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聚焦 | 变卖国际大牌、深陷债务危机,如意集团“不如意”?企业回应风口财经:仍在艰难中跋涉

2021-09-23 20:14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6579)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王贝贝

  山东籍明星企业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意”)最近麻烦不断。

  综合媒体消息,如意或将失去旗下拥有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等品牌的法国轻奢集团SMCP的大部分股权。此前如意曾通过旗下全资控股的卢森堡公司European Topsoho发售价值2.5亿欧元的债券,而后者同时持有SMCP集团53%的股权。

  对于近年来频频并购国际知名时尚品牌的如意来说,卖掉辛苦收来的国际大牌,也是无奈之举:一是在债务危机的漩涡里越陷越深,二是并购的大牌让如意的日子雪上加霜。

  对此,如意相关负责人回复风口财经称,“由于疫情的影响,企业仍在艰难中跋涉。”

  作为山东轻纺领域的领头羊,以纺织起家的大型企业集团本该前景广阔,为何深陷债务危机?困局之下,如意又将何去何从?

疫情之下,如意深陷债务危机

  近段时间,如意可谓“风波”不断。

  法国时装集团SMCP大股东山东如意集团位于卢森堡的子公司European Topsoho于2018年9月发行的价值2.5亿欧元债券于9月18日到期,但该公司似乎无法满足还款要求。

  对此,如意公告称,“18 如意 01”应于9月18日支付债券利息,但由于目前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存在大额诉讼和债务逾期等问题,本期债券利息偿付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无法偿付这意味着,山东如意或将失去旗下拥有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等品牌的法国轻奢集团SMCP的大部分股权。

  其实,如意深陷债务危机已经早有端倪。2018年,如意与Bally母公司JAB控股达成6亿美元的收购意向后,迟迟未能支付。

  屋漏偏逢连夜雨。伴随疫情的爆发,国际线下门店经营惨淡,如意收购的大部分时尚品牌生意艰难。除了SMCP,如意旗下收购而来的其他海外品牌均陷入了经营困境。其中,被如意收购了十年之久的日本服装企业RENOWN,因疫情原因直接宣布破产;如意旗下利邦集团所有的英国男装品牌Gieves&Hawkes也正面临破产清算,或将被挂牌出售;由于未能偿还1.5亿美元的贷款,利邦集团被渣打银行告上法庭要求进行清算,利邦集团的股票交易也从4月1日暂停至今。

  事实上,2019年开始,如意自身的债务危机就已十分明显。

  根据如意2019年度业绩报告,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3.3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51.35%,而扣非净利润更是暴跌66.43%。不仅如此,山东如意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了负值,约为-2.317亿元,同比暴跌351.75%。

  “该公司近三年来,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均呈快速下滑态势。其中净利润的下滑速度远远高于营业收入的下滑速度。根据财报信息披露,该公司半年财务报表上的银行存款仅有1,031.39万元(上年同期为4.63亿元),从理论上来说,可以说其企业现金流几近枯竭。”国家发改委特邀财务专家、中泰证劵财务顾问、青岛荣晟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立慧表示,对于一个体量规模营业收入超10亿的企业来说,其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已经难以支撑其正常运转,加其境外机构的巨额债务,无疑是雪上加霜。王立慧认为,该企业已经面临巨大风险。

买买买不断,也曾风光无限

  山东如意前身为始建于1972年的济宁毛纺织厂,后几经改制成为民营企业。这期间,山东如意掌门人邱亚夫不仅力挽狂澜,将当年的济宁毛纺厂服上正轨,而且将山东如意做成了山东省内轻纺领域的领头羊。值得一提的是,山东如意是国内少数几家可与欧美、日本等高档精纺面料生产基地相抗衡的企业之一。

  据中国服装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以前中国服装行业处于快速增长阶段,行业整体处于卖方市场,服装企业通过批发模式迅速扩张,销售店数量的大幅增加成为推动该行业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在此背景下,2009年,山东如意实际控制人的邱亚夫开始了一系列的海外并购之举。

  2010年,如意出海“首秀”,斥资约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收购了日本服装百年老店RENOWN瑞纳,一举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有了海外收购经验的如意自此更是开启了密集的卖卖卖模式。

  2013年,收购澳大利亚棉业巨头澳大利亚库比棉场(Cubbie Station);

  2014年,如意成为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Gruppe的主要股东,拥有PeineGruppe旗下Barutti和Masterhand等品牌;

  2016年,如意斥资13亿欧元收购法国轻奢集团SMCP,将SMCP旗下Sandro、Maje和Claudie Perlot三大服饰品牌纳入囊中;

  2017年,以22亿港元控股高端男装集团利邦控股;同年,如意又以1.17亿美元的价格,从香港上市公司YGM TRADING收购了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

  2018年2月,如意与JAB控股达成收购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的意向……

  一时间,山东如意收购足迹横扫亚洲和欧洲,陆续将超20个时尚品牌纳入囊中。山东如意也因此从山东济宁一家民营企业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轻奢品牌控股集团,在中国服装市场可谓风光无两。也正是这个原因,如意科技被称为中国服装界的“LV”。

  对此,邱亚夫曾解释:“我们的策略是,先让你成为我,再让你认可我,从而提升中国人对中国品牌的认知。如今意大利、英国、法国、日本四大时尚之都的高端品牌,如意收购了三分之一。”

  大手笔并购短时间内让山东如意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如意科技2015年至2017年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44.39亿元、553.75亿元、623.44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227.70亿元、290.87亿元、357.38亿元,净利润则为7.02亿元、24.96亿元、28.47亿元。

  可以说,十年的扩张发展之路,让如意拥有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纺织产业突出贡献企业、中国毛纺织最具竞争力十强企业、山东省百家重点企业集团等众多耀眼头衔。2021年以前,山东如意一直保持着山东民营企业前十的位次,可见其曾经的辉煌与实力。

还能扛多久?还是未知数

  从志得意满的大肆收购,到一夜之间“卖子求生”,如意为何陷入了危机?行业人士介绍,观察如意的扩张轨迹不难发现,如意通过政府引导资金撬动杠杆、大举发债、借债,募集了近400亿元进行全球大并购。截至2020年末,如意科技有息负债已经高达308.52亿元。

  庞大的债务规模最终使得如意难以承担,被执行标的金额也越来越高。天眼查显示,截至2021年7月,如意累计被执行总金额已达67.81亿元。

  此前有媒体分析如意大举收购背后的逻辑是:以低价购入海外品牌,随后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将其重新打包上市;在资本市场获得的收入,将被用在下一轮的收购中。疫情的到来打乱了如意的计划,而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则在于,中国时尚集团在运作海外品牌上的经验依然缺失,难以将庞大的品牌资产转化成长久的收益。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表示,如意之所以近年资金吃紧,主要系两方面原因。一是在全球大肆并购的大多属于服装类品牌,而如意本身擅长的是服装面料、纺织品,虽然可以形成上下游协同,但前端的品牌运营、零售运营并不是其核心能力,导致结果是,协同效应不足以放大以支撑其现金流。

  在如意披露的2021半年报中,各项指标依然没有出现亮点。截至2021年6月30日,如意实现营业收入2.61亿元,同比下降20.43%,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陷入亏损,上半年为-4475.40万元,同比降幅达392.86%。

  雪上加霜的是,相比于公司上半年业绩惨淡,在审议2021年半年度报告及摘要时,如意第三大股东的两位代表所投出的弃权票,可能更为突然。对于弃权理由,如意解释称,因时间有限,涉及上年度审计报告保留意见延续事项等财务问题需进一步沟通。

  如意如何看待自身危机?对此,如意相关负责人回应风口财经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企业仍在艰难中跋涉”。他同时表示,山东如意即使很难,但也保证着企业几千人的工资。

  但是,如意还能扛多久?也许只能留给时间去证明了。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