索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飞向太空。

  当地居民 德米尔:来自不同行业的四个人,组合在一起完成这次任务。

  四人组包括:美国支付服务商平台“Shift4 Payments”的创始人兼总裁艾萨克曼,他是一位亿万富翁;儿童研究医院的医生助理阿森诺;航空航天数据工程师塞姆布罗斯基;地球科学家、传播学者普罗克托。

  而实际上,象征“领导力”的艾萨克曼为这趟旅程中的所有人支付了总计2亿美元的“船票”,也就是说其他三人都是免费旅游,这难免令人产生“金钱代表领导力”的疑惑。

  塞姆布罗斯基:当我们飘浮在地球周围,进行一些音乐练习是很有趣的,我可以为你露一手,你可以把音量调低一点,我想试一试。

  阿森诺:透过窗户我们可以看到地球的全貌,真是太美了,我希望你也能看到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正在经过非常美丽的水域。

  9月18日,返回舱成功着陆后,马斯克激动不已,此前他已经把推特头像换成了“灵感4号”四位成员的合影。

  马斯克:祝贺“灵感4号”!!!

  不过在两个月前,马斯克在太空旅行领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全球首富贝索斯已经成功上天。

  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上午9时12分,美国得克萨斯州沙漠深处的蓝色起源1号发射台,“新谢泼德”号飞行器点火升空。

  “新谢泼德”号的名字源于美国第一位前往太空的宇航员艾伦·谢泼德。

  这是它的第16次太空试飞,也是第一次执行载人太空飞行。

  “新谢泼德”号飞行器由两部分组成:一个18米高、底部带有着陆装置的助推火箭,和一个最多能容纳6名乘客的太空舱。

  “新谢泼德”号垂直起飞,在太空舱到达预定高度,也就是距地约76公里处时,助推火箭与太空舱分离,独自缓慢降落到设计好的地面着陆点,未来仍可重复使用。

  载人太空舱则继续上升,越过距地100公里的“卡门线”,这是国际学界普遍承认的外太空与地球大气层的假想分界线,也被视为“太空的起点”。

  在“新谢泼德”号太空舱内部,四名乘客互相投喂彩虹糖,一个乒乓球也由于失重被玩出了新花样。

  贝索斯,商业太空公司蓝色起源的创始人,他在社交网站写道,从5岁起就梦想遨游太空。

  虽然许多小孩都有类似的梦想,但作为世界顶级富豪,贝索斯可以通过投资向梦想靠近,而且从商业宣传的角度讲,没有比亲自上阵更好的广告了。

  今年6月,他邀请自己的弟弟马克·贝索斯共赴太空,为商业太空旅行创造了新话题。

  贝索斯:我邀请我的弟弟参加第一次飞行,因为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

  如果说,贝索斯邀请弟弟一起太空冒险是出于亲情友谊,那邀请沃利·芬克则更多地是在创造历史。

  贝索斯:你会在零重力状态下大约四分钟,然后回来,我们会稳稳地降落在沙漠表面。

  沃利·芬克一直梦想进入太空。

  9岁时第一次上飞行课,20岁成为职业飞行员,还曾担任飞行教练。有19600个小时的飞行时数,曾指导过大约3000名学员学习飞行。

  2010年,芬克花20万美元预订了一张维珍银河的商业太空之旅的机票,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维珍银河正是蓝色起源的主要竞争对手。

  绝不能让芬克这个标志性人物成为对手的代言人,于是贝索斯灵机一动,宣布蓝色起源免费给芬克提供一个实现太空梦的机会。

  芬克今年已经82岁了,一项纪录将因此被改写,她将成为史上最年长的太空旅行者。

  “新谢泼德”号此次只载四名乘客遨游太空,还有一个座位被用来拍卖。

  一个神秘人以280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但是由于日程安排有冲突,神秘人决定搭乘以后的班次,于是18岁的荷兰高中生德门得到机会候补上位。

  德门:嗨,我是德门,我将和贝索斯兄弟以及芬克一起,加入“新谢泼德”号的首飞。

  德门的父亲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原本父亲为他买的是“新谢泼德”号第二次飞行中的一个座位。蓝色起源并未透露这张太空船票的价格。

  “新谢泼德”号采用的是全自动系统,无法在太空舱内进行操作驾驶,首次前往太空的一行四人在起飞前接受了14个小时的速成培训,包括安全知识、飞行模拟、应急面罩使用、查看舱内漂浮指令等。

  附近居民 贝尔:它下落时我们听到了音爆,能够看到太空舱上有三四个降落伞,里面的人正在降落,看起来是成功的。

  整趟旅程从发射到降落总共持续大约10分钟,在失重状态下仅持续了3至4分钟,这就好像是去外太空打了个卡,总共花费55亿美元。

  马克·贝索斯: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花了那么久才起飞。没错,我们在发射台等候了6分钟。沃利(芬克)心想,到底飞不飞。我们在浪费时间,出发吧。

  然而,轮到贝索斯发表感言时,却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贝索斯:我要感谢亚马逊的每一位员工和每一位顾客,因为你们为这一切出了钱,因此对于每一位亚马逊顾客和亚马逊员工,我由衷地感谢你们,非常感激。

  批评者指出,贝索斯在担任亚马逊CEO期间剥削员工、阻挠工会成立,但自己却斥巨资、排放大量二氧化碳上太空旅游。

  在贝索斯“上天”当日,就有网友发文讽刺称:贝索斯在太空停留的时间,比亚马逊去年允许员工上厕所的时间还长。

  以此抨击今年3月亚马逊被曝光员工因高额工作指标忙到无法上厕所,而不得不自备尿瓶。

  社会活动家 尼克森:亚马逊的员工没有自我,就像是工作机器人,被剥削得很惨。他们工资过低,在职场不受尊重,公司不提供任何福利,员工唯一获得的只是这份工作。

  今年6月,美国调查新闻组织ProPublica根据其获取的美国国家税务局保密数据指出,贝索斯实际缴纳所得税税率远低于普通人,还不到1%,而在2007年和2011年,贝索斯没有缴纳任何联邦收入税。

  亲赴太空之旅让贝索斯的蓝色起源公司赚足了眼球,不失为一次成功的商业宣传。实际上,在贝索斯“上天”的9天前,他的竞争对手——维珍银河的创始人,同样也是亿万富翁的布兰森已经成功“抢飞”。

  布兰森:我曾经是一个梦想仰望星空的孩子,现在我是太空船上的成年人,和许多其他很棒的成年人一起,俯视着我们美丽的地球。

  7月11日,新墨西哥州美国太空港,布兰森一行6人乘坐太空船2号“团结号”抵达距地85.9公里的太空边缘,并顺利返回,完成首次满员太空试飞。

  此前贝索斯一直高调预热7月20日的太空之旅,而半路杀出的布兰森却成了这场“太空竞赛”中的“抢跑者”,他的启程日比贝索斯提前了9天,成为全球首个乘坐自家飞行器“上天”的人。

  不过,对于布兰森的太空之旅,一些人颇有微词。

  按照美国标准,距地80公里就算是抵达太空的边界,按照这一标准布兰森算得上是一名新晋的宇航员了。

  而按照国际普遍公认的标准,达到距地100公里的“卡门线”才算抵达太空的边界,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布兰森距离太空就还差约14公里,即使有失重体验并看到了太空景象,在国际层面也不能算进入太空。

  而让双方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太空旅行,其实都只是亚轨道飞行而已。

  但富豪们的热情追捧,直接把“太空旅行”的模糊概念变成了奢侈高端的代名词。

  瑞银曾做过一个计算,以每年超过1.5亿人次进行10小时以上飞机旅行来计算,如果让其中5%的乘客支付约2500美元的太空旅行票价,那么这将是一个每年规模达200亿美元的市场。如果将票价提升至1万美元,那么将拥有一个超过800亿美元规模的市场。而维珍银河目前的票价是20万美元以上,蓝色起源的首张太空船票竞拍价达到2800万美元。

  7月21日,贝索斯宣布,蓝色起源已经售出了价值近1亿美元的“太空游”船票。

  而“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则声称蓝色起源是“山寨版的SpaceX”,还在社交媒体调侃贝索斯只是到太空边缘看两眼,并不是进入轨道。

  在追逐“上天”的同时,亿万富豪们也受到了猛烈批评,不少批评者认为,太空旅行只是富人的兜风,而他们用于太空探索的经费本可以用在解决更迫切的全球性问题上。

  以“新谢泼德”号为例,此次的太空之旅总共耗资55亿美元。近期世界粮食计划署呼吁各国捐款60亿美元,以帮助4100万人免于挨饿,而凭借55亿美元贝索斯可以解决3750万人的温饱。

  另一方面,富豪们也试图通过抢先实现低成本的商业发射,谋求掌控原本攥在国家手里的太空入口。

  比如马斯克创立的太空探索公司,在2008年成功发射的“猎鹰1号”,成为全世界第一枚进入卫星轨道的私人公司液体燃料火箭。此后,“猎鹰1号”运载小卫星最终报价590万美元,仅为当时美国市场价的三分之一。

  也正因为富豪们有钱任性,把科学探索变成了富人的秀场和旅行,引起了民众的不满。在请愿网站上,有近20万人在要求阻止贝索斯在进入太空后返回地球。

  请愿网站:亿万富翁不应该存在于地球或太空中,但是如果他们决定选择后者,他们就应该留在太空。

  “有钱就上天”。

  漫画家用条形码代替国旗,隐喻未来的太空或许将沦为西方富豪们的“罗马竞技场”,其中的金钱味道也越来越浓烈。

  《纽约时报》直言,太空市场已经成为亿万富豪们的战场。

  璀璨星空寄托着无数人的美好向往,但这场富豪圈内的游戏,能否走进寻常百姓家,也引发人们进一步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