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观察丨专家解读整治“屏蔽链接”:解除外链适逢其时 新一轮创新技术革命即将开启

2021-09-16 07:21 大众报业·风口财经阅读 (13847) 扫描到手机

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推进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布会上,工信部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表示,屏蔽网址链接是这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当前工信部正在按照专项行动方案安排,指导相关互联网企业开展自查整改。随后,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先后做出回应,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

  毫无疑问,互联互通将会成为2021年最具影响力的商业话题。解禁行动进行得轰轰烈烈,留下的却是诸多耐人寻味的话题,这个对互联网影响深远的决定为何会发生在此时?解除封禁后的互联网将如何开启“下半场“?公众热议的网络安全问题又到底会不会发生?

解除外链屏蔽适逢其时

  回顾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巨头们之间画地为牢、各筑围墙的生存法则已然形成了一种业内共识。长久以来,巨头们习惯了“一部手机、各自为战”,这种以平台生态安全的名义打造的“独立王国”为何要在此时走向终结?或许这个时间节点更有深意。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无论是从相关立法、国家政策还是网民意识上来看,此时都是解除各平台外链屏蔽的最佳时机。

  “过去,外链的安全问题一直是巨头们实施屏蔽和限制行为的理由,如今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逐步健全,外链的安全问题得以解决,这些理由也就失去了意义。”朱巍表示,秩序因法而生,解除外链屏蔽首先要建立在健全的法律背景之下,而随着我国关于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出台,法律更加健全,立法更加成熟,很多网络安全问题能够解决,“我认为这是开放生态必须要有的前提和基础。”

  据朱巍介绍,今年以来,我国已出台多部涉及互联互通的法律法规:2月份,《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正式出台。其中明确,控制平台经济领域必需设施的经营者拒绝与交易相对人以合理条件进行交易,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8月份,《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流量劫持、干扰、恶意不兼容等行为,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今年9月1日,《数据安全法》正式生效;今年11月,《个人信息保护法》也即将生效……换句话讲,涉及互联互通的法律法规没有任何时候比当下更为健全。

  其次,朱巍认为,政策背景与用户意识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国家对于具有垄断性质的巨型互联网平台正在不断推进反垄断治理,随着相关法规、政策的不断出台,用户的维权意识也在进一步觉醒,无论是国家对于反垄断的治理,还是用户对于互联网本质的认知,都达到了一个空前深化的阶段。“

新一轮创新技术革命即将开启

  解除外链屏蔽结束了互联网各平台之间“圈地割据“的局面,平台之间的竞争规则或许将要重新定义。

  “中国互联网产业近几年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创新,就在于进入流量时代之后,靠流量就能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流量为王变成了创新的阻碍。“朱巍认为,解除外链屏蔽的本质原因之一在于产业对于创新的需求,如今的互联网巨头主要精力已经不在于创新,而是在于维护自己的私欲流量上、在于围篱笆、在于修路之后建收费站。

  在朱巍的观念里,互联网的“上半场”是群雄逐鹿并且几国鼎立的“野蛮生长期” ,消除流量壁垒后的“下半场”拼的就是颠覆性的创新。“当流量不再成为高高在上的壁垒后,所有的企业都变成了同样的起跑线,互联网巨头们不能再坐享其成,那么由各种创新因素,各种激烈竞争产生的新市场才刚刚形成。”

  “以往互联网行业的‘掐尖式屏蔽’会严重扼杀创新。“抱有同样观点的还有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他表示,以往一些具有技术创新型属性的中小企业因为无法联通到大型互联网生态中,生存空间会受到极大的压缩。甚至某些大型平台还会仿照中小企业的技术或者经营模式,在自身形成的流量池中销售“仿制品”,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平台和平台之间应该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优质服务来进行竞争,而不是采取垄断行为来排斥竞争。”翟巍表示,开放生态给正在创新中的中小企业更多的生存空间,催生着新一波技术革命浪潮,同时,这种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竞争对巨头们来说又像是一种“鞭策”,“如今开放生态将使整个行业进入一种公平竞争、创新迸发的积极状态。”

开放生态安全法律体系有望形成

  如今外链壁垒不再,贸然打破的”高墙“会不会造成生态平衡的紊乱?一时间,外链内容是否违法、网络诈骗是否更加容易、营销信息会不会造成泛滥等等话题引发了公众热议。

  “我认为这些问题其实跟互联互通没有多大关系。”翟巍对此的态度简单又直接,他表示,目前监管机关对于违法发送营销信息、侵犯安全隐私行为已经建构了较为完善的识别、监控、处理机制。“各大头部平台对违法内容的链接都有各种监控措施,封禁时,单个平台对链接内容进行监控,解封后,多个平台对流转的链接内容进行监控,其实这种监控机制是趋于强化而不是弱化的。”

  翟巍认为,安全问题不应该成为平台屏蔽外链的借口,“没有正当理由的封禁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是比较健全的,例如没有市场地位的(平台)一般按照反不当竞争法来处理,有市场地位的(平台)则按照反垄断法来处理。”

  此前,工信部也在发布会中强调,互联网安全是底线,要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让用户畅通安全使用互联网也是互联网行业的努力方向。

  事实上,我国已有多部法律法规涉及互联互通问题,早在2012年落地的《规范互联网信息服务市场秩序若干规定》中就提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恶意干扰用户终端上其他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的服务;2017年、2019年今年以来,我国相继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数据安全法》,未来这些法律法规将有望共同形成维护开放生态安全的体系。